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nday, March 23, 2015

從李光耀談同性戀看他的內心世界

多年前,我也和許多憤青一樣看李光耀,認為這個被多數人視為神祗的領袖,不過是個權威式大家長,管理國家全憑一己好惡,可以一夕之間令華人辛苦維護的華文教育在新加坡斷根。沒有理想,沒有氣節,為了追求經濟成長,其他一切都無關緊要。然後看到中國經濟起飛了,就趕緊下令子民學中文,被人嘲笑藝術沙漠了,就砸大錢扶持藝術工業,彷彿藝術是只要花錢就能買來的。這樣的一位領袖,甚至提倡所謂的“優生學”,要學歷高的男女多生幾個,為國家製造基因優秀的人才,彷彿在學校成就不夠優秀的人,就連生孩子也是國家的負擔,彷彿新加坡人一生的意義,就是為國捐軀,連生個孩子也要符合這個意義。

若放在港劇里,這樣的角色就是個喪心病狂的父親吧?不但頑固偏執,還妄想控制家裡每個成員,逼藝術家兒子放棄理想繼承家業,逼女兒和門當戶對的男人結婚。

不過,幾年前李光耀發表對同性戀的看法后,我卻從這位老人身上,看到了這位領袖“人性”的一面。令我感觸很深的,是他說的一句話:“若這(廢除同性戀刑事法)是世界發展的趨勢,那除了融入這個趨勢,新加坡別無選擇,”

我自己是非常不認同這種思想的。李光耀那句話背後的邏輯,就是說若世界的趨勢是處死同性戀,那麼新加坡也要跟從。

少數人的權利,不能為了符合多數人的“方便”或“感受”,而被犧牲典當。這才是我心目中的公義。而在我們這種理想主義者眼裡,若一件是對的,那麼無論付出什麼代價,都必須去維護。

不過,在報章上看了他的這個訪談后,我卻開始用另一個角度看李光耀。他處理同性戀課題,符合我對他的一貫的印象。他是個務實的人,不是個理想主義者。他贊成或反對,不是因為他本身認為這件事是對的或錯的。不過,李光耀到底是有多大的危機感啊?他思考一切事情,都是以“是否有利于新加坡生存下去”為前提的嗎?新加坡今天已經是個首屈一指的富裕國家了,他還需要如此戰戰兢兢,如履薄冰嗎?

所以,與其說李光耀是個“實用主義者”(utilitarianism),不過說他是個生存主義者,為了讓一個彈丸小國survive下去,他想盡辦法,拼盡全力,算盡機關。

他是個有點專制的家長沒錯。可是他並非那麼頑固偏執。這個爸爸其實只想在艱難的歲月中,保證家人的溫飽。他扼殺華教,並非因為他畢業自劍橋,帶著貴族的眼鏡高傲地決定西方文化比東方文化優越。他做出的決定,往往和他個人的喜好完全無關,只要能讓這個國家生存下去,在國際上立足,他可以妥協。

後來,這個家庭富裕了,生性愛自由的小兒子開始抱怨,生性服從又體貼的大女兒跳出來罵弟弟不懂感恩……

而這個爸爸,他一直維持他的強人作風,也不太管別人怎麼看。如今,他更是終於可以撤手不管了,留下了一堆衣食無憂的孩子,施施然到了另一個地方看這場鬧劇……

3 comments:

  1. 看了这个突然令我想起Interstellar里的Professor Brand,他不也是把“将人类物种延续下去”排在第一吗?至于延续下去的生命是否目前地球现有的人类,反而是其次了。可能说啥都无用,还是求存最实际吧

    ReplyDelete
    Replies
    1. 所言甚是。所有大是大非的思辨,也許是沒有絕對的對錯的。到底要從容就義寧為玉碎不為瓦全,或是卑微如螻蟻只求生存下去,哪個更加高貴如何判斷孰是孰非呢?

      Delete
    2. 嗳这个话题还能延伸呢,港剧《天与地》或是李安的Life of Pi,不都碰触到了在生死存亡时刻食用同类的课题吗,在那瞬间也许就是看人性道德还是兽性本能哪个胜出,也没人能判定哪个选择更好对吧。不过题外话一下,群众很容易被集体洗脑倒是真的,我去中东国家,这么一个性别不平等的地方,在当地住了十多年的中国女人告诉我,女人在那儿很受尊敬,所以才会男女车厢隔开,然后女人需要一块黑布从头罩到脚,我晕 @@

      Delet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