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nday, April 24, 2017

《西部世界》莊周夢蝶 Westworld



我念大學的時候,曾參加基督徒退休營。營裡的學長說,上帝創造萬物,世間一切,皆在上帝掌握之中。我很好奇,既然如此,那為何世上還有善惡?上帝既然是仁慈的,為何不創造一個只有真善美的世界?

學長說,那是因為上帝賜予了人類自由意志,讓人自由選擇善惡。上帝是全知全能的,我們今天能聚在退修營裡辯論,其實也是上帝的安排。

我還是想不通。如果自由思考的能力是上帝賜予的,那上帝也能像關掉一台機器似地,剝奪我自由思考的能力嗎?更重要的是,如果自由意志是被賜予的,那麼,這還叫自由意志嗎?

我一直把這當做邏輯上的悖論。直到看了《西部世界》(West World),我才發覺“被賜予的自由意志”,至少在技術上,不是毫無可能的--而這,正是人工智能(Artificial Intelligence)正在發展的方向。

在這部美劇裡,人類創造了一個“西部世界”主題樂園。那是一個模擬了美國南北戰爭時期,牛仔和印第安人出沒的世界。只要你很有錢,便能進去樂園裡體驗當牛仔,當賞金獵人,去尋寶,去打仗,去泡妞,去強姦民女,去殺人的樂趣。而裡頭任你殺戮,讓你滿足性慾的“接待員”,都是擁有人工智能的高端機械人。

這些機械人都有各自不同的身份,有的是大盜,有的是妓女。妓女可以告訴你,她如何淪落妓院。可是,這都不是他們真實的經歷,儘管他們對自己的故事深信不疑--事實上,他們只是被程式編寫員植入了記憶。

機械人在西部世界裡的行動,看似他們自己的選擇,但其實由他們的個性和能力所決定。個性和能力,都是由人類預設好的。大盜的個性要夠兇狠,體能要好;至於妓院老鴇的智力,當然要相當高,才能應付千奇百怪的客人。真實人生,其實不也如此嗎?我們的命運,由際遇,以及我們一連串的決定所構成。而我們所做的決定,源自我們的個性。所以,常言道,個性決定命運。

為了要讓這些角色更可信,機械人也被賦予了一定的improvisation(即興行動)的能力,但基本上不會離預設的個性與能力太遠,更不能反抗和傷害人類。也因此,西部世界發生的一切,基本上都會依照人類寫好的劇本跑。

影集大部分時候由機械人的視角去展開故事,著墨最多的,也是這群機械人。我們看到這些本該毫無感情的機械人,如何一日又一日地過著相同的日子,被人類遊客蹂躪、玩弄、殘忍殺害,被工作人員回收、清洗記憶,再重新投入樂園“生活”,像一世又一世無止盡的輪迴。

終於,當中有些機械人似乎開始覺醒。我們看到機械人開始有了真正的記憶(memory),開始有了更多的即興行動(improvisation),以及對自己的存在產生了興趣(self interest),以及到最後打通任督二脈的Bicameral Mind。這些都是人工智能邁向真正擁有自我意識(consciousness)的先決條件。

這些關於人工智能的假說,若在教科書上讀起來,應該枯燥無比,但被編導用引人入勝的情節解釋,變成了精彩的課程。而看完全劇,我實實在在地,對自己的存在,對我們的世界,產生了一絲懷疑。我們該如何確認,我們確實擁有自由意志,我們是自己思想的主宰者,我們身處的世界是真實存在的呢?有沒有一絲那樣的可能,我們確實被上帝操縱著,我們以為源自自己的想法,其實都是被植入的一連串代碼?而如此一位主宰一切的全能上帝,又是否能代表著道德--人类在《西部世界》裡,便像是上帝一樣的存在。但人类却是如此殘酷啊。

蘇菲若是逃離了《蘇菲的世界》,還能繼續存在嗎?而我們到底是像George Berkeley說的,存在是因為被感知(to be is to be perceived)?還是笛卡爾的我思故我在(I think therefore I am)更能證明我們的存在?誰又能想到,不過是打發時間看的美劇,竟然也能令人產生莊周夢蝶的大哉問。這是目前為止,我認為一部電視劇,所能提供的最高境界的體驗。稱之為神劇,當之無愧。

TEXT 黃瀚銘


已刊登于23/4/2017年《星洲日報》煲劇聯合國專欄

No comments:

Post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