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riday, August 26, 2016

魯蛇?米兔!




我的電視製作人朋友在臉書上承認,他剛剛才搞懂“魯蛇”是什麼意思。這“詞兒”在網絡上紅了許久,甚至出現在主流媒體上,但連我這位見多識廣,緊貼時代脈搏的電視製作人朋友,也這麼遲才恍然大悟,可見這詞有多難猜。我呢,早就直接放棄,谷歌解謎了。

為了適應世界和時代的變遷,任何語言都必然會不斷更新、汰換(我不能說進化,因為今天的中文,實在不見得比過去的更優美或更好)。以前的學者創造新詞,非常嚴謹,既要簡單明瞭,譬如橡皮艇、抽水馬桶、飛機,也最好有典故,能和過去產生連接,譬如由日本學者所創的“經濟”這個詞。經濟學來自西方,東方本來沒有這個概念。但是,日本學者巧妙地借用了隋朝王通在《文中子・礼乐篇》中的“皆有经济之道,谓经世济民”,來翻譯Economy這個外來學說。日本人把 “Economy” 翻譯得太好,以致後來中文圈也廣泛接受了經濟一詞。

而在這個互聯網時代,由廣大素人網民創造的、不受規範的中文詞,正以驚人的速度冒現。這些網絡流行用語,有的很有創意,令人拍案叫絕。譬如 “囧”,一個早已沒人在用的古漢字,因為字形看起來像一個皺眉的人臉,被網民借來形容無可奈何的心情。“Orz”也很厲害,三個英文字母串起來像一個人跪拜在地,意指為拜服得五體投地。這是日本網民的發明。

用來形容女人的“傻白甜”、“白富美”、“白蓮花”都很好理解。“綠茶婊”也不難猜,指外表清麗純潔,實則拜金淫亂的女性。這個詞我以前上網查過,沒記錯的話是出自中國富二代和某小模交往時,把小模形容為純淨脫俗的綠茶,分手后卻罵對方是婊子的事件。最近為了寫這篇專欄,再度上網搜索“綠茶婊的由來”,彈出來的搜尋結果卻全變成三亞海天盛筵,之前看過的富二代和小模文章和新聞卻離奇失蹤了。難道這是中國富豪隻手遮天,把醜聞“河蟹”掉的緣故?

“蘿莉控”、“瑪麗蘇”,則是運用典故創的新詞。蘿莉控取自Nabokov的小說《Lolita》,那是文學經典,不必多加解釋。瑪麗蘇則出自70年代的文學評論,用來揶揄同人創作裡過度完美、毫無缺點的女性角色。

“毀三觀”是世界觀、人生觀、價值觀被摧毀顛覆了。“蛋白質”是笨蛋白癡神經質。“4B青年”是苦逼、二逼、裝逼、傻逼。“不明覺厲”是不明白你在說啥,但感覺你很厲害。“匈奴”是沉迷女性胸部的男人。這些網絡流行語,有的生動有趣,有的用簡明方式解釋了一個概念,有的因為熱門社會新聞引發網民爭相模仿,意在揶揄。

但也有很多網絡用語呢,既無創意,又無助于人類溝通,我覺得頗為多餘。譬如魯蛇,米兔(Me too),分特(Faint)、十撲(Support)等等。隨便抓個英文字過來翻譯成中文,就當做新詞來用,太沒挑戰性了吧?這種詞誰都可以隨時造一百個出來啊。

中國網民為了避開網絡審查,有時會用拼音縮寫取代粗話,譬如TMD。但那些氾濫的BXCM(冰雪聰明),MPJ(馬屁精)等等流行用語,則未免太無聊太多此一舉了吧?更令人無言的是那些自以為很酷其實非常腦殘的“火星文”,用“尒”取代你,用“莪”取代我,用“湜”取代是,用“尛朲粅”取代小人物──使用這類網絡流行語,無異于一臉芙蓉姐姐的長相,還要出來賣萌。

如果你看到這裡,還不知道“魯蛇”是什麼,那你就真的是Loser囖,我BJ4!


本文已刊登於2016年8月份《Citta Bella》雜誌《奉時尚之銘》專欄

No comments:

Post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