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ursday, October 30, 2014

用剧场角度看惧场


前天看了《惧场》首映。陆续就有朋友问好不好看,值不值得看。好不好看,还得看你是用什么心态和角度看啦。目前听过一些评语,说这部电影不合逻辑,情节牵强。如果把这部电影当悬疑片、推理片去看,确实会和期待有落差。一部好的悬疑/推理片,会提供观众一个平等解谜的机会,到最后来一个意料之外,情理之中的结局。以这点来说,《惧场》是失败了。为何凶手(而且看起来财雄势大,位高权重,影响力不小)要大费周章搞这么一个杀人剧场,甚至不惜牺牲自己的生命?就为了找一个所谓的内奸?而这个内奸他们又其实一早就知道是谁???连动机都不明确时,又要如何说服观众呢?

但是,幸亏我一早就从电影宣传里知道,这是一部非一般的电影。这部电影号称没有剧本,演员靠抽签决定谁是杀手。电影内容(至少台上那部分)全靠演员临场发挥,one scene one take。这样的拍戏手法,前所未见(或是我孤陋寡闻?)。有过戏剧表演经验的人,应该对这种“玩法”不会陌生,这便是“即兴表演”,训练演员的课程里一般都少不了这一项。但把这种手法搬到电影里,这可是第一遭。由于这部电影是这样“玩”出来的,连剧本都没有,情节由演员临场决定,我们对故事,还能有怎样的高要求呢?

不过,对于喜爱戏剧(或现代舞台剧)的人来说,这部电影却有了不一样的观影趣味——尤其是看演员的表现。演员不是照着剧本诠释好一个角色,而是得发挥本身的临场创意,为预设的故事大纲增添枝叶;要懂得抢戏,也要给戏别人演;应变能力要快,会抛戏给别人,也要懂得接别人抛过来的戏……

在这部电影里,我们就见识到了杨雁雁的厉害。舞台上的戏,可说全由她贯穿——而这可不是因为导演看重她是金马最佳女配角所以给她最多戏份,而是她自己凭多年舞台经验,去创造情节,不断把球丢给其他演员。没有了她, 我不知道这部电影,将如何演下去。还有一点,与其把庄可比,李承运等有丰富舞台剧经验的演员放在“幕后”,其实,把他们放进“笼子”里,也许会产生更精彩的火花。

所以,如果你问我这部电影值不值得看,我会说:一定要去看。也许是受Yasmin Ahmad所影响,近期本地电影被温情主义垄断。我不知道这种电影拍摄手法是否史上首见,如果是,这个编导团队的创意,值得拍烂手掌。即便这种手法不是首创,这也是马来西亚第一次拿出那么充满实验性的电影,这种求新求变的精神和勇气,也很值得鼓励。如果要我介绍本地电影给外国朋友看,《惧场》会是我的选择之一,而且介绍之后也丝毫不会觉得献丑。

2 comments:

  1. 大烂片一部。烂得无以言对,绝对不会推荐朋友去看的一部电影。完全是搞噱头,低预算的一部电影。

    ReplyDelete
  2. 好危险的一部差那么一分一毫制作团队都会体无完肤。我看到团队的细腻的要求。值得嘉奖 。在念传播的学生的观念里reality 是在某程度上被部带领主轴制造出来的成品,我想我看懂有些观众没办法接受的原因。这部走得甚少几乎快没有的故事叙述法确实很难牵动本地视听保守的群众。喂给大众的不是半咸不淡的喜剧,温馨走势,惊悚走势,种族文化情谊,除外就一概皆无。
    预算大=好作品?不然。有预算固然可以让作品更精致,但有预算就是好成品那就大错特错,根本是个幼稚的想法。给你上等的食材(鲍鱼、鱼翅、花胶)难道用他们配咸鱼?好吃的溏心鲍鱼结果用塑料碗承装鲍鱼?带着干贝搭花胶熬炖的汤到水沟旁享用?美味的珍馐和食之无味的人分享?
    跟随传统的影视文化就好了?原地踏步的电影水平和文化=没退步?
    这部电影看到他的不完美,但看到了电影故事、画面角度、美术、音乐和后制美感的细腻度,看到可以个人诠释的符号语言。这是一项跨步。是一种反向思考的自我对传统下的自我定义。毕竟所有的作品都会从传统中发掘并达成其中的不传统。我倒是给这团队打了很高的分数。倘若我是投资者,他们的第二部却对可以放心投资。无法主带领的戏种能由此水准,拟好剧本的剧中更游刃有余。也希望这团队可以冲出海外

    ReplyDelet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