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aturday, October 18, 2014

谁才是色情狂


我不习惯在人前赤身露体。若有人无故在我面前“袒露一切”,我大概也会觉得尴尬。我从小接收的文化教训我,不能随便向人袒露性器官,而女生更连胸部也不能随便露出。但我一点也不觉得,我便能因此理直气壮地站在道德的制高点上,审判出现在槟城一处隐秘沙滩的天体爱好者。

今天,我要骂的,并非我国对公众场合裸露的政策。我们早就知道,政治人物都是跟着民意与舆论望风转舵的伪君子,所以没什么好骂的。我要骂的,是为刺激销量把一桩无人受伤也无关大众利益的小事拿来大肆报导,并且报导角度偏颇,自己当起道德法官的媒体,还有“性致勃勃”看了天体营视频后,还得意洋洋落井下石的网民。就是这些人,才令这桩在其他国家屁那么大的小事,在我国掀起千层浪。

“在公众场合露体,就是有违文化,就是犯法。”这是多数网民鞭笞这群天体爱好者时的主要依据。首先,请明白,不是所有的人类文明,都视裸体为禁忌。至今,许多部落文化,仍保留着赤身露体的习惯。“可是,我们这里是马来西亚,你那么爱裸体,那你去非洲吧。”好吧,我赞同,我们生活在习惯用衣服遮羞的社会里,因此我们需要法律对此有所约束。毕竟,我也不希望我的外甥女放学回家的路上,会忽然有真正的色情狂跑出来对她“露械”。

可是,我想,在我们接受法律对赤裸身体的约束时,我们也必须明白,我们是牺牲了小部分人的权力,来满足大部分人的习惯和要求的。根据《东方日报》的报导,林子辉律师表示,警方能援引刑事法典268条文和377条文提控这批人士。我特意翻查了林律师提及的法律条文,发现268条文(公开骚扰)涵盖范围极广,不过,主要目的无非防止有人破坏公众场合的次序,骚扰到他人或为他人带来不便。

不过,这群天体爱好者,选择在一处隐秘的沙滩举行天体营,从短片中可看出,他们在聚会里进行的活动,和一般中学生活营的团康活动无异,只差没有穿上衣服罢了。活动举行的过程中,没有人不知情人士闯进场地受到惊吓。那么,在事后才用这个条文提控他们,意义何在?

至于377条文,更是警方用来提控同性恋人士的法律依据。其实377条文禁止的,不是同性恋,而是不管同性恋或异性恋之间的肛交与口交行为。这条英国留给殖民地的法律,已被英国视为过时产物,许多曾是英国殖民地的国家也辩论是否该废除这条法律。原因无他,人家关起门来做爱做的事,国家机关凭什么来管?

而那些认为天体营参与者触犯了法律所以罪该万死的网民,难道这辈子连口交也没试过吗?为何这些人可以觉得自己触犯同样的法令而不要紧,别人脱个衣服就要接受审判呢?更令人失望的,开口讨伐天体营参与者的,不乏同性恋者。难道这些同志认为,用377条文来对付自己是不人道的,但用在天体营参与者身上,就很合理吗?

天体爱好者的行为,没有对任何小妹妹造成惊吓,更没有伤害了任何人,我们的社会为何不能宽容一点,live and let live呢?传媒有必要把参与者一个一个揪出来,名字、照片、人物身份逐一大公开吗?这教他们以后如何做人呢?

网民对天体营参与者的“意见”当中,最可笑的,其实还是别人身材的羞辱——嘲笑大叔鸡鸡小,嘲笑大婶胸部下垂,也敢出来献丑。天体营参与者又不是色情片女优,为何需要身材有看头才能把衣服脱了?天体主义者的中心思想,其实正是让身体回归自然,让裸体不再意味着性。对他们而言,裸体就仅仅是裸体而已,没有色情意味。反而是那些积极分享外流的天体营短片,对别人裸体充满意淫想象,然后又嚷嚷别人身材没看头的,恐怕是看了太多色情片,习惯将任何人都当做性对象,才会认为别人必定要有大鸡鸡、大胸脯才能露吧?

这样说起来,谁才是色情狂?

本文已刊登于2014年10月份《Jessica》杂志,《Two Voices》专栏

No comments:

Post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