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ednesday, October 22, 2014

吃货大冒险


不知道这算不算冒险精神。对于没吃过的东西,我向来跃跃欲试。想吃,未必是因为那道食物看起来好吃。有时,那东西的形状、味道甚至令我觉得恶心。但只要没吃过,我总是忍不住好奇,想要知道那东西吃进嘴里有何感觉——这种东西竟然也可当食材吗?当地人喜欢吃,必定有他们的理由吧?它是甜的咸的?韧的脆的?必定滋味不错才会有人将之入馔吧?

有个叫《Fear Factor》的节目,惯常以吃下恶心食物考验参赛者的胆量。节目准备的恶心食物里,最常见的有昆虫、动物内脏,还有一个叫century egg或hundred year old egg的,应该就是皮蛋。我常想,让我去参加《Fear Factor》,我必定在这个环节名列前茅。昆虫我吃过不少,动物内脏和皮蛋,更是人间美味啊。

在此为我吃过的古怪食物列个排行榜。先声明,细数自己“美食大冒险”,并非炫耀——这实在没什么值得骄傲的。被提倡素食的佛教徒或热心动物保育的朋友知道,肯定还会被狠狠讦谯。

但是,吃过了就是吃过了,趁着我尚未忘记前,且让我为这些年来舌尖上的探险,做个记录吧。

1. 在杯子里活蹦乱跳的鱼:在我的美食大冒险排行榜里排名第一的,非这道“韩国菜”莫属。有一次在首尔的某家烤肉餐厅用餐,店家把两三只尾指般大的小鱼盛在装满清水的塑料杯里,送到桌上。韩国朋友不怀好意地笑,告诉我,这鱼是生吃的。我大惑不解:这么小的鱼,这么少肉,怎么做成沙西米啊?

韩国朋友摇摇头说,韩国人是直接把筷子伸进杯子里,夹起小鱼,蘸一点辣椒酱,就直接放进嘴里的。我大惊失色,向店家再三确认我朋友没有骗我。餐厅老板用蹩脚地英文向我保证这样吃,绝对ok的,韩国朋友及同行友人又再三起哄要我尝试。那是第一次,我在吃与不吃之间,面临如此挣扎。被活活咬死的鱼,应该不会比死在厨师的刀子下,或被渔网捕获后窒息而死痛苦吧?这么小只的鱼一经咀嚼,马上就死了,跟被鲨鱼吞也差不了多少……

好不容易说服了自己,我终于夹起了一条小鱼蘸了蘸辣椒酱。小鱼离了水,在筷子下奋力挣扎,辣椒酱四处飞溅……

我就在全场注视下,迅速把小鱼放进嘴里,也不敢细嚼慢咽,大概咬了两下,确定鱼死了后,就快快吞进肚子里。鱼是无味的,没有想象中的血腥味。活吞鱼是否比较鲜美,我不清楚,只记得舌尖上鱼在弹跳,还有准备吞鱼那一刻,心跳加速,血压飙升,头皮发麻……

2. 还在砧板上蠕动的章鱼:和吞活鱼比较起来,很多人都在韩国吃过,或者至少看过这个。在韩国海边,矮矮胖胖的妇人们,在岩石上放个砧板,抓起活生生的章鱼,一段一段地切下,就这么卖给路人吃。比较惊悚的是,章鱼的触腕短了之后,还会继续蠕动。然后,在你一面犹豫要不要吃时,旁边就会不断有人告诉你种种关于章鱼的urban legend,说触腕上的吸盘会吸附在你的食道上啦,有人因此噎死啦等等。

向来为了吃可以连命都豁出去的我,当然不会因此动摇。拿起了免洗竹筷,夹了一段章鱼触腕,蘸了点辣椒酱(又是辣椒酱,万能的韩国辣椒酱啊),就往嘴里送。这一回,我倒是很仔细地咀嚼,确保嚼个稀烂了,才吞进肚子。新鲜章鱼的确美味,而且,带着一股天然咸味,应该是海水吧?

关于韩国人吃章鱼,我在Youtube看过一段视频。一家人围着烧烤炉吃饭。镜头推进一看,只见烧烤炉上有一只大得足以覆盖整个炉的活生生的章鱼。章鱼受着炙刑,不断蠕动着八只触腕要逃出烧烤炉,而围着烧烤炉的一家人就不断把章鱼伸出烤炉外的触腕夹回烤炉内,气氛欢快……整段视频超过十几分钟,直到视频结束,章鱼仍不断在烤炉上挣扎。我不知道这样活烤出来的章鱼有多美味,但看了这段视频,我发誓绝不进这样吃章鱼的韩国餐厅。

3. 蝎子、海马:北京的王府井,有个卖蝎子、海马、海星串的档口,经常有游客围观。一只只的蝎子串在竹签上,很多还是活的,脚还在动,只等食客点了,就放下油锅里炸。海星我在香港吃过。蜈蚣实在太猛了,不敢吃。所以,最后只点了一串炸蝎子和海马。两样东西都很脆很香,可以连壳吃下,味道有点像虾。大概炸的东西味道都差不多吧?

行文至此,一长串的list,才写到第三个。还有更多匪夷所思的食物,下期待续。


本文已刊登于2014年10月份《JMEN》杂志《铭眼看时尚》专栏

吃货大冒险(上)

No comments:

Post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