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ednesday, January 6, 2016

腐出春天琅琊榜



我上一次看中文電視劇,是《甄嬛傳》。七十幾集的劇情,我用快進和跳著看的方式,只花了十來個小時就看到劇終。如此看劇,對於理解劇情倒也沒有多大妨礙。這一次看《琅琊榜》,我倒是乖乖看劇,一集都沒有跳。原因無他,這部賣腐賣得高明,看男男曖昧,暗藏在堂堂“帝王大業”,“情義千秋”的所謂歷史大劇裏,別有一番解讀上的趣味。

我的朋友S初看劇時對我的“過度解讀”不以為然,我則反駁他中了主流社會教條規範的毒太深,思想被訓練成一成不變的模板,只敢照著權威許可的方向思考,不懂得read between the lines。不能怪我反應過激。《琅琊榜》明明基情四射,男性角色之間的互動與對白,皆散發濃濃耽美小說的味道,卻還是有許多“正義凜然”的粉絲,堅稱梅長殊與靖王之間只是男子漢的純友誼。

梅長蘇和青梅竹馬的霓凰郡主是劇裏的“官配”(官方配對),但霓凰郡主在比武招親後基本沒戲,剩下的四十幾集,都是梅長蘇和靖王(景琰)從猜疑到交心,又因誤會情海翻波,最後冰釋前嫌重歸於好的言情戲標準戲碼。如果這不是賣腐,請跟我解釋,什麼樣的統帥萬千兵馬的王爺會泫然大喊,“我想小殊了。”,“我不要他活在我心裡,我要他活在這個世界。”昏迷中的梅長蘇夢中囈語,不是安慰自己心愛的女人,而是,“景琰,別怕。”?送珍珠的哏,竟然不是梅長蘇送霓凰,而是靖王送梅長蘇?我說姐妹們,如果以後你看到一個男人送另一個男人珍珠,請不要相信那只是手足情深,真的。

還有,梅長蘇的真實身分,幾乎所有人都知道了,只有一個靖王蒙在鼓裏。整部劇就在這“靖王到底知道了嗎”的懸念上打轉。這不是韓國肥皂劇最喜愛的劇情設定嗎?男主角因為深愛女主角,隱瞞著女主角自己將不久於人世的消息,總之,全世界都知道,就只有女主角不知道。藉由這種安排,編劇可以引發多少虐心情節⋯⋯

為了證明我的推論,我還特地上網搜了一回。果不其然,《琅琊榜》的作者海宴女士,剛開始時是把小說發表在晉江文學網(中國最大收費網絡小說平台之一)的耽美小說類別裏,後來才又轉到了另一個網站。

憑著在中國受歡迎的程度,耽美小說已經不是亞文化,一躍成為言情小說的主流類別了。而電視是最保守的媒體,雖然耽美無法同樣在中國的電視上堂堂正正立足(就如《琅琊榜》在改編成電視劇後,必須努力漂白),但是,耽美精神還是可以暗渡陳倉,滲透到電視劇裏。十年前胡歌的成名作《仙劍奇俠傳》我沒看,但看過網友的神剪接,胡歌和霍建華的曖昧對白與互動,濃縮成四分鐘後,隱藏的基情果然昭然若揭,笑到我沒力。《仙劍》畢竟只是小兒科玄幻片,搞些賣腐增加吸引力不出奇,如今連《琅琊榜》、《偽裝者》這樣的重頭大劇也開始賣腐,可見腐女與同志,是發展得如何興旺。


本文已刊登於2016年1月份《Citta Bella》雜誌《奉時尚之銘》專欄

No comments:

Post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