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riday, March 27, 2015

找老女人賣廣告

時尚業對骨瘦如柴零脂肪模特兒的偏愛,一直為人詬病。如果這是歧視,那麼,時尚業還有另一個要命的歧視──年齡。

當然,對於年齡的偏執,西方時尚界還不至於像東方時尚界如此嚴重。44歲的Naomi Campbell,49歲的Linda Evangelista等等,到今天還頻密出現在時尚廣告和雜誌封面上,就是一個明證。再看看亞洲,有哪個東方模特兒過了40還可以笑傲T臺的?不過,Campbell和Evangelista,其實也是極端例子,這些凍齡美女確實保養得宜,而且,廣告、雜誌重金聘用他們,看的是名人效應。你看其他年過四十風韻猶存但毫無名氣的女人,有沒如此厚遇?

不過,今年時尚界倒是特別“敬老尊賢”,2015春夏的時尚廣告,便出現了好幾張雞皮鶴髮的臉孔。Celine的廣告,請來了80歲的名作家Joan Didion。不必裝博學,若不google一番,我也不知道這位阿嫲是誰。在這個廣告里,Joan Didion穿著黑衣帶著超大貓眼墨鏡,胸前一枚金色項鏈。Phoebe Philo不但令我們發現老年女人不但優雅沉著,也可以同時前衛尖銳。而Celine最大的功勞,應該是激發了廣大時尚迷對這位作者的興趣,令孤陋寡聞者如我,也有衝動想去抓一本她的書來讀。

Saint Laurent找來Joni Mitchell拍廣告,則是意料之外,情理之內的選擇。Hedi Slimane本來就是個音樂迷,對美國西岸的搖滾、民謠及地下音樂一直很支持。70年代的嬉皮風元素也頻頻反映在他最近幾季的時裝秀上。Joni Mitchell七十一歲了,還是那麼酷啊。能通過時尚廣告,重睹民謠教母的風采,Hedi Slimane功德無量。

如果說Joni Mitchell和Joan Didion示範的,是老女人“應該有的樣子”,那麥當娜為Versace拍的廣告,完全就是站在對立面。56歲的麥當娜,在廣告彩頁中皮光肉滑,肌肉結實,完全不輸少女。當然,這是經過修片的效果。許多人嘲笑麥當娜不認老,抨擊她這樣的態度很有問題。但我倒認為,麥當娜是這個世紀inspiration。你以為這把年紀了還腰是腰屁股是屁股很容易?她真切示範了如何通過不懈努力,保持肉身與健康的最佳狀態。你可以優雅地老去,但不必打擊願意付出更多努力延長保鮮期的女人。能接納各種年齡的女人對自己形象的追求,才是真正包容、尊重並且懂得欣賞女人的社會。

而本季最大驚喜,應該是Dolce & Gabbana。這回,演繹Dolce & Gabbana西西里島女人風情的,不再是性感美豔的黑寡婦,而是穿著小黑裙,提著鮮豔手提包閒聊的老阿嫲。在Dominico Dolce的鏡頭下,這些漂亮的照片,不像時尚廣告,倒像《國家地理雜誌》里的照片了。和本季其他廣告里的名女人不同,這支廣告里的老婦人,只是幾名素人,而這樣的一支廣告,才真正讓我們看到,即便除卻了名氣與地位,一個女人還是可以從容,活潑,散發令人愉悅的美麗光彩。


本文已刊登于2015年三月份《Citta Bella》雜誌《奉時尚之銘》專欄

Monday, March 23, 2015

從李光耀談同性戀看他的內心世界

多年前,我也和許多憤青一樣看李光耀,認為這個被多數人視為神祗的領袖,不過是個權威式大家長,管理國家全憑一己好惡,可以一夕之間令華人辛苦維護的華文教育在新加坡斷根。沒有理想,沒有氣節,為了追求經濟成長,其他一切都無關緊要。然後看到中國經濟起飛了,就趕緊下令子民學中文,被人嘲笑藝術沙漠了,就砸大錢扶持藝術工業,彷彿藝術是只要花錢就能買來的。這樣的一位領袖,甚至提倡所謂的“優生學”,要學歷高的男女多生幾個,為國家製造基因優秀的人才,彷彿在學校成就不夠優秀的人,就連生孩子也是國家的負擔,彷彿新加坡人一生的意義,就是為國捐軀,連生個孩子也要符合這個意義。

若放在港劇里,這樣的角色就是個喪心病狂的父親吧?不但頑固偏執,還妄想控制家裡每個成員,逼藝術家兒子放棄理想繼承家業,逼女兒和門當戶對的男人結婚。

不過,幾年前李光耀發表對同性戀的看法后,我卻從這位老人身上,看到了這位領袖“人性”的一面。令我感觸很深的,是他說的一句話:“若這(廢除同性戀刑事法)是世界發展的趨勢,那除了融入這個趨勢,新加坡別無選擇,”

我自己是非常不認同這種思想的。李光耀那句話背後的邏輯,就是說若世界的趨勢是處死同性戀,那麼新加坡也要跟從。

少數人的權利,不能為了符合多數人的“方便”或“感受”,而被犧牲典當。這才是我心目中的公義。而在我們這種理想主義者眼裡,若一件是對的,那麼無論付出什麼代價,都必須去維護。

不過,在報章上看了他的這個訪談后,我卻開始用另一個角度看李光耀。他處理同性戀課題,符合我對他的一貫的印象。他是個務實的人,不是個理想主義者。他贊成或反對,不是因為他本身認為這件事是對的或錯的。不過,李光耀到底是有多大的危機感啊?他思考一切事情,都是以“是否有利于新加坡生存下去”為前提的嗎?新加坡今天已經是個首屈一指的富裕國家了,他還需要如此戰戰兢兢,如履薄冰嗎?

所以,與其說李光耀是個“實用主義者”(utilitarianism),不過說他是個生存主義者,為了讓一個彈丸小國survive下去,他想盡辦法,拼盡全力,算盡機關。

他是個有點專制的家長沒錯。可是他並非那麼頑固偏執。這個爸爸其實只想在艱難的歲月中,保證家人的溫飽。他扼殺華教,並非因為他畢業自劍橋,帶著貴族的眼鏡高傲地決定西方文化比東方文化優越。他做出的決定,往往和他個人的喜好完全無關,只要能讓這個國家生存下去,在國際上立足,他可以妥協。

後來,這個家庭富裕了,生性愛自由的小兒子開始抱怨,生性服從又體貼的大女兒跳出來罵弟弟不懂感恩……

而這個爸爸,他一直維持他的強人作風,也不太管別人怎麼看。如今,他更是終於可以撤手不管了,留下了一堆衣食無憂的孩子,施施然到了另一個地方看這場鬧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