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aturday, October 11, 2014

刀光剑影里的素手红颜


谁能忘记饰演移花宫主的张敏在《绝代双骄》里的冷艳造型?谁又能不为张柏芝在《蜀山传》里绝美的容颜倾倒?

古装片比时装片有更多想象空间,服装造型美轮美奂,武侠片往往为女星们留下了荧幕生涯里最美丽的造型。可是,女星真的在武侠电影里,达到了男女平等的地位吗?

似乎不然。

就如爱情片以爱情为电影的核心,武侠片,也以侠义精神为电影的核心。而这类影片,传统上锁定了男性为目标观众。

如果把武侠片进一步细分,大致可分出剑仙、武侠、功夫三个类型。而女性在剑仙、武侠一类的电影里,还算有点地位。而在功夫片里,女性则完全只是可有可无的陪衬。

功夫片里的花瓶
所谓功夫片,指的是那种拳拳到肉的武打片。功夫片以武术高超,身手一流的武打明星挂帅,讲求真实感,一般以清末或民初为背景。李连杰主演的《黄飞鸿》、《方世玉》系列,甄子丹主演的《陈真》、《叶问》系列等等,都是当中代表作。

在功夫片里,女性往往只是花瓶,用以衬托男主角齐家治国平天下的大志。十三姨是拳头与炮火里的调味剂,为《黄飞鸿》系列炮制出不少浪漫与笑料。十三姨拥着黄飞鸿的影子翩翩起舞那幕,更是令观众领略了中国硬汉的含蓄与自持。可是,放过洋受过高等教育的十三姨,最终也像所有男性沙文主义电影里的女主角一样,因为误中奸计,沦落为等待男主角英雄救美的无知女性。

在叶伟信导演的《叶问》里,叶问连要打一场架,都要先得到妻子张永成的允许。可是,实际上,张永成在这部电影里,却是个完全没有任何重量的角色。张永成这个角色存在的唯一目的,仅在于突显叶问是个爱家爱国、尊敬女性、爱护子女的好男人。当好父亲与好国民两种身份不能两全的情况下,舍己为国,从容就义,叶问的民族大义,就更突显出来了。



为男人疯为男人死
所谓剑仙电影,顾名思义,指的是故事人物已经超越凡人,直达仙人境界的电影。徐克的《蜀山传》里,一众会放飞剑的蜀山弟子都在努力修道成仙;在陈凯歌的《无极》里,昆仑奴还可以超越光速回到过去;在彭顺彭发的《风云2》里,聂风、步惊云随意操控风火雷电,内劲一发威力强大过炸弹,简直比《X战警》还要威风。

而武侠片,人物的能力则“普通”一点,情节也没那么离奇玄幻。徐克的《笑傲江湖》、李惠民的《新龙门客栈》、李仁港的《锦衣卫》等等,都属这个类型。

一般而言,剑仙片和武侠片里的女性角色,比功夫片里的女性角色来得吃重。我们甚至可以说,剑仙片与武侠片中的女性角色,经常比男主角更容易为人记取。《白发魔女传》中,为爱痴狂亦人亦魔的练霓裳(林青霞),《笑傲江湖》中诡计多端灵巧可爱的蓝凤凰(袁洁莹),甚至在周星驰的《鹿鼎记2神龙教》这种众星拱月的电影里,霸气的神龙教主(林青霞),刁蛮的建宁公主(邱淑贞),活泼可爱的双儿(袁洁莹、陈德容),也令人留下深刻印象。

这些女性角色,无一不是美艳绝伦,个性强烈。

可是,细究下来,这些女性,却也终究只是陪衬。在武侠片里,男主角是太阳,而众女星则是围绕着太阳打转的行星。父母被杀、遭人欺凌、觅得名师、寻获秘笈、练成绝世神功、奸人陷害、美女倾心、行侠仗义,男主角的成长,才是故事主轴,起承转合,皆发生在男主角身上。女主角只是故事里的其中一个环节,她痴恋男主角,甚至愿意为男主角而死(以突显男主角的魅力),男主角也对她一往情深(以突显男主角的专一),而她的最终价值,便是落入坏人手中,等待男主角的救援。

就算电影的主要卡司就是女演员,一旦故事内容以女性为主,则故事内容似乎也就必须以爱情为主。譬如林青霞、巩俐、张敏主演的《天山童姥》,故事环绕几个女人的恩怨,但是,女人的所有恩恩怨怨,皆因一个男人而起。而在《白发魔女传》里头,林青霞是整部电影的灵魂人物,可是,这个魔女,同样是为爱情走火入魔。这几乎已经成了武侠电影的两性公式,并不断加深着“女人一生只为爱情而活”的刻板印象。武侠片里的男人,可以行侠仗义、为国捐躯,而女人活着的目的,就只是谈恋爱。

在张艺谋的《英雄》里头,这种对比更为明显。张曼玉饰演的飞雪是个绝代高手,可是,站在残剑身边,谁是英雄,高下立分——一个是心里只装得下怨恨,为了“家仇”刺杀秦王的女人,一个是目光长远,心怀大义,能放下个人恩怨,以天下苍生为念的男人。而章子怡饰演的如月,更是名副其实的奴婢,只懂得服从主人残剑,对主人崇拜到极点。张曼玉和章子怡两大美女枫林大战,打得如诗如画,美不胜收,目的只有一个:满足男人的虚荣。男子汉总得要有一个红颜知己和一个忠心奴婢为自己争风吃醋,才不枉英雄一场啊!

剑仙片和武侠片比较,剑仙片的女性角色似乎又更为吃重。除了因为剑仙片里,女星的造型可以更大胆更夸张,大概也因为剑仙片更为脱离现实,所以女性的角色便也得以摆脱现实世界里,男性占着主宰地位的处境。

徐克的《笑傲江湖2东方不败》,很好的说明了男性与女性在武侠世界中的宿命。东方不败变为女人后,丧失了雄心壮志,只想留在深闺为爱人绣花缝衣。而剧终,任我行更透露了原来他一早知道东方不败的诡计,也知道葵花宝典是什么东西——他其实是故意上当,让东方不败挥剑自宫。因为,他知道女人注定无法超越男人,东方不败由男变女,注定走向失败!



红颜也有出头天
武侠电影当然也有女性为主,男性为辅的例子,虽然这样的例子并不多见。

在众多武侠片导演中,胡金铨可谓最尊重女性的导演。在《大醉侠》、《龙门客栈》、《侠女》等等胡金铨导演的电影里,女性角色终于获得与男性角色一般深刻的塑造。无论是《龙门客栈》保护忠良之后的朱辉,还是《侠女》武艺高超的杨慧贞,这些侠女们都是血肉丰盈的角色,而且大忠大义,并非离不开爱情的女人,依附在男人身上的榭寄生。

胡金铨淡出后,几乎要一直到李安出现,才有另一位导演以平等的角度塑造女性角色。《卧虎藏龙》虽然说是由已经打入好莱坞的周润发与杨紫琼领衔主演,但整部电影,俨然是一部莽撞少女闯江湖的故事。玉娇龙从渴慕自由,向往江湖,到独身闯荡江湖,闯下大祸,到顿悟前非,完成了个人蜕变,最后以悲剧告终。无论是大侠李慕白、女侠余慕莲或大盗罗小虎,都是衬托玉娇龙的角色。

至于演员当中,古往今来,能打破男性演员垄断武侠电影现象的女演员,唯有一人——杨紫琼。杨紫琼拍过无数武侠片与动作片,她的荧幕角色,多数巾帼不让须眉。而当中,1994年的《咏春》和2010年《剑雨》,更以杨紫琼为中心,男演员靠边站。1993年,杨紫琼曾和李连杰合拍一部电影《太极张三丰》,说的是张三丰屡经打击,终于自创太极拳的故事。在这部电影里,杨紫琼只是李连杰的红颜知己。到了1994年,杨紫琼再拍了《咏春》,这一次,却连甄子丹都要成为杨紫琼的绿叶!《咏春》说的则是严永春受迫害,终于自创适合女性习练的咏春,击退强敌的故事。这部电影阴阳易位,突破了武侠片独尊男性的传统。

《剑雨》虽有韩国影星郑雨盛担纲,但影片的焦点,同样完全落在杨紫琼身上。虽然郑雨盛
饰演的江阿生也有高强武功,但在影片最后,和头号坏人决战,击毙坏人的,还是杨紫琼。在这两部电影里,男性成为次要角色,过关斩将的,皆是女人。

能以个人魅力和票房影响力,改变女性在武侠片中地位的女星,杨紫琼可谓绝无仅有。

随着杨紫琼、章子怡等等女星在国际上吐气扬眉,我们可以期许,女性角色在武侠电影里,也能渐渐变得丰富与重要,成为有灵魂、有思想、有深度的独立个体,而不再是男人的附属品。


本文已刊登于《电影本事》杂志

No comments:

Post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