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unday, February 14, 2016

Ola Bola 成也那粒球,敗也那粒球



好吧,前兩天終於看了《Ola Bola》,我也可以插嘴說兩句了。

許多球迷非常不滿《Ola Bola》竄改史實,把踢進關鍵一球的球員從華人改為馬來人。而《Ola Bola》的護航人,則回應“不管什麼種族,我們都是馬來西亞人。哪個種族的球員進球有那麼重要嗎?”,並直接把批評《Ola Bola》的觀眾歸類為racist.

其實,如果哪個種族的球員進球真的不重要,那麼,為何要改動這件事?畢竟,正如電影製作團隊宣稱的,所有重大事件,都吻合當年的球賽,包括雙方球隊的得分,甚至主要角色都有相對應的當年的球員。

這樣的回應,的確很難說服人。

可是,如果因此要抵制這部電影,或為此窮追猛打,那卻未免反應過激,多少有點種族主義的心態了。《Ola Bola》是部充滿商業算計的電影,把進球的英雄改為馬來人,是為了討好馬來市場,這不是政治壓力,純粹是經濟考量。何況,電影一開始已經言明,這只是被真實事件啟發,一切人物與故事純屬虛構。

好萊塢電影討好白人觀眾,中國電影討好漢族觀眾,乃至世界上任何商業電影討好其所面對的市場的主流觀眾,都是商業計算,又不見得你去抵制。當然,好萊塢白人至上的作法,還是有很多人提出來批評的。但是,批評這回事,若你是心平氣和地提出見解,給大家多一個思考的空間,那是好事。若動輒以悲歌泣血的方式去煽動種族情緒,彷彿整個種族又遭受了一次輪姦,蒙了多慘烈的不白之冤,電影製作單位犯了十惡不赦的大罪過,那卻非常沒有必要。

這一次的“進球”事件中,輿論的兩方,表現都不夠成熟。批評電影的,採取了太激烈的情緒,也為電影製作團隊扣上了太重的罪名,什麼自我閹割,捧大腳,只差沒說走狗漢奸。而支持電影的,則太簡單地否決了批評者立論的基礎,更不斷暗示批評者是種族主義。而表現最差的是片商,缺乏危機管理能力,沒有第一時間站出來,給批評者一個真誠的交代。

電影製作單位的回應批評時說,“請以純電影角度欣賞。重現國民團結精神最重要,誰攻入那顆球不重要”。問題是,電影製作單位宣傳時,不斷強調這是“重現足球輝煌史”,是你自己先誤導觀眾他們在看的是歷史電影啊!與其說些“什麼種族無關緊要”這種冠冕堂皇但毫無說服力的屁話(電影主旨本來就是各族團結,種族怎麼可能不重要),倒不如說,“電影被一段歷史啟發,故事純屬虛構。電影裏頭的各個角色雖然都帶著一丁點真實歷史人物的影子,但都是我們虛構的。他們代表了我國多元的種族,我們希望電影裡每個角色都有發揮的空間。華族有了Tauke, Eric 和阿財,他們戲份都已經很重,來到球賽這場戲,我們希望讓電影裡最拼命練習的Ali踢進球。”甚至坦白一點承認,“這有助於我們爭取更多的觀眾。”

球迷要的,不過是一個公道。直接把商業計算挑明了,也許反而可以平息球迷的怒火。

No comments:

Post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