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ursday, April 14, 2016

麥當娜 老女人談性



2月中旬,農曆新年都還沒過完,就飛往香港觀看麥當娜的“Rebel Heart”世界巡迴演唱會。

演唱會序幕是一段蒙太奇錄像,麥姊的獨白開宗明義:“我是一個女人。我是金髮女郎。我有乳頭和屁股,我有難以滿足的被人注意的慾望。”如此赤裸而直接。

我聽過不少討厭娜姐的人說,一個老女人還整天搖乳擺臀,噁心死了。他們要是聽到娜姐在演唱會一開場就大談自己到乳房和屁股,肯定大大吐槽一番。

可是,誰說年過57的女人就不能搖乳擺臀,賣弄性感?這正是我越來越佩服麥當娜的原因啊!說實話,我認為《Erotica》、《Bedtime Stories》和《Ray of Light》幾張專輯,才是娜姐最成功的時候。那個時候的她,音樂充滿前瞻性,也帶來最強烈的社會衝擊,引發人們對性——女性、同性戀、性自主——的反思。

可是,這個年紀的她再大聲談性,也許能激發大家思考另一個性議題:年長女人與性。社會普遍對年長人士存在一種奇怪的歧視,彷彿過了一定的年紀,就不配再談性,不能再有性慾,甚至不配再有性生活了——尤其是女人。

一個男人年紀大了,或許還能風度翩翩,獲得妙齡少女,乃至社會大眾的愛慕,譬如Harrison Ford或Clint Eastwood。可是,女人通常到了一定年紀,若還流露對性的渴望,還把自己視為sex object,肯定要被揶揄,都停了經,怎麼性慾還這麼強。奇怪,難道停了經,就不能再享受性嗎?就必須當起修女或尼姑嗎?難道生殖是性的唯一目的嗎?

許多女人常說,自己要優雅的老去。這實在是老套到近乎僵化的思維。我想問,怎樣才算優雅的老去?必定要任由皺紋爬滿整張臉,腰圍粗過胸圍,穿著“得體”的衣服,坐在咖啡館裡啜咖啡,心甘情願當年輕男女浪漫故事的佈景,才算優雅嗎?當然,你可以選擇以這種方式老去,但不必嘲笑願意付出更多努力對抗老化,願意一直享受性愛的,當舞台上的主角的年長者。

你以為像娜姐這樣,到了57歲,依然腰纖腿瘦,肌肉線條比四十歲的女人還要結實很容易?如果不是畢生勤練瑜珈,你以為單靠整形就有這樣的結果?如此成就不是更值得驕傲,更值得秀出來嗎?娜姐為我們展現的,正是一場和歲月的戰鬥。不只女人,男人也可以以她為榜樣,不但要在生理上力保不衰,也在心理上維持著旺盛的創造力、鬥志──以及性慾。

說回演唱會。娜姐的演唱會,是我看過的演唱會裏頭最精彩的一場,沒有之一。一般歌手到了一定年紀,開始吃老本,沒有新作品,開演唱會都是演唱歷年金曲,歌曲也都規規矩矩。可是,娜姐從來不鬆懈,演唱會必定搞得無懈可擊,還要不斷帶給觀眾驚喜,改編成爵士版的《Music》、用ukulele自彈自唱的《True Blue》,都令人耳目一新,而且音樂風格和情緒,舞蹈和段落主題概念的安排都如此流暢。從她的演唱會,你可以看出一名entertainer,如何挖空心思娛樂大眾,連過場時間舞蹈員的表演也是頂級水準的,這就是專業精神。娜姐勁歌熱舞(而且是真唱!),用招牌娃娃音講笑話(連我這個笑點高的人也禁不住捧腹),完全看不出已經年近六十。那些用跳舞當對嘴藉口的年輕歌手,不曉得看了會否汗顏。


本文已刊登于2016年4月份《Citta Bella》雜誌,《奉時尚之銘》專欄

No comments:

Post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