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nday, August 7, 2017

艺术战胜萧条 Art Basel in Hong Kong

Alicja Kwade作品《Be-Hide》

全球经济不景气,偏偏藏家买起价格惊人的艺术品,脸不红气不喘,艺术市场一枝独秀。搞艺术没前途的观念,在初赴Art Basel in Hong Kong后,被彻底被推翻。

TEXT 黄瀚铭

久闻巴塞尔艺术展香港展会(Art Basel in Hong Kong)的盛名。直到今年,Art Basel in Hong Kong办到了第五届,我才有机会亲临这场艺术盛会。

恕我井底蛙。我当然知道Art Basel in Hong Kong规模极大。但是,我没有料到,一个艺术展,可以大成这样,占据了湾仔香港会议展览中心的整整两层,展出艺廊多达242间。而艺术展的公众开放日只有区区三天。想用三天时间仔细看遍每家艺廊的作品,简直没可能。

我也没料到艺术展会出现如此人山人海的盛况。这完全颠覆了我对艺术展览冷冷清清,曲高和寡的印象。访客类型极多,除了专业策展人、机构信托人、博物馆总监、私人藏家、艺术系学生,也有很多父母带着孩子过来,希望孩子从中获得艺术启蒙。我住在香港的堂哥Leslie在脸书上说,他第一次带小孩参观Art Basel时,小孩觉得无聊;第二次,小孩开始有兴趣;今年第三次赴展,小孩已经表现浓厚兴趣。
毕卡索作品

Chim Pome作品《老鼠》

销售热烈

会场喧哗如市集,不少访客应该是第一次参观艺术展,排着队站在艺术作品前举起V字手拍照。会妨碍观赏吗?说实话,会。但是,这对艺术的推动,也许是好事。而且,目前应该也只有香港这个城市,才能把艺术展推成一场入场人次高达8万人的全民运动。

也是这个会展,让我深刻体会到,艺术也可以是一门赚钱的生意。虽然没有整个会展总成交额的数据,但是官方公布的新闻稿上,许多艺廊都表示销售成绩非常理想。佩斯画廊的总裁Marc Glimcher表示,今年的巴塞尔艺术展香港展会多了许多来自东南亚的新藏家,而且展会才第二天,他们的展位已经几乎销售一空。


我也相信官方新闻稿的内容,和真实情况相差不远。在一旁默默观赏艺术作品的时候,我就不止一次碰到价值几十万美元的艺术品,在我面前成交。和一些艺廊的负责人聊天,向他们打听销售情况,一般也都报上佳讯。安卓艺术创办人李政勇透露,他们共展出了8件作品,6件已经卖出,另一件还在洽谈中。连我以为不容易卖的录影装饰艺术(video installation art),也在一天不到的时间,签下了三个单子。

这对我来说,是个不小的震撼。谁说搞艺术没饭吃?全球经济持续低迷,各国政局动荡不安,往年红红火火的时尚产业,这两年过得胆颤心惊,而艺术产业竟然得以一枝独秀。

是因为世界越动荡,人们越需要艺术的慰藉和启发?还是富豪、收藏家越来越认同艺术品升值空间更高,是比地产、珠宝更理想的投资?具体原因我们不知道。不过,希望这样的消息,可以鼓舞向来士气低迷的亚洲艺术界。

瞩目作品
Art Basel一年共有三场,巴塞尔展会、迈阿密海滩展会和香港展会。和另外两地的展会比较起来,香港展会有更多来自亚洲艺术家的作品。参展单位中,约有半数来自亚洲。多位大师级艺术家如Damien Hirst、毕卡索,以及新锐艺术家如入围BMW Art Journey的林科、JULIAN CHARRIÈRE的作品,全都荟聚于此。

Michael Parekowhai作品《Putto》
本届展会有几件艺术作品特别吸引参观者。Michael Parekowhai的《Putto》,是一座小天使的雕像。小天使是大家都很熟悉的题材,但这个小天使体型硕大,而且断了翅膀,孤零零躺在公园的长凳上。艺术家借此提出了对文化符号的质疑——当天使失去了原有的特征,我们又会如何看待他?
沈少民作品《峰会》


沈少民的《峰会》,则把共产主义的领袖聚在一起。列宁、毛泽东、金日成和胡志明的雕塑躺在水晶棺中,而卡斯特罗的雕塑则躺在病榻上奄奄一息。这些历史人物在各自国家里依然神圣不可侵犯,但在香港这个资本主义社会里,参观者个个站在这些雕塑前挤眉弄眼搞怪拍照,成了一种有趣的对照。

Gonkar Gyatso作品《全家福》
西藏艺术家Gonkar Gyatso则把17位家庭成员的照片,做成人形立牌,呈现了巨型装置艺术作品《全家福》。17位家庭成员有的身穿传统服饰,有的身穿工作制服、休闲装等等多种服饰,展现了现代藏人的生活面貌,打破社会对藏人的既定印象,也探讨藏人如何与世界接轨。

以上这些装置艺术作品有一个共同点——非常巨大。其实,这些作品都是悉尼艺术机构Artspace行政总监Alexie Glass-Kantor,为Art Basel in Hong Kong的其中一个展区《Encounters》挑选的作品。能像Art Basel in Hong Kong一样提供如此宽大空间展出作品的艺术展不多。主办方特意开辟了Encounters展区,让大体型大面积的作品,得以突破空间的限制,呈现于观众面前。在巨大的作品前,亲临现场的访客别有一番震撼体验。

《Insights》是推动亚洲艺术的展区,今年共有27间艺廊参与。新加坡艺术家陈微伶,还有台湾石晋华、日本的北山善夫等等的作品,都由不同艺廊展出。

除了观展,有兴趣更深入了解艺术的访客,还能加入巴塞尔艺术展对话(Conversations)及沙龙漫谈(Salon),听艺术界的顶尖专业人士与艺术家分享经验。演讲主题范围很广,有适合一般听众的,如由Michael Craig-Martin、谢素梅和Abigail Reynolds主讲的《谈艺术如何与人沟通》,也有更适合和艺术专业人士的演讲,譬如让美洲、亚洲地区的博物馆总监对谈《21世纪公共艺术机构的角色与责任》。

亚洲特色
今年的Art Basel in Hong Kong,还增加了一个新展区《Kabinett》,带来主题群展或大师级艺术家个展。Rossi & Rossi展出了去年过世的伊朗电影导演Abbas Kiarostami的一系列摄影作品;维他命艺术空间展出了黄汉明的研究项目,探讨早期电影对中国传统戏剧的影响;耿画廊展出了法藉中国艺术家常玉的画作。如果说,Art Basel是个服务专业藏家的大型艺术市集,《Kabinett》无疑令访客更容易理解某位艺术家的风格形成,更容易激发对某一主题的思考,对单纯为欣赏艺术而来的访客,以及艺术入门者而言,是更理想的观赏形式。

外行人看热闹,内行人看门道。Art Basel in Hong Kong对公众来说,应该是精彩纷呈,目不暇给了。但内行人,当然会有更多想法。安卓艺术的李政勇先生认为,Art Basel in Hong Kong是他目前为止参与过品质最好且最为专业的艺术博览会。唯他觉得若香港巴塞尔欲在亚洲建立独居亚洲特色的艺术博览会,仍有许多现实的困难。“这个展会仍有非常大的比例仰赖西方艺廊和艺术家的支撑。亚洲市场相对于西方的发展仍然很短,真正非常有定见,能清楚当代艺术的画廊与藏家的数量仍然不够。还好,巴塞尔来到香港后也直接促成亚洲的艺术和市场进行体制上的更新,整体状况还是持续进步中。”

“此外,香港巴塞尔的许多现实条件,譬如成本极高,也对亚洲地区的中小型画廊相当不利,这或许是巴塞尔应该思考的问题,否则长此以往,香港巴塞尔的品质虽然在亚洲足以睥睨群雄,但想要建立起真正具有亚洲特色的艺术博览会的愿景,恐怕仍然有不少挑战需要克服。”

今年是安卓艺术首次参展Art Basel。其实,从这几年的资料来看,Art Basel规模一年比一年大,内容也越来越丰富多元。若李政勇先生明年继续参展,当能看到更多改变与进步。一起期待。

本文已刊登于2017年5月份《品 Prestige》杂志新加坡与马来西亚版




石晋华《行路100公里》行为艺术

Kalos&Klio作品《暴力丝巾系列:以眼还眼》
蔡国强用烟火爆破的作品

蔡国强,北京奥运烟火秀的导演





No comments:

Post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