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ednesday, November 19, 2014

知耻近乎勇


一段施工中的捷运工程,三百吨的坍塌轨道,三名孟加拉外劳的冤魂,一名辞职的CEO。这一场悲剧,没有成为压垮最近厄运连连的马来西亚的最后一根稻草,反而让马来西亚人看到一线希望。

当然不是因为马来西亚人幸灾乐祸,更不是因为惨死的建筑工人是外劳就漠不关心。而是我们从这场意外中,看到了一个关键词:引咎辞职。

这起施工意外,发生于8月18日晚上,隔天,捷运公司MRT Corp的CEO拿督威拉阿兹哈就在记者会上宣布引咎辞职,并且交代了已经处理与有待处理的事项、初步调查的发现,承诺公司将会对罹难劳工负起全责,并扬言调查工作完成后,将会采取行动对付相关人士。

在所有马来西亚人的记忆与经验里,这可是件新鲜事。拿督威拉阿兹哈毅然引咎辞职,是在事件发生后的第二天,快得令人傻眼。这可不是因为捷运公司抵受不住舆论压力无可奈何之下才选择牺牲一个CEO,而是CEO在舆论鞭笞开始之前,就已自发负起责任。而在这场意外中下马的,也是企业的第一号人物,而非底下的虾兵蟹将。

不久之前,MH370失踪,MH17被击落,在全球媒体的关注下,马航还不断发生小意外,譬如机场维修中心失火。在这些事件中,不管马航是否无辜,都有疏忽之嫌,但我们看到哪个马航高层引咎辞职了?而因为马航事件,马来西亚遭受外国媒体的种种抹黑与唾骂,虽然我们有时也为马航叫屈,但若马航与外交部、交通部的公共关系处理得宜,资讯发布顺畅透明,也当能把伤害减到最低。但是,马来西亚如今国际形象尽毁,又有哪位高官负责?

沙巴接二连三发生外国旅客被绑架事件,对马来西亚的国际形象更是重创。哪怕民间舆论骂翻了天,又有哪个相关部门的高官引咎辞职了?

在一个讲究绩效的国家,赏罚分明本来就是必要手段。谁失责,谁就要为后果负起责任。无论是企业还是政府机关,都需要不断淘汰庸才贪官,吸纳有才能的新血,才能健康茁壮。

日本崛起成为亚洲超级经济强国,不是没有原因的。2011年日本发生大地震,瑞穗银行的电脑系统在地震后连续发生大规模故障,行长西堀利将和负责电脑系统的常务董事荻原忠幸引咎辞职,而包括社长、副社长在内的高级管理层,全都受到高达50%的减薪处分。

用马来西亚政坛文化的角度来看,地震是天灾,无可避免,相关部门何罪之有?不但无罪,恐怕还要大大奖励相关部门,慰劳他们超时工作修复系统呢。但在日本,任何系统或工程,本来就应该要有充分的防灾准备。灾难发生后,处理得不够迅速不够好,影响了民众,那就更是相关部门失责了。

日本航空公司JAL,也在2005年发生社长兼子勋引咎辞职的事件。而到底是什么天大的错失导致堂堂一家航空公司的最高负责人辞职呢?没有飞机坠海,没有客机被击落,仅仅是因为飞机高度计失灵导致某航班中途紧急着陆,以及某位JAL的飞行员在未得到空中管制中心的许可下就起飞。这些对马来西亚政府与各大企业来说,“tak apa apa”的小事,就足以令一个日本大企业的社长引咎辞职。

再看和MH370几乎同一时间发生的韩国岁月号沉船事件。要是问问马来西亚的官老爷们,肯定都认为那是船务公司事,与政府毫无关系了。但是,在韩国,一宗沉船案,就能搞得一国总理引咎辞职。虽然韩国总理郑烘源不是直接处理救援事务的人,监督船只安全也不是他直接的任务。但职权越大,责任也越大,身为一国总理,任何国内事务都间接与他有关。在发生这种天怒人怨的人为惨剧后,也唯有引咎辞职一途,才能平息民怨。

正是因为日本和韩国,负责认真,谨小慎微,防微杜渐,不让小错失继续扩大的文化,才令这两个国家在亚洲称雄。

知耻近乎勇。与本国其他发生多大错失还死赖在位置上不走的政治人物与企业高层比较,拿督威拉阿兹哈的勇气,值得喝彩。

本文已刊登于2014年11月份《Jessica》雜誌《Two Voices》專欄。
事件後續發展,拿督威拉阿茲哈的辭職不被接受。也許會有政敵和陰謀論者認為所謂辭職只是做場戲。但我的看法還是保持不變。

No comments:

Post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