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uesday, December 8, 2015

一棟廢棄的大樓



最近赴澳洲Fremantle旅行,在澳洲旅遊局的安排下,前往一個叫MANY6160的地方參觀。那是一棟不太起眼的舊樓,底層擺著一些攤位,有的售賣傢具,有的售賣衣服和手作品,有個售賣咖啡的檔口,不見人潮,唯見幾個人影稀稀落落散佈在這寬敞的空間里,角落有張乒乓桌,兩個青年在打著乒乓球。

這地方充其量也就是個創意市集啊,即便是我國,也有不少這樣的市集,而且攤位可能還要更多更精彩,人氣也更旺。這樣一個地方,有什麼好如此鄭而重之地介紹給外國人?打聽之下,發現這地方本來是個被廢置多年的購物商場,後來,當地有些藝術工作者便向政府請願,讓他們使用這個空間。在政府的協調幫助下,業主也慷慨地讓出商場(反正商場本來也就只是荒廢著啊),讓藝術工作者以極為低廉的租金租下,用以應付大樓的水電費與管理費。

底層是零售空間,樓上則成了藝術工作者們的創作空間,平時不對外開放。在我的要求下,接待人特別讓我們上去參觀。相比之下,樓上更精彩,有人在製作傢具,有人在製作舞台佈景,有人在製作衝浪板,有人在製作絹印T Shirt,有服裝設計師在縫紉衣服。因為MANY 6160,在Fremantle搞創作的人有了一個棲身之處專心創作,也因為這個空間如此龐大,容納了形形色色不同的創作者,大家成了一個大家庭,創作之路不再孤單,更催生了許多跨界合作。

我不禁想起了我國那些沒有地方好好排練舞蹈的舞者,那些躲在蚊蟲肆虐的悶熱租房里畫畫的畫家。

澳洲的藝術風氣,因為一種由上而下的努力而生機勃勃。Fremantle這麼一個三萬多人口的小市鎮,就有市政府努力為當地青年提供一個良好的創作環境,并自豪地把這群青年向外國媒體介紹出去。也因為這些又酷又有才華的青年,Fremantle散發一種獨特的情調,成了西澳人鍾情的度假小鎮。這是一種互惠的關係。

我國有那麼多建好後就一直空置著,等如廢棄了的建築。我國旅遊局把大筆的錢浪費在毫無用處的地方,不見得讓人對馬來西亞留下更好的印象。我國的藝術家們,不停努力耕耘,為這個國家創造了美麗的風景線,卻得不到絲毫重視與扶持。我怎能不為這個國家感到悲哀,又怎能不為我國的藝術工作者感到自豪呢?


本文已刊登於2015年11月《Citta Bella》雜誌《奉時尚之銘》專欄

No comments:

Post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