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ursday, May 7, 2015

相逢恨晚 適苑酒家



終於去了適苑酒家。心情澎湃到不行,不斷哀嚎,怎麼會這樣?怎麼竟然今天才第一次吃到?

以前住在Pudu附近,幾乎每天都會經過這家餐廳,剛開始時會驚訝,這家餐廳還在營業嗎?也太陳舊了吧?然後就習以為常,每天路過而視若無睹了。

後來聽說這是老字號餐廳,食物很好吃,也覺得大概是文青們懷舊情懷氾濫,情調重於食物。

多得陳偉智不屈不撓地安排,才終於安排了這個飯局。


第一道菜上桌,就讓人驚艷。這八寶鴨也太厲害了吧!整只鴨拆了骨架,填滿栗子、芋頭、蓮子、白果、香菇等餡料,火候剛剛好,鴨肉軟爛,餡料還是粒粒分明卻入口即化。

還有那道不知道叫什麼名的冷盤,果凍狀的湯汁(可能是用魚骨魚皮等膠質豐富的材料熬成湯,冷卻後凝結形成的)包裹著嫩嫩的白斬雞,淋上微甜醬汁,還有一圈海蜇皮。風味非常獨特。

臘味飯也很成功。臘腸潤腸滋味很好,吃得出是經過嚴選的,臘腸溢出的油混著飯香,just nice.

菜的分量都相當大。我們六個人還叫了半只枇杷鴨和桂花翅,也都很美味。

這些料理,每一樣都需要經過很多道的工序,做起來費時費勁--尤其那個八寶鴨和海蜇白切雞冷盤。每道菜的醬料都是自己做的(沒問老闆但應該是吧。這樣的味道沒在其他地方吃過)。這才是真正的粵菜啊!這才是中華料理啊!

以前的中餐,應該就是這個樣子的吧。廚師願意花時間去好好烹調一道菜,顧客也懂得欣賞好食物。慶幸這些古老菜式,還在吉隆坡一家餐廳裡好好地保存了下來,並且有人不惜勞力成本地去做。

如今很多中餐廳,雞塊炸一炸淋上現成化學檸檬醬就叫檸檬雞,淋上甜辣醬就叫泰式雞排,和媽密醬一起炒就叫媽密雞。或像王彪民講的,白飯上鋪一條香腸淋醬油,就叫臘味飯。這些哪是中餐?充其量只是快餐而已啊!

老人家我向來不熱衷寫飲食部落格。實情是,因為吉隆坡真正好吃的,值得寫的,根本不多。何必為了裝美食達人天天po文。但是,這家適苑酒家,一定要推薦,也一定要留文紀念。

這是一家繾綣於黃金時代的餐廳,雖然不再有周旋和白光的歌聲繞樑,但那豐富而細膩的滋味,依然在舌尖翩翩起舞…


No comments:

Post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