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aturday, October 29, 2016

被灌食的電視鵝童


我家的電視不接天線,不裝Astro,完全收不到任何電視頻道──所有想觀看的視頻、音樂、新聞、MV、綜藝節目、電視劇,我都是通過Youtube或其他APP收看的。

這讓我很痛快。我終於擺脫被大臺控制,不必被電視台force feed垃圾節目了。多少年來,我們只能在固定的時間(一般要工作要上學的人,閒暇時間都只有一天裡那幾個小時),觀看有限的幾個電視頻道。當然,如果你有錢上繳衛星公司,又能得到多一些選擇。可是,即便如此,我們真正想看的節目,還是通常不在節目單裡,或者,剛好和我們有空的時間錯開了。於是,日復一日,我們只能勉為其難觀看一些其實不那麼想看的節目,打發時間。

音樂也是一樣。以前只要轉到MTV頻道,就被Britney Spears和Backstreet Boys疲勞轟炸。至今Britney或NSYNC的歌曲我倒背如流,不是因為我多喜歡他們,而是因為我是被MTV和VH1頻道force feed長大的呀。說force feed不誇張,這感覺就像一隻被飼養者硬灌食物的鵝,只等養得“腦慢肝肥”,就被宰了去做鵝肝醬。

雖然很多人認為那才是流行音樂的黃金年代,但我其實很討厭那個音樂市場被大型唱片公司壟斷的年代。那個年代,整個唱片市場由一小撮人翻雲覆雨,他們認為誰能紅,就大力捧誰,而他們要捧的人,也多半就能紅(這樣強力向消費者灌送,不紅才怪)。這些人為了賺錢,當然只做最保險的音樂,因此那個年代樂壇的聲音好單調。但今天,發表音樂的管道多了,樂迷也能輕易地自行發掘被主流忽略的音樂,許多有才華的獨立音樂人得以生存下來,音樂也比以前更豐富更多元了。

我曾經以為有了智能電視,大型唱片公司就無法再像以前一樣把他們要捧的偶像硬硬灌給我。但其實唱片公司還是有辦法的。譬如說,智能電視上的Youtube APP,會根據你看過的視頻,推測你的口味,把你可能喜歡的節目和音樂推薦給你。但是,我發現,無論我自發地點選了什麼類型的MV,如果接下來就讓Youtube幫我選下一首,那麼,幾首歌之後,往往就會變成Justin Bieber、Ariana Grande,或是Fifth Harmony。如果我點選的歌是Rihanna的也就罷了,也許Youtube認為Rihanna是過氣Diva,非要推薦我新時代的天后不可。但是,連我點Radiohead,幾首歌之後,Youtube還是非要把Ariana Grande硬塞給我,就不得不讓我懷疑,這是唱片公司下重本在向我hard sell Ariana Grande了。

幸虧,在這個年代,我可以選擇馬上退出來,另選別首歌——雖然有時早餐做到一半遙控器不在手上,還是必須忍受Ariana Grande尖著嗓子把歌唱完。

沒有了電視台的programming,現在看電視是比較麻煩。打開電視,要認真地想現在到底想看什麼東西,想聽什麼音樂,無法全權交給電視台去決定。最危險的是,如果沒有努力自發地去追求新資訊,那麼,自己來來去去看的節目,聽的音樂,將只是自己已經知道的、熟悉的那些,不像以前看電視,雖然好的爛的都得看,但畢竟是專業人士揀選的內容,經常還是能從中發現以前不知道的珍寶。我們把主動權和選擇權奪回來了,但也可能漸漸把自己封閉在小小的舒適圈內,品味越來越窄,慢慢被時代拋在後頭。

話雖如此,願意回到過去無法選擇的年代嗎?No way。

本文已刊登于2016年9月份《Citta Bella》雜誌。這一期之後,《奉時尚之銘》專欄正式結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