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uesday, April 14, 2015

冷血小鮮肉


我的臉書里有不少熱愛電影的朋友,當中有許多朋友看了好電影,都會迫不及待分享。奇怪的是,英國電影《The Riot Club》,竟然沒人討論。

《The Riot Club》由十位美少年主演,當中幾位主角俊秀程度直逼Orlando Bloom,假以時日應成大器。單看電影海報和預告片,亞洲電影觀眾應該會馬上聯想到《九降風》、《艋胛》,或是泰國的《死黨》這類青春兄弟情電影吧。秀色可餐的少年們正值叛逆期,互相依靠又自感不容于社會,轟轟烈烈地做了一些無傷大雅的小壞事,和女主角談了場純純的愛……然後,多年過去,回首往事,不勝唏噓。當中,必有數名小鮮肉露胸露背露屁股的戲碼,幾名男主角們的友情,就像Abercrombie & Fitch的廣告一樣,怎麼看怎麼充滿homoeroticism。

但英國電影不愧是英國電影,《The Riot Club》才不跟你來這一套。The Riot Club牛津大學的社團,類似美國兄弟會(Fraternity)的精英貴族版,只有學業成績、家世背景最頂尖的學生,才能加入。電影中,十位風度翩翩的牛津貴族公子,為新成員舉辦的入會儀式,招數就像美國的fraternity一樣胡鬧。但這些英國貴公子玩起文字遊戲,遣詞用字教人驚嘆,英國精英和美國那些愚蠢的大學生,素質實在相差千里。

但漂亮外表和優秀學業,只是表像。這群留著藍血的貴公子們到了餐廳后,言談間徹底流露出對“賤民”的仇恨與鄙視。最後,只因食物未達理想,召來的妓女又拒絕為一群男孩提供群交服務,一怒之下,竟然就趁著酒意徹底毀了餐廳,還把老闆打成重傷,差點搞出人命。

而釀了大禍后,除了正牌主角,其他少年都毫無悔意,以為金錢必能解決一切,唯一的擔心只是會否被學校開除──果然,金錢也確實幫他們解決了一切。

這不是一篇影評,所以對電影本身的討論就此打住。我想說的是,電影散場后,觀眾陸陸續續步出電影院時,我聽到一名年輕男生對朋友們說,“Yeah, that’s how we should party.”那一刻,我震驚了。

這個社會對美麗肉體、享樂主義、金錢、權力的崇拜,到底到了何種地步啊?《The Riot Club》對上流社會的批判,是不留餘地的。電影甚至沒有為了刻畫更深刻與豐富的人性,而令角色善惡難分。除了主角還有一些良知,其他The Riot Club成員,皆可用自私邪惡來形容。雖然電影因此陷入了善惡二元化的簡單對立,但電影的批判立場是鮮明的。

而走出電影院的觀眾,竟然不是對這些冷血貴族感到心寒?而是更加嚮往那個只要有錢有勢,就可為所欲為,只要長相漂亮,就可輕易獲得原諒的世界?


本文已刊登于2015年4月份《Citta Bella》雜誌《奉時尚之銘》專欄

No comments:

Post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