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unday, February 28, 2016

CP黨是胡不是霍



上一期談了《琅琊榜》的賣腐情節。如果你還是不信中國大陸腐文化和CP黨的勢力,那麼,不妨到百度搜一搜“胡歌 霍建華”,調侃一對帥哥基情暗湧的新聞或文章,數量會多得嚇死你。事實上,“胡歌 霍建華”已經成了百度的熱門搜索條目,有胡歌,就有霍建華,有霍建華,就有胡歌,正所謂“是胡不是霍,是霍躲不過”。

但你也別以為大陸CP黨只敢在電影上動手腳。你要覺得這一對海峽兩岸帥哥不怎麼合襯,CP黨還給了你別的選項。繼《琅琊榜》熱播後,“胡歌 王凱”也成了大熱CP。

以上兩對CP,都是因為合作電視劇才被湊到一塊兒。胡歌的另一個CP,叫袁弘,兩人在螢幕上無緣,現實生活中卻是多年摯友。大陸腐女們於是把這兩人歷年來受訪時向記者透露過的零星生活故事,從兩人大學邂逅時如何為對方美貌“驚為天人”,到胡歌車禍後袁弘一年不拍戲整天陪著他,到微博上發現的兩人穿過的同款衣服戒子鞋帽,都一一整理出來當作呈堂證供。

而胡歌、霍建華和袁弘,大概也意識到這些CP緋聞不但沒有令他們在主流社會中的形象受損,還平白多了許多粉絲以及版面,因此也樂此不疲,高度配合,在電視節目中任大家拿這大開玩笑,甚至在微博上故意釋放一些半真半假疑幻疑真的曖昧對話,把CP粉們樂得飛上天。

如果你看到現在還不明白CP是什麼意思,那就先來複習一遍。腐女指的是喜歡看兩個帥哥相愛的戲碼的女性。針對腐女出版的小說、漫畫、電影,多不勝數,幻想味道很濃,因此口味和針對男同志創作的小說、漫畫又有區別。CP指couple pairing,腐女們自行為喜愛的角色或演員配對戀愛對象。胡歌深受腐女青睞,就被配對了不少男性戀人。而同人小說、同人漫畫,則更上一層樓,腐女們不只在網上耍耍嘴皮子那麼簡單,而是為喜愛的小說、漫畫,自行創作了“續集”,讓本來無法相愛的流川楓與櫻木花道、楚留香和花滿樓,直接在自己的創作裏相愛團圓算了。

千萬別以為腐女、同人或CP黨都是活在自己世界裏的怪咖。他們比抱著岑凱倫小說幻想自己是女主角,永遠有高富帥追求的“正常”少女,清醒得多了。首先,就因為他們不願意把自己代入故事裏,他們才會熱衷幫兩個男人搞配對。而且,同人女自己已經是創作者了,他們怎麼還會分不清現實與幻想?CP黨,大都只是抱著遊戲人間的態度玩配對。

說起來,couple pairing這回事,也可算一種思想獨立的表現。在從前,電影公司給你秦漢配林青霞,陳寶珠配呂奇,粉絲也就只好全盤接受,你換一個他還不願意。但在這個年代,電視劇裏的官方配對,我可不一定買單。在我的幻想世界裡,誰該和誰在一起,我說了算。所以,腐女和CP黨,才是最天馬行空,思想最不僵化的一群人。你給他一個文本,他就有本事解讀出另一層涵義。

不只如此,CP黨和腐女們,還充滿創作力。你不給我我要的情節和結局,我就創作同人小說同人漫畫,用你的人物,再創造一個屬於我的故事。這不也是一種身為讀者的覺醒和進步嗎?

本文已刊登於2016年2月份«Citta Bella»雜誌«奉時尚之銘»專欄

Sunday, February 14, 2016

Ola Bola 成也那粒球,敗也那粒球



好吧,前兩天終於看了《Ola Bola》,我也可以插嘴說兩句了。

許多球迷非常不滿《Ola Bola》竄改史實,把踢進關鍵一球的球員從華人改為馬來人。而《Ola Bola》的護航人,則回應“不管什麼種族,我們都是馬來西亞人。哪個種族的球員進球有那麼重要嗎?”,並直接把批評《Ola Bola》的觀眾歸類為racist.

其實,如果哪個種族的球員進球真的不重要,那麼,為何要改動這件事?畢竟,正如電影製作團隊宣稱的,所有重大事件,都吻合當年的球賽,包括雙方球隊的得分,甚至主要角色都有相對應的當年的球員。

這樣的回應,的確很難說服人。

可是,如果因此要抵制這部電影,或為此窮追猛打,那卻未免反應過激,多少有點種族主義的心態了。《Ola Bola》是部充滿商業算計的電影,把進球的英雄改為馬來人,是為了討好馬來市場,這不是政治壓力,純粹是經濟考量。何況,電影一開始已經言明,這只是被真實事件啟發,一切人物與故事純屬虛構。

好萊塢電影討好白人觀眾,中國電影討好漢族觀眾,乃至世界上任何商業電影討好其所面對的市場的主流觀眾,都是商業計算,又不見得你去抵制。當然,好萊塢白人至上的作法,還是有很多人提出來批評的。但是,批評這回事,若你是心平氣和地提出見解,給大家多一個思考的空間,那是好事。若動輒以悲歌泣血的方式去煽動種族情緒,彷彿整個種族又遭受了一次輪姦,蒙了多慘烈的不白之冤,電影製作單位犯了十惡不赦的大罪過,那卻非常沒有必要。

這一次的“進球”事件中,輿論的兩方,表現都不夠成熟。批評電影的,採取了太激烈的情緒,也為電影製作團隊扣上了太重的罪名,什麼自我閹割,捧大腳,只差沒說走狗漢奸。而支持電影的,則太簡單地否決了批評者立論的基礎,更不斷暗示批評者是種族主義。而表現最差的是片商,缺乏危機管理能力,沒有第一時間站出來,給批評者一個真誠的交代。

電影製作單位的回應批評時說,“請以純電影角度欣賞。重現國民團結精神最重要,誰攻入那顆球不重要”。問題是,電影製作單位宣傳時,不斷強調這是“重現足球輝煌史”,是你自己先誤導觀眾他們在看的是歷史電影啊!與其說些“什麼種族無關緊要”這種冠冕堂皇但毫無說服力的屁話(電影主旨本來就是各族團結,種族怎麼可能不重要),倒不如說,“電影被一段歷史啟發,故事純屬虛構。電影裏頭的各個角色雖然都帶著一丁點真實歷史人物的影子,但都是我們虛構的。他們代表了我國多元的種族,我們希望電影裡每個角色都有發揮的空間。華族有了Tauke, Eric 和阿財,他們戲份都已經很重,來到球賽這場戲,我們希望讓電影裡最拼命練習的Ali踢進球。”甚至坦白一點承認,“這有助於我們爭取更多的觀眾。”

球迷要的,不過是一個公道。直接把商業計算挑明了,也許反而可以平息球迷的怒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