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riday, November 28, 2014

吃貨大冒險(下)

这是一个关于我吃过的古怪食物的排行榜。文接上期。



4. 活蹦乱跳的虾子:在曼谷,偶尔会看见挑着扁担的妇人在巷子里穿行。识货的就会叫她们停下,来一碗活虾沙律。妇人揭开篮子上的盖,里头满是活蹦乱跳虾米般大的小虾。把虾子装进塑料碗里,再从扁担另一头的篮子里掏出柠檬汁、鱼露、辣椒粉及各式香料撒在虾子上,就算大功告成了。我好几次在闷热肮脏的小巷子里遇见这道泰国小吃,但担心卫生问题,一直不敢尝试。后来在芭提雅沙滩遇见,觉得小虾通体透明,还挺干净的,应该没问题,便叫了一碗。

数以百计的虾子还在碗里乱跳呢,还没开始吃,就有三分一的虾蹦到桌子上了。由于有了吞活鱼的经验,吃这个的时候,没那么胆战心惊了。又香又辣的酱料太浓烈,掩盖了虾的甜味,有点可惜。不过,如此吃虾,果然异常鲜美啊。


5. 一整颗烫熟的羊头:我在德黑兰出差的时候,有个伊朗青年帮了我不少忙。为了答谢,我请他吃了一顿晚饭,当然,餐厅是他决定的。只是,我当时没想到,我们的晚餐,就是一整颗雪白的羊头啊。

餐厅的装潢其实蛮西式的,而且有个开放式的厨房,只见一个个大锅子里,汆烫着一颗颗的羊头。烫好的羊头或挂或摆,估计胆子小一点或很有慈悲心的人,是看不下去的。伊朗青年负责分肉,动作麻利地挖出了羊脑、羊脸等等各部位的肉。新鲜烫出来的羊脸肉又嫩又滑,好吃得没话说。说完全没有羊骚味是假的,但吃羊肉就一定要有一点羊肉特殊的风味,才算吃羊肉啊。当朋友把羊眼睛分到我碟子上时,我和那眼珠子你看我我看你对望许久,竟然无法下咽,只好请朋友把我那份吃了。

伊朗的失业率极高,而我的伊朗朋友,当时也在待业中。后来我知道,这样的一餐,在伊朗平民的标准里,算是很丰盛的了。看着伊朗朋友满足的笑容,才是这一餐最大的收获。


6. 各种各样的昆虫:蚱蜢和蚕,都是在韩国吃的。炸得脆生生的蚱蜢,像个迷你玩具,翅膀后腿甚至触须都还完整无缺,很爽口,适合当下酒菜。蚕是蒸出来的,雪白雪白,卖相不差,不难吃,但也实在说不出好吃在哪里。在柬埔寨吃过田鸡炒蚂蚁,数种不同种类的蚂蚁还有白色一坨不晓得是不是虫卵的东西炒成一碟,相当美味,但一只只蚂蚁,翅膀眼睛还有尖尖的可以嘴巴都纤毫毕现,满碟虫尸,要吃下去需要相当大的勇气。泰国也有许多售卖昆虫的路边档,加了许多辛香料和辣椒,蚱蜢吃过了,就是从来不敢点像蟑螂的那一味……

7. 果子狸、四脚蛇:小时候,这两种野味很普遍,许多餐馆都有卖。果子狸一般用酱油烧成黑黑一碟,四脚蛇多是煮咖喱。四脚蛇肉质细嫩,令我回味不已。如今,估计野味店还是会偷偷卖,但四脚蛇等等濒临绝种的动物,我是再也不会吃了。

8. 蛇肉、马肉:蛇肉和马肉都是在中国吃了好几回,一般都是炖汤,肉质吃起来像鸡肉。马肉则是配米粉,切得薄薄的。

9. 鳄鱼肉:鳄鱼肉自然是在泰国吃的,除了炖汤,还能烧烤。Big C也有卖鳄鱼肉,和药材装在一起,整包下锅煲汤。

10. 比目鱼:多年前随爸爸到中国出差,第一次碰见比目鱼,大为惊异。其实比目鱼不算怪东西,古今中外都有老饕在吃,是颇名贵的食材。会上榜,只因这鱼的样子太特别。比目鱼小时候和石斑鱼等等普通鱼类没啥不同,但一个月后,一侧的眼睛开始慢慢转移到另一侧,然后潜进海底,“躺”在泥沙中生活,而朝上的那一面,就是长着两只眼睛那一面。




11. 已受精未孵化的鸭蛋:菲律宾语叫Balut。这是菲律宾的全民美食,连便利店都有售卖,菲律宾人把它当补品,大人小孩都会吃。据说也有壮阳效果,买春客事前会来一颗。吃之前一直战战兢兢,本着风萧萧兮易水寒的悲壮情怀叫了一颗来吃,以为蛋壳里头会血肉模糊的一片,但很幸运(或不幸)的是,我吃那颗固然可见一些血管,但还不至于像之前看过的一些照片一样,已经可看到成型的胚胎。味道和一般烫熟了的蛋没太大分别,也不会特别腥,只是口感略硬,加了盐巴后,吃起来很像咸蛋。

其实屈指算算,我吃下的这许多古怪食物当中,有许多都是在韩国吃的。韩国还有一样东西很有名——狗肉料理。许多人爱拿中国人吃狗肉这件事,来证明中国人的野蛮与残忍。但韩国人同样嗜吃狗肉,却少见人批评,真是奇怪的双重标准。

小时候看古龙武侠小说,都有大侠吃狗肉的情节,因此一直颇想尝试。不过,有一次和爸爸在韩国,我提议去吃狗肉,结果被爸爸狠狠训了一顿。还记得爸爸用不可思议的眼神看着我说,狗是那么有灵性有智慧的动物,你连狗肉都敢吃,那你倒不如连猴子肉也去吃好了。

如今,真庆幸爸爸阻止了我,要不然,那会内疚一辈子。人再嗜吃,总该为自己设一道不能逾越的底线。


本文已刊登于2014年11月份《JMEN》雜誌,《銘眼看時尚專欄》,此為加長版(因專欄有字數限制)。

吃货大冒险(上)

No comments:

Post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