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ednesday, January 7, 2015

动荡中冀望新生


近期占星学上的一个热门话题,就是冥王星与天王星的四分相。据说,代表改革、自由与解放的天王星,与代表支配、摧毁、再生的冥王星,从2012年至2015年之间,形成了一个90度的直角,社会、经济、政治的现状,都会产生巨大改变。我们,正处于一个动荡的时代。

占星学所言,听着玩就好。但是,稍微关怀世界的人,都能察觉出,最近这几年,我们的世界,确实以惊人的力量,默默改变着。我国2008年的政治海啸,是“改变的力量”第一次露出端倪。随后,2011年,2012年的净选盟集会,2013年的黑色集会,一次比一次声势浩大,都令我们惊觉,原来,我们周遭,有那么多人对社会与政治现况,如此地不满,而我们对公平、正义与民主的期盼,又如此殷切。

这种期盼改变的力量,不只发生在马来西亚,只是有许多因为和我们距离遥远,而不被一般社会大众所在意。早在2010年,我们的Bersih 2.0都还没发生,远在北非的突尼西亚,就有一名26岁青年因为在街上贩卖蔬果,被警察没收了赖以为生的摊车,而引火自焚抗议。吐尼西亚官方公布的失业率是14%,但普遍相信该国失业的青年高于50%,一名青年不偷不抢,努力求生,何罪之有?政府对贫困阶级的冷漠与蛮横,早就令人民积怨已久,终于,一场惨烈的自焚,引爆了茉莉花革命。

突尼西亚的茉莉花革命之后,黎巴嫩、阿尔及利亚、约旦、阿曼、沙地阿拉伯、毛里塔尼亚、埃及、也门等等阿拉伯国家,都纷纷发生革命的浪潮,媒体把这波浪潮,称为阿拉伯之春。

在这波改革的浪潮下,突尼西亚的旧政权下台,举行了制宪议会选举,选出了新的总统;阿曼的苏丹卡布斯给予议会立法权;在海湾六国中最保守的沙地阿拉伯允许男性参与市议会选举,并承诺在2015年让女性在苏拉议会和市议会选举里投票。

不过,阿拉伯之春里开的花,不一定会结出好的果。埃及改革运动的成果,被穆斯林兄弟会骑劫,民主与人权不进反退。叙利亚和伊拉克境内,伊斯兰国(ISIS)恐怖主义组织崛起,更令这两个国家陷入种族清洗与大屠杀的悲惨境地。

把目光放回亚洲,我国华人对台湾和香港的新闻,向来异常关注,台湾的太阳花学运和香港的雨伞运动,就不用我多提了。而在丰衣足食的先进国家中,占领华尔街运动,也遍地开花。

也许,真如占星师所说,改革浪潮前仆后继,是因为几十亿公里外的冥王星与天王星的影响,但我更相信,影响了我们的,无非彼此。发生在异国的公民运动,启发了我们,我们也从异国的经验里,获得了更多的勇气。这些改革运动的过程和诉求,也许不尽相同,但追根究底,大家的方向与目标,相当一致:抵抗霸权,还政于民,消除腐败。

一个腐败的政权,总是依靠一大群腐败的官员互相勾结,官官相护而存在。而国与国之间的金融大鳄、贪官奸商,更是唇齿相依,以维持彼此的利益。在这当儿,被剥夺的各国平民或许可以研究如何提升彼此的合作,实现资源互援、经验分享。当然,在互相支援的当儿,也要提防过度涉入他国内政,令友国的民主运动被极权政府污蔑为勾结外国势力。

在这个动荡的时局里,我们也得时时警惕自己保持清醒,不被仇恨冲昏头脑,弄清楚自己争取的目标,不随便把其他人放在对立面。香港人争取真普选的诉求,被一些亲共媒体形容为“反中国、搞分离”。这何尝不是因为部分港人之前对大陆人的仇视态度所引起。与其把大陆人放在自己的对立面,不如拥抱大陆人,鼓励大陆人和自己一同争取民主,这样效果也许更大。

而大马的华人更须警惕。与其事事抱怨马来人,不如多交一些马来朋友,并在言谈时、面书上发表言论时,保持一颗敏感的心,用更委婉的方式告诉马来朋友,在土著特权下,自己是如何拼了命读书仍然考不进大学,或是努力工作仍然和他们一样收入低微。我们的马来同胞,都有一颗柔软的心,当我们收敛了敌对的态度,他们更能理解,华人也是同一制度下的受害者。

这个专栏,在此告一段落。不过,展望未来,我们绝对有乐观的理由。虽然强权似乎仍然稳如泰山,但就在这几年之间,一个全新的一代,积极追求平等、民主与公义的一代,已经在全球悄然成形。做为个体,也许我们微不足道,但我们的总和,却是一股无坚不摧,改变世界的力量。和未来干杯!


本文已刊登于2014年12月《Jessica》雜誌《Two Voices》專欄

No comments:

Post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