Wednesday, January 10, 2018

谁谋杀了时尚创意?



身为消费者,你扼杀了设计师的创意!疯狂追求新衣,失去的,是新意。渐渐枯萎的创意,购买习惯是肇因。

TEXT 黄瀚铭

这件衣服我两个礼拜前才穿过,隔这么短时间再穿,会不会被人笑我没钱买衣服?

这件外套我在上次的派对已经穿过了;今晚的派对又拿来穿,会不会被人说我“太节俭”?

偶尔,从衣柜挑选衣服时,我会产生以上焦虑。我相信,这样的顾虑,很多人也曾有过。

追根究底,我们会有这样的顾虑,原因不外是,我们已经太习惯,衣服要不停不停地买,鞋子要不停不停地换。这种个人习惯,成了社会常态。但是,这种心态和习惯,是合理的吗?这种一年到头无休无止,对新衣服的需要,是其来自有的吗?

如果读着这篇文章的你,和我一样年过三十,那么,你记忆里的童年,可能会有这样一幕——农历新年到来前,妈妈带上全家大小,到购物商场里买新衣服。那时候,买新衣不是一年到头都有的事,只有农历新年,大家才享有此特权。

那时候,爸爸妈妈挑衣服,也是严谨而慎重的。从布料到手工,妈妈都会细细审视。这种小心翼翼的购买态度,有时会令我不耐烦:怎么那么挑剔啊。但是,在当时,这些衣服可都是会被穿足一年,甚至穿上很多年的啊,怎可不谨慎挑选。

然后,曾几何时,买衣服成了无法填满的欲望深壑。我们无法满足于一年只买那么一两次衣服,我们无时无刻需要新衣。

有人会简单地归因:我们的社会富裕了,消费者更有购买力了。这诚然是原因之一,却解释得不够全面。其实,这是整个产业链新形态所带来的结果。要向你解释为何整个社会会有这样的改变,就得先明白整个时尚工业的运作方式。请让我尝试以最简短易懂的方式说明。

在很早以前,时尚业只有两个季度——春夏季和秋冬季。每一季推出市场的衣服,都是时尚设计师在一年或更早以前,就开始着手准备的。然后,在商品正式上架的半年前,各大品牌开始举办时尚秀,譬如,你在本期杂志看到的2017年秋冬时尚秀,是早在今年1月开始就在巴黎、米兰等等城市举办了。

时尚工业曾经以此方式运行了很久。那时,在四季分明的国家,消费者在春夏季购买一些凉爽轻薄的衣服,在秋冬来临时购买一些厚重的衣服应付寒冷天气——都是跟着天气变化的需求。后来,高街时尚来了,网络时代也来了,一场巨变悄悄来临。

当我们还在欣赏着巴黎、米兰、东京、纽约热闹缤纷的时尚秀,并静心期待半年后在商场购买时,高街时尚已经以惊人的速度抄袭着大小时尚品牌的设计,然后推出市场。有时候,消费者甚至能更快在高街时尚,购买到他们在设计师时尚秀看到的款式。

而网络的来临,也令资讯能更快抵达消费者手中。如今,消费者们和时装编辑们一样,半年前就先预先观赏了品牌半年后才推出的时装,不再需要像以前一样,等到九月时尚杂志上架,才看到各大品牌秋冬季的时装。这无疑助长了消费者想要更快穿到最新时尚的渴望。

这些因素,扰乱了时尚工业的节奏。为了赶上高街时尚(高街时尚其实也被称为快时尚,言简意赅)的节奏,高端品牌也开始越来越频密地推出新系列,于是,除了春夏与秋冬系列,我们又有了度假系列和早秋系列。时尚的步伐变得越来越快,从高端时尚到快时尚,大家为了抢销售额,不断鼓吹新的潮流,刺激消费者的购买欲。时尚潮流的寿命,也变得越来越短。

曾经,设计师成功创造了一个时尚潮流后,可以用至少一季的时间去赚钱回本。如今,当设计师在时尚秀里展出了呕心沥血的创作后,快时尚只需短短25日,就能复制这些设计。

快时尚在多个发展中国家都有生产线,能用极低廉的成本把商品制造出来,也掌握了小规模品牌无法望其项背的销售通路。快时尚无需开发自己的创作,只要总结出一些时尚潮流,“借一借”设计师品牌某些亮眼的设计,就能把高端时尚,用更便宜的价钱,更快的速度,卖给消费者。

所以,你看到了吗?在这样的产业形态下,大型的高端品牌也许还能勉强和快时尚对抗,但一些小型设计师品牌,以及新晋设计师,根本难以和快时尚竞争。这十年来,越来越多充满创意但缺乏资金的小型品牌,付出血汗,得到赞美与掌声,却得不到销售额,只好黯然离场。

于是,近代的时装设计,看似繁花似锦,新趋势换了又换,却少有令人眼前一亮的创新美学风格,更少了有深度的探索。所谓的新趋势,只是把过去的设计和造型东改一点西改一点重新推出,整个时尚界犹如一个大型的垃圾回收箱,不断循环使用旧点子。

过去这十年,时尚界留下了多少经典,石破天惊,令人难忘的设计?有多少时尚趋势,真正反映了这个时代的精神?少之又少。而这一切,皆源自产业生态和消费者购买习惯的改变。
在快时尚的“帮助”下,消费者似乎更划算了。我们只用少少的钱,就能换来T台上的最新潮流。但仔细想来,我们在时尚上花的钱,真的更少了吗?

不一定。我们今天从快时尚买来的衣服,品质拙劣,手工差劲,但因为便宜,我们买了不觉心疼。我们疯狂地追求最新时尚,不断更换衣柜里面的衣服,这笔钱算下来,搞不好比从前久久才买一件精品花得更多。

我妈妈经常摸着我们从快时尚买回来的廉价衣服,感叹说,布料品质怎么那么差,都是polyester。有时看爸爸妈妈年轻时穿过的衣服,我也会羡慕——在那个贫穷的年代,怎么他们穿的衣服,品质比我们这一代还好。

我们这个时代,其实依然不缺用料一流,手工精细的时装。Dior Homme的衬衫,布料如此轻柔,车工找不到一丝瑕疵。Giorgio Armani的外套,无论是坚挺或无结构的剪裁,意大利手工一丝不苟,历经多年看着也不过时。我想,与其继续盲目追求换得比火箭速度还快的潮流,倒不如把钱下来,投资一件品质更好,可以陪伴久久的衣服。


本文已刊登于2017年9月份《品 Prestige》杂志

No comments:

Post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