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riday, November 14, 2014

不當怨女 李香蘭


真是孤陋寡闻。我一直以为,李香兰早已作古。和她同在二战的惊涛骇浪中颠倒众生的周璇、白光、白虹等,都已相继辞世,万万没想到,李香兰这个传奇中的传奇,竟然一口气活到了2014年。

李香兰瓜子脸大眼睛,轮廓很深,以今天审美眼光看,也是一等一美人。中国传统上,红颜总是薄命。被日本人收养后来成为日本特务的川岛芳子,以及母亲是日本人后来成了国民党特务的郑苹如,都被枪毙了;同样有日本人血统,拍过美化日本皇军电影的李香兰,在中日冲突的夹缝中,处境何等惊心动魄,但唯独她,生存了下来。

看香港年轻记者写李香兰,文章里尽是凄清、孤寂这些字眼,仿佛上个世纪穿旗袍的女人,必然都是风华绝代但又哀怨终生的。其实,重温一遍李香兰的戏剧人生,她和我们一厢情愿的想象,也许截然不同。

在面对记者诘问为何拍下日本人那些辱华的电影时,李香兰的道歉干脆而有力:“我错了。当时我没有考虑很多。那种电影的演出,我后悔极了。在这里向各位请罪。今后我再也不会做同样的事。请原谅我的愚蠢。”和那些东窗事发后,怨天怨地怨命运怨传媒怨自己太傻太天真的现代女明星,不可同日而言。

二战结束后,李香兰因日本人身份,逃过汉奸罪,以战败国国民身份被遣返日本。她继续在日本拍电影灌唱片,甚至进军香港、好莱坞和百老汇,直到和日本外交官大鹰弘结婚后才息影。但是,她并没有洗尽铅华留在家里缅怀昔日光辉;她跑到电视台当主持人和特约记者,1974年更当选国会议员,从政生涯维持了18年。她的后半生,一直致力于推动中日和平,促进中日关系。2005年,李香兰在《中日新闻》发表文章上谏首相小泉纯一郎不要参拜靖国神社,那应该是她最后一次现身国际新闻。

这样的人生,哪有时间独坐闺房,昭君怨貂蝉恨啊。不,李香兰断然不会叹一声人言可畏,幽幽怨怨吞下一碗混满安眠药的粥,更不会在张学友屡屡愁丝的歌声里恼春风。要写这位上世纪的战时美人,请别再用红颜薄命、命途多桀、香消玉殒这些婉约而且带有强烈宿命意味的陈腔旧调;在她的传记出现的,应该是充满热血、正能量、我的命运我做主,这种铿锵的词句。

本文已刊登于2014年11月《Citta Bella》雜誌《奉時尚之銘》專欄

1 comment:

  1. 文字描述精炼,轻描淡写的,就已经勾勒出在大时代中当事人内心的无奈。赞 !

    ReplyDelet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