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aturday, July 30, 2016

為越南餐抱不平


牛肉湯配baguette,中越文化交融。
我一直很為馬來西亞的越南餐抱不平。

越南明明擁有那麼優秀的飲食文化,偏偏在本地就是做不起來。Mall裡頭當然有一些越南餐廳,但數量遠遠不及日本和韓國餐廳多。大排檔更難找到越南餐。即便大排檔有,大家還是情願花十幾二十塊買一碗濃縮劑煮出來的所謂味噌湯拉麵,也不願意花不到十塊錢吃一碗貨真價實的烤里脊豬肉墊在滿滿新鮮黃瓜絲上的越南魚露米線。

而這一切當然是拜娛樂流行文化所賜。韓國音樂和電影有沒有那麼好,暫且不說。食物可是吃進肚子里的,各位大哥大姐啊,連這,你也要被宋仲基宋慧喬牽著鼻子走嗎?

向法國人學吃蝸牛,亞洲式的味道。
哈韓人士那麼多,我怕被打,所以,先澄清一下,我也很喜歡韓國泡菜。但是,本地的韓國餐廳,來來去去就烤肉烤肉烤肉,加一些醃製得不怎麼樣的泡菜、炒年糕、煎餅,也太悶了吧?還貴得驚人。沒辦法,一切只要冠上韓國兩字,就貴得有理。

要知道,在美國、法國、澳洲、日本等地,越南菜可是非常受歡迎的。越南菜口味頗似中餐,種類繁多,做菜做得精緻細膩,該清淡時清淡,該重口味時重口味,但大油大炒的菜式較少,多數都是燒烤、涼拌、熬煮等等,因此沒那麼油膩。而且和日本料理一樣重視原味,生鮮牛肉切片直接下在越南牛肉粉里,吃起來清爽、鮮美。

我的越南朋友教我,每吃一口肉類,就要配一口蔬菜,他們說,這是“balance”。蔬菜多是生吃的,吃了肥膩的肉類之後,配一口九層塔、薄荷、芹菜,滿嘴香。越南人似乎在千百年前,就有了這種飲食均衡的追求,隨便單點一個河粉或任何簡餐,他們都會加上大把大把的蔬菜。

我在美國、法國都發現,越南餐遠比泰國餐普遍,除了因為有大量越南移民,越南菜的飲食哲學也符合現代人對健康的觀念,因此,越南餐在經濟發達,開始注重健康的歐美國家廣受歡迎,不是沒有道理的。
Banh Trang Tron


Tu Quy Khe
我的舌頭非常有冒險精神。這次去胡志明,多得越南朋友的帶領,嘗到了一些地道的越南餐。有種越南小吃從來沒吃過,叫Banh Trang Tron,是米紙切絲,和香噴噴的牛肉干、牛肺、青木瓜、花生等材料涼拌,醬料有點像我們的羅惹醬,但比較清淡。我平時不愛吃牛肺,點牛雜湯都會囑咐不要加牛肺,但沒想到牛肺這麼吃,竟然滋味不錯。還有一道在餐廳點的菜,叫Tu Quy Khe,是鐵板雞內臟,什麼雞胗雞心雞腸雞腎一應俱全,還有一顆顆葡萄一樣串在一起,大的有如乒乓球,小的小如綠豆的東西,實在沒看過。一問之下,原來竟是雞卵巢!雞卵巢其實就是一顆顆還在母雞體內的蛋,吃起來口感稍硬,有點像鐵蛋。這道鐵板雞內臟夾著法國麵包吃,咸香四溢,也是令人難忘的美味。

越南菜除了受中華料理和東南亞鄰國的影響,也深受法國料理的影響。多年的中西fusion,融合得天衣無縫,法越混合的蟹肉蘆筍湯就是一例。我們常自詡中華民族很會吃,中華料理博大精深,天上飛的地上走的水裡游的,什麼都吃,而且從頭吃到腳,毫不浪費。越南人比起華人,實在毫不遜色。

Banh Xeo, 最能代表越南中部的食物。雞蛋麵餅裡頭擱了豆芽及各種海鮮。











本文已刊登于2016年7月份《Citta Bella》雜誌《奉時尚之銘》專欄

Friday, July 22, 2016

大叔當道 小鮮肉閃開

小鮮肉算什麼?如果那些攬鏡自照水仙花情結爆表的小鮮肉們已經令你厭煩不已,不妨來認識目前在時尚界橫著走的老男人們。這些有型有款,散發濃濃男性荷爾蒙,外加睿智幽默,人生閱歷豐富的大叔,為向來有年齡歧視的時尚圈,注入新活力,更令全球女人尖叫。


越老越有味 時尚周最酷大叔
禾桿是蓋不了珍珠的。這個男人,從還是小鮮肉的年紀開始,就以高超的著裝風格,贏得周遭人的矚目。只是,因為社交媒體的興起,才一舉把他從朋友圈里的混搭高手,推向世界級時尚名人的地位。在多如恆河沙以街拍走紅的時尚部落客里,他的名字──Nickelson Wooster,絕對是最響亮的其中一個。

Nickelson Wooster總是衣冠楚楚地出現在四大時尚周,穿梭于時尚界的各大重要場合。一身質感很好的西裝外套是少不了的,有時搭一條九分褲,有時搭一條百慕逹短褲,無論什麼裝扮,那一頭花白的頭髮,一臉絡腮鬍子,以及從折起來的袖管露出的刺青,都非常醒眼,辨識度很高。

時尚界有時會叫他Nick爺爺,但他其實也不老,今年才56歲。他皮膚身材都保持得不錯,只是大概時尚界太怕老,願意像他這樣以一頭白髮示人的人太少了,才給人一種錯覺。更令人驚奇的是,從照片上看來,他像是昂藏八呎,卻原來只有168公分。會穿衣服,果然很重要。還有一點令人大跌眼鏡的地方:他的裝扮氣質完全是名鐵錚錚的硬漢,許多人以為,時尚界總算有個優質直男了吧?要讓許多女性失望的是:原來他也是男同志一名。對於自己的性取向,他向來是直言不諱的。

在奇裝異服當道,個個爭妍鬥麗的時尚周里,Wooster永遠一身正裝,一派老紳士作風。但時尚界把他當大神,不是沒有原因的。這位穿搭高手,總是懂得利用一些細節,令自己鶴立雞群──或是一條色彩大膽的圍巾,或是一雙黃色的靴子,或是一頂造型古怪的帽子,總之,他就有本事悠遊于傳統與摩登,復古與前衛的界限之間。

他鐘情于法蘭絨西裝、蘇格蘭格子、牛津棉襯衫,對西裝正裝和牛津校園風有很深刻的認識。但他也熱愛粗獷的工人靴、迷彩單品,甚至Rick Owens前衛的外套。當他抽起煙時,那股時尚界男人少有的剽悍勁,令他成了各大媒體和街拍部落格最愛拍攝的對象。只要他隨隨便便在街頭一站,那裡就成了最有巴黎范兒的風景。

雖然經常出沒于時尚活動,但Wooster和時下那些靠著家裡有幾個錢,買起名牌揮金如土,想盡辦法混進時尚圈,就只為了捧紅自己的網絡紅人不同(沒錯,Bryanboy,說的就是你!)。Wooster出席這些場合,純粹只是工作需要。這名時尚大叔出生于美國堪薩斯州的一個小鎮,父親是個修車技工。他十六歲就到鎮上的一家家庭經營的服裝小店打工,初嘗時尚的滋味。“如果我只能選擇修剪草坪或穿得體體面面地,在時裝店里工作,我肯定選擇後者。”Wooster說。

從堪薩斯大學的新聞系畢業后,他在紐約一家知名廣告社里工作了一陣子,卻覺得自己像是裝進汽水瓶的咖啡,一點也不喜歡那個以數字為伍的生活。跳槽到百貨公司Saks Fifth Ave當助理經理之後,他才總算回到了自己喜歡的行業,找到了適合自己的崗位。

這之後,他就開始了長達接近30年的時尚業生涯。他曾在知名的百貨公司如Barneys和Bergdorf Goodman擔任時尚買手,也曾在奢華品牌如Calvin Klein和Polo Ralph Lauren擔任零售總監和設計總監。此后,他開了自己的顧問公司,并陸陸續續在各服裝牌子如John Bartlett、Rozae Nichols、Ella Moss擔任各種職位。

2010年,名頭越來越響亮的Wooster,當上奢華百貨公司巨頭Neiman Marcus的男裝總監,卻在短短一年間被解僱,外界盛傳那是因為他接受《GQ》雜誌的訪問時談話太坦白。“我只是個又老又矮,像侏儒的X他媽的皇后,有幸得到了這份工作。有時我會不禁問自己,這一切到底是如何發生的?”那次訪問里有這麼一段。

無論傳聞真假,他的真性情,卻是被更多人所欣賞了。他直率,他謙遜,他幽默,他深懂自我解嘲之道;就這幾點,已經比許多意氣風發的雄孔雀來得吸引人。對於他現在的名氣,他是理性看待的。“當我在Neiman-Marcus百貨擔任時尚總監一職時,剛好是社群媒體興起的時刻,對許多人而言,我是新面孔,於是引發更多的關注。其實如果沒有社群媒體,街頭風格和個人風格絕對不可能有出頭的管道。”他說。

離開Neiman Marcus后,他又被Thom Browne、Gilt Groupe、JCPenny聘請,也和United Arrow、Lardini合作推出過男裝。

他的粉絲稱他為Woost God。像這樣被鏡頭眷顧、被時尚圈寵愛、被粉絲包圍的生活,很容易令人迷失。但是,Wooster卻深深知道時尚圈喜新厭舊的法則。他曾在訪問里笑說:“我都厭煩了自己。你們還沒厭煩我嗎?”

也許,這就是年紀帶來的智慧?

Wooster語錄:

“太好笑了。28歲的時候,我以為自己懂得所有事情。到了52歲──我可以告訴你──我什麼都不懂。”

“沒有事情是絕對的。所有規則的建立,就是用來被打破的。如果你有風格,你可以穿任何你想穿的東西。”

“也許生命中有些階段你事後回想起來會覺得:媽呀!──於是從中學到教訓,但這就是我不斷嘗試透過各種服飾自我表達的方式,有時候奏效,有時候失敗,這都是好事,表示你願意冒險。只要你願意嘗試,雖然不見得有型,但至少有趣。”



最性感爺爺 有肉體也有故事
如果說Nickelson Wooster以時尚品味為手段,漸漸獲得大家的關注,那麼,王德順就是以他的健壯肉體,外加智慧和歷練,迅速俘虜人心了。

王德順是個80歲的老頭。因為給中國時尚設計師胡社光裸著上身走了一場時尚秀,名氣開始在中國媒體和網絡上大爆發,視頻和照片被轉載又轉載,成了近期中國最紅的“模特兒”,被中國媒體和網民冠以“老鮮肉”、“最帥大爺”、“最性感爺爺”等等封號。一身精實的肌肉、豪邁的步伐、矍鑠的精神,不但令先現場觀眾嘖嘖稱奇,也令無數妙齡大齡熟齡女性網民大呼,以後就要這樣的老伴。

活到八十歲還能保持這樣的身板,固然極其難得,但王德順可不只是個身材維持得比較好,碰巧被發掘走了一圈時尚秀就爆紅的路人甲老頭。事實上,王德順在友情客串走走秀之前,就已經是個北京藝文圈里的名人,甚至憑著藝術上的創新被收錄進中國出版的《圖片中國百年史》一書里。

王德順1936年出生于沈陽;在四十幾歲前,一直是國家話劇團里的演員,還在長春的東北大學給學生上外國文學賞析課,安安穩穩地拿著工資。他妻子也是搞話劇的,兩人在東北藝文圈,都算有點地位,如果安分一些,多個十來年,就可以拿退休金保險金,過個安逸的晚年了。

可是,49歲那年,他在長春一家聾啞學校,為殘障小孩排了一出沒有對白的話劇,發現聾啞孩子們對肢體動作和表情呈現非常敏感,鑽研啞劇的念頭從此在他心裡生了根。當時,啞劇在中國還是個新東西,知道的人不多。他自己排演了兩個作品,一個叫《生命》,一個叫《囚徒》。《生命》是表演人從出生至死亡的過程,出生的時候,需要穿著一條肉色緊身褲演。審查官看了,說怎麼像是沒穿褲子。那時可是80年代初的中國,改革開放的春風都還沒吹到長春,那是個多封閉的社會啊。結果戲就被禁了。送《囚徒》上去審批的時候,審查官問王德順,這主角是好人還是壞人?若是好人,為什麼被關起來?若是壞人,為什麼又要讓一個壞人當主角?結果又被禁了。


王德順想,這樣的東西,就必須到北京去演,北京是全國的文化之都,觀眾眼界比較開闊,態度比較開明。和妻子商量之後,就毅然放棄一切,到北京去找機會了。說王德順是中國“北漂”一族的鼻祖,大概也並不為過。

初到北京的生活,當然不可能順利。王德順一家四口居無定所,有一次寄住在朋友家時,朋友家碰巧來了親戚,王德順和妻子只好把房間讓出來,兩個人在外遊蕩一整天,最後夫婦倆在早春寒冷的夜裡,躲在施工中的地下道過了一夜。

北漂的日子並不好過,不過,王德順卻也確實找到了在長春不可能碰上的機會。1987年,他獲邀到德國科隆參加第十二屆國際啞劇節。1993年,他又受邀到法國參加歐利亞斯第八屆國際戲劇節。50歲之後的人生,他基本都是以啞劇表演為主,也接演一些電視劇和電影,一家四口到處漂流,到各個城市各個國家去表演、工作。

他還創造了一種新的啞劇形式,叫做活雕塑。他把自己全身塗成青銅雕像的樣子,然後和一個真的雕塑演對手戲。也就是為了演好這個活雕塑,他才開始健身,以50歲高齡,練出了一身不輸年輕壯漢的肌肉。“活雕塑”把他推上了中國啞劇宗師的地位,美國傳記協會出版的《世界名人表》,還有一些中國出版的藝術史、名人史,都把他載入史冊。對於他的啞劇藝術,以及他的成就,王德順是毫不客氣的。他是如此自信。在他的公開演講《追求自由的亡命徒》里,他說,“大家都問我,霸氣從哪兒來啊?霸氣來自自信。自信從哪兒來啊?自信來源於一次次成功的積累。”

當然,把王德順的名字從小眾的圈子,推向普羅大眾,還是那場時尚秀。而會走上那場秀,其實是他多年前種下的因。原來,他在80年代的時候,看了國外的時裝秀,覺得很新鮮,又發現所謂的“時裝表演”(當時還沒有走秀這個名詞),和自己的形體訓練頗有異曲同工之妙,認為自己懂了,便和學生組織了一臺,跑到百貨公司毛遂自薦,要為他們展示服裝。在當時的中國,時尚秀還沒普及,他們在台上穿著衣服走來走去,把觀眾看得一愣一愣的。

後來,這些學生當中有些還真進了時尚圈,其中一個便是在胡社光公司上班(胡社光就是設計出張馨予穿到坎城影展,引來兩極評論的棉襖晚裝的設計師)。也不知道為何這位學生靈光一閃,想到要請從前這位來自東北區的老師表演,這才創造出了一個時尚圈神話。當然,王德順也不光是在T臺上隨便走走,他開場時隨著音樂即興表演,聽到音樂里有咆哮的風聲,就表演逆風行走,把觀眾逗樂了,那可是幾十年啞劇的功力啊。然後,隨著“妹妹你大膽地往前走”的音樂傳來,他豪氣邁步,完全表現出東北大爺霸氣的范兒。

雖然現在他在時尚圈炙手可熱,但是,我們的老先生可有個性了。他說:“(那次)走秀之後,好多地方都要求我走秀,我不能去了,因為我還沒有想好怎樣超越自己。這一輩子就走這麼一次秀,我不想再繼續走秀了,如果我超越不了自己,我就不去做。”

年紀在王德順的認知里,從來不構成一個問題。都要五十歲了,大多數人都開始“知天命”了,他還敢敢放棄既定的軌道,安逸的生活,投入另一個未知的世界。他違抗生理的週期,從舞蹈基本功開始練起,每天壓腿、做運動,就為了演好啞劇。到了接近六十歲,為了要演“活雕塑”,又開始健身。未來,這名大爺還會有什麼突破,能為我們帶來什麼驚喜,還請拭目以待。


王德順語錄:

“古希臘神廟裏面有一個條幅上面寫着認識你自己。認識你自己,人一輩子都再認識自己,你能做什麼,你要去做什麼,人一輩子都在尋找自己的位置,你這塊料是幹什麼的。我自己的能量侷限在這個地方,所以我用形體來講故事,講了十年。”

“你昨天做不到的事情,今天能做到,这就是重生。动物的重生有很多,比方说鹰。鹰活到40年的时候,它的爪子、喙和羽毛都已经老化,这时它必须飞到悬崖上,用岩石把喙敲掉,让新的喙长出来,把指甲拔掉,让新的爪子长出来,把羽毛拔掉,让新的羽毛长出来,这时候它可以重新飞翔,可以再活30年。”

“(我給自己的定位是)老頑童。我老是不斷地追求去做點什麼事兒,做一點什麼事兒,就是説我有能力做什麼事兒,我就去做什麼事。”


本文已刊登于2016年6月份《ICON》雜誌

Tuesday, July 19, 2016

Texture Contrast (for wall paper product)

Asia Design Magazine Issue 2 (2016)
Photography | Cy Wong | Real Pixel Studio
Styling | Han Min | A Loft Of Things
Hair & Makeup | Eranthe Loo | ErantheL.Iconique
Model | Karen Chong






Thursday, July 14, 2016

Sexy Construction Babe

Asia Design Magazine Issue 02 (2016)
Photography | Cy Wong | Real Pixel Studio
Styling | Han Min | A Loft Of Things
Hair & Makeup | Eranthe Loo | ErantheL.Iconique
Model | Kasia






窮出春天太子妃



《羋月傳》、《琅琊榜》、《偽裝者》等等大陸劇,最近在朋友圈裡紅紅火火。有朋友說,大陸娛樂工業,就要開始“大國崛起”了。我本來不太看好。中國不就是靠個市場龐大資本雄厚嗎?大陸影視這些年來不缺燒錢大製作,但卻少見源自中國的天馬行空的創意,電影還在依賴香港人才,而最夯的電視節目如“我是歌手”、“爸爸去哪兒”等等,竟然都是引自韓國。這個國家資訊太封閉,要真的超越韓國雄霸亞洲,恐怕沒那麼快。

不過,看了大陸網絡劇《太子妃升職記》後,我的想法開始改變。

這部網劇的劇情狗屁不通,不是普通的爛──不過,再爛也不見得比香港八九十年代那些無厘頭電影爛。而正如那些無厘頭喜劇,《太子妃》還是有其優點的,譬如女主角演技不錯,而導演也掌握了動漫風格和喜劇節奏,因此,若不去認真看待大情節,細節處頗有娛樂效果。

而最令人感覺耳目一新的,是上一期我在專欄裡討論過的深受時尚雜誌影響的美術、佈景和造型。本來以為《太子妃》佈景、道具、服裝如此雷人,全因導演審美觀獨特。不過,後來在網上爬了文,才發現真正原因是劇組缺錢。原來,整座宮殿的家具擺設如此簡單,並非因為製作團隊崇尚簡約美,而是因為沒錢。既然服裝道具沒法和同期播映的《羋月傳》比豪華,那就動動腦筋另闢蹊徑吧。

拜此所賜,《太子妃》創下超高的網上討論度,每播一集,網友們就要上網吐槽又在劇里發現了什麼槽點,譬如,一張普通的椅子,綁上兩個棍子,就成了戲里的轎子了;劇里從來沒有出現其他食物,妃子們聚在一起永遠只能嗑瓜子,而正牌女主角也好不到哪裡,只比別人多了一串葡萄或榴蓮。

觀眾雖以取笑劇組的寒酸為樂,卻是對《太子妃》感到既親切又同情。畢竟,這種缺錢的囧境,這種幻想永遠太美現實永遠太殘酷的情況,就是屌絲網友們的人生寫照啊。生活和想象相差太遠,那我們唯有認真的搞笑,煞有其事地裝逼吧。

而這些網上的討論,據說也是劇組精心策劃的行銷策略。因為窮,《太子妃》宣傳費為零。劇組就誘導網友們上網吐槽。“古人穿羅馬涼鞋”、“妃子只能嗑瓜子”等等槽點,都是劇組一個個拋出去。據說,至今所有的槽點,都沒有超出劇組之前設想的範圍。這麼說來,《太子妃》的種種雷人之處,倒不見得全是因為沒錢,而是劇組在創作時,就把這些算計進去了。

而為了回報投資的金主,《太子妃》的植入式廣告,肆無忌憚得令人目瞪口呆。但,這令人噴飯的槽點,最後竟然也變成了賣點。《太子妃》的金手指,能把槽點變賣點,令網友不能不服。

台灣、香港和(尤其是)我國的電視人、電影人老愛埋怨資金不足,政府不支持、觀眾沒水準、電檢局太干預。但是,看過《太子妃》,你會明白,把危機化為轉機,把缺點變為賣點,不是沒有可能的事──這當中需要的,只是膽識和創意。

中國政府對言論和創作自由的干擾,比我國還嚴重。如此封閉,還是出得了這樣一批創作人才。為此,我相信,中國娛樂業崛起的那天,不遠了。

本文已刊登于2016年6月份《Citta Bella》雜誌,《奉時尚之銘》專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