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riday, September 26, 2014

越美丽越血腥


2006年,李奥纳多迪卡皮欧主演的电影《血钻》,令社会大众第一次察觉,原来光彩夺目的钻石,有着如此血腥黑暗的另一面。在珠宝行里叫价惊人的珠宝,不但没有令出产这些珠宝出产国的人民过上好日子,反而令他们陷入人间地狱。钻石矿工在恶劣危险的环境下挖掘钻石,所得之物却全归杀人如麻的军阀所有。军阀利用毒品控制青少年,而从钻石交易所得之钱财,全用来扩充本身军备与势力,并且常年和政府及其他军阀势力交战,导致民不聊生。

电影《血钻》最后给了我们一个光明在望的结局——李奥纳多壮烈牺牲,但钻石交易的黑暗面终于被揭露,获得联合国重视。在真实世界里,联合国有关战乱国钻石交易的调差报告《Fowler Report》,也早已引起关注,各国政府与珠宝业者,于2003年联合签订了金伯利流程认证机制。这项机制主要是监管钻石的非法交易与毛坯钻石的来源,以防止钻石交易的收入,用来资助恐怖主义与战乱国家如安哥拉和塞拉利昂的内战。

《血钻》唤醒了社会大众的关注,也令重视品牌形象胜于一切的珠宝商,开始在钻石的4C标准之外,着力宣传钻石的身世。身家清白的钻石,价钱自然更高。对珠宝业者来说,“良心珠宝”增加了一些成本,但是,珠宝本来就是无价的。有了这个或那个认证,更能提升品牌形象,并且拉抬珠宝的价格,何乐而不为。对买卖双方以及钻石原产国来说,这局面怎么看都是三赢。

只是,金伯利流程设立11年之后,血钻问题解决了吗?最近继续跟进新闻,就发现一手促成金伯利流程的非政府组织“Global Witness”,已经退出了这项机制。该组织宣称,由于金伯利流程拒绝进一步完善该机制,存有许多漏洞,钻石走私猖獗,毛坯钻石买家贿赂贪官污吏,即可获得金伯利认证。

除了金伯利流程,另一个经常被高级珠宝品牌拿来大做文章,以证明自己有履行珠宝商道德责任的认证,来自责任珠宝委员会(Responsible Jewellery Council)。不过,这个组织由珠宝商本身组成,而非来自拥有公信力的非政府组织,因此同样被诟病,只重视自己行业的利益。

也许此刻仍然难有一项机制确保我们购买的珠宝没有染上鲜血。但是,身为终端消费者,我们总是应该对珠宝商施压,让珠宝商知道,消费者对珠宝行业的道德,是有要求的。用来见证坚贞爱情的婚戒上,若是镶了一颗困着无数冤魂的钻石,即便那颗钻石有着再高的4C标准,也已失去了意义。

本文已刊登于2014年9月份《Citta Bella》杂志《奉时尚之铭》专栏

Sunday, September 14, 2014

现在的少年看什么书


许久未逛马来西亚的书店。那天踏进本地最大的连锁书局,吓了一跳——迎面而来最显眼的一整面墙,全被日本漫画占据。这里不像书局,倒像是漫画出租店了。但仔细一看,这些封面看起来像日本漫画的书籍,原来都是小说。

小说封面上的人物,一律闪着玻璃窗大眼睛,或是俊男美女相拥漫天飞舞的樱花里,或是帅哥穿着英伦风高中校服手持宝剑,或是帅哥站在浪尖上浪里则钻出长发人鱼,书名有《公爵与妖精》、《最后的太阳纪》、《假面骑士北极星》、《萌少女奇研社》等等,很是多姿多彩。

这些小说又叫轻小说,或青春文学,要再细分的话,还可以分为科幻、玄幻、新派武侠、穿越、重生、架空、青春校园,甚至盗墓小说等等。

往好的一方面看,现在的小孩还真幸福,选择真多。除了众多作者和著作可供选择,连书种也不再局限于武侠或言情。穿越啊盗墓啊,层出不穷,拿冲锋枪的吸血鬼猎人可以和穿皮夹克的现代阴阳师大战三百回合。不只类型的界限模糊了,男女读者市场的界限也模糊了,一个关于超能力少年踏上拯救世界之途的故事,不但男生会看,女生更是目标市场,因为书里往往不乏帅得我见犹怜的男和女主角不打不相识,然后忽然觉悟自己原来深爱对方,为对方奋不顾身赴汤蹈火的情节。

在我念中学那个年代啊,受男生欢迎的作家,来来去去也就金庸古龙梁羽生加上倪匡黄易等等几人,像我这样连诸葛青云、卧龙生、温瑞安、柳残阳、司马翊等等也翻出来看的,已算少数了。女生不外琼瑶亦舒岑凯伦左晴雯,有文学气质一点的便看张曼娟。还有一些女生看外国翻译言情小说,中文版的封面纯情得很,其实里头充满露骨性爱描写,女生们藏在书包里,只偷偷借给最知心的姐妹共享。

新一代中文作家的轻小说虽然多不胜数,但现在的少年,选择真的变多了吗?好像也未必。这些小说其实根本就只是简陋版的金庸或黄易,旧酒新瓶,没有哪几个作家拿得出令人耳目一新的创意。“穿越”是目前最夯的青少年小说与戏剧的题材,夯到竟然成了一个独立的小说类别。但穿越一点也不新鲜,黄易早在90年代就写了《寻秦记》,而今天的许多穿越小说就以这部小说做蓝本,把朝代改一改,把主角的身份改一改,细枝末叶的情节改一改,根本和抄袭无异。

平板、千遍一律并且近乎弱智的人物刻画,更是新小说的弊病。无论是武侠、异能、黑道或穿越,男主角必定俊美得令人窒息,职业可能是万人迷摇滚歌手、贵族、公爵、天才博士、全亚洲最大企业的总裁,个性必定霸道而痴情,对女主角一往情深的。而女主角的出身必须平凡一点(以方便女读者们产生代入感),性格必是倔强而勇敢,对人人畏惧又崇拜的男主角毫不买账。刚开始时两个人必是欢喜冤家,整部小说下来,数不清的“你这猪头。”、“你白痴啊!”这样的对白。与其说这是武侠、玄幻,这根本只是换了场景的言情小说嘛,道明寺和杉菜不在学校虐待同学的眼睛,跑到了江湖谈恋爱。

曾经,这些毫无新意,结构松散的小说,根本少有出版社愿意出版,只能在网络上刊载。而今,这些小说大行其道,俨然已经取代金庸古龙,成了青少年最爱。我问过一些青少年,虽然大家都对《笑傲江湖》、《神雕侠侣》相当熟悉,但都是从电视、电影上接触的,看过原著的反而不多。为何今天的少年舍弃金庸这些珠玉,而情愿读这些情节一点也不新的新小说?大概是因为我国少年中文水准每况愈下,金庸的文字对他们来说已经成了费解的文言文,“猪头,快用你的超能波,攻击那个丑八怪。”这样的文字与对白,更容易理解,更贴近他们的生活吧。

我们看金庸长大的这一代,对忠孝仁义、侠客精神最初的理解,还有对国仇家恨,舍身成仁,从容就义的最初体验,皆来自于金大侠的江湖世界。萧峰教会我们何谓大仁大义,张无忌与郭靖教会我们宽恕与忍让。我们最后都没有因此多了三分英雄气概,也只能继续在庸庸扰扰的人世里当平凡小人物。但我们总算见识过英雄,见识过人性的复杂,了解爱情可以有千姿百态。

今天的青少年,可以从所谓的轻小说中得到什么?我不知道。

本文已刊登于2014年9月份《JMEN》杂志《铭眼看时尚》专栏

Wednesday, September 3, 2014

别为愚蠢找借口


有时,我会很认真地想,到底一头栽进云数贸的那些人,都是披着羊皮的贪心大狼,还是真单纯善良的蠢小猪?要不然,太阳底下无鲜事,骗局大多换汤不换药,在这个资讯发达的年代,上网一搜,就能找出真相,何以从刮刮乐到金玉华,从云数贸到炒外汇,我国善良的民众,还是一再上当,脑残程度破表?

一个中国来的“乜水”,在各交通要道设立巨型广告看板,自称未来世界首富,即便比尔盖茨或马克扎克伯格,恐怕也不敢如此狂妄。先不管他是何方神圣,稍微有点常识的人,大概已经可以凭此判断这个人有问题。

张健何许人也?云数贸什么东西?在民间已经沸沸扬扬,但马来西亚政府各执法部门仍然不闻不问的时候,我随便上网搜搜,中国网站已经一大堆相关新闻,许多从事云数贸传销活动的会员,已经被法院判刑。理智的中国网民更把云数贸活动的细节、真想一一罗列出来。很明显,云数贸是在中国混不下去了,才来到马来西亚。不要以为来到马来西亚,这批人会改头换面重新包装骗局。不,他们“艺高人胆大”,连名字也懒得换,不怕你去查。被人诘问时,他们回应,云数贸在中国被禁,是因为传销活动在中国是犯法的,连世界大品牌安利都曾在中国被禁,而传销在马来西亚是合法,因此云数贸在马来西亚当然也合法。

这些在中国只能暗中来的勾当,来到马来西亚,竟然变本加厉。除了把自己的肖像印成几层楼高的巨型广告看板,张健还收买没骨头的本地艺人为自己背书,频频上娱乐版头条,更扬言要拯救本地娱乐事业,打救“黑皮”种族!这些人胆敢如此肆无忌惮,唯一解释就是,在他们眼里,马来西亚是个边陲蛮荒,没有法治的国家,住着一群没有文化、智商零蛋的山番。

很遗憾,马来西亚人民还真印证了张健的看法,证实了自己是笨蛋,甚至在事情败露后,还有人继续把张健当神来拜。而我国明明有那么多条法令可以对付这些人,但各执法单位却在云数贸把社会搞得满城风雨后才姗姗出场,也果然证明了马来西亚政府能力的低落。先别说其他的,单单是那个广告牌,在执法有力的国家,根本从一开始就不会出现,因为广告不是你又钱就可以随便打的,世界各国都有广告相关法令,禁止夸张失实的广告,以保护消费者权益。

云数贸的成功之处在于牵涉数额不大,只要马币三百即可加入会员(虽然在中国还更复杂些,还有云币电子币,付更多钱升级为股东或董事),因此许多人察觉受骗后,抱着息事宁人的态度。若说云数贸是针对教育水平低下,资本不多的村野愚民,目前在网上也很流行的炒外汇骗局,就是吸引家里有几个钱,读了几年“屎书”,自以为比别人聪明可以不劳而获当上超级富豪的二世祖。

这些人拿了父母辛苦赚来的钱,以为被朋友拉着去上了几堂外汇培训课程,认识了期货、空头头寸、多头头寸、杠杆、对冲几个名词,投资了数千或者数万元,就已经有了当外汇经纪的资格。他们以为,上网看看外汇汇率的图表,就能预测外汇走势,可以和索罗斯来个大对决了。

殊不知,组织介绍给他们的外汇交易平台,其实已经被灌入了木马程式,由组织的头目操纵,根本不能反映正确的汇率现况。而外汇市场瞬息万变,一秒钟的差异已经足够老千做出逆向投资。

而他们在加入组织的初期尝到的一些小甜头,就源自于不断以传销的方式拉更多的人进来,组织有了源源不绝的新血,才能不断派高佣金高抽成给他们。

其实,在马来西亚,只有商业银行、回家银行和有牌照的钱币兑换商能从事货币交易活动,换句话说,我国根本没有合法炒外汇这回事。但这些不法组织就和云数贸一样,搬出了“这个国家不合法,别的国家合法”的说辞,指新加坡可以炒外汇,而他们在国外拥有外汇执照,所以,网上炒外汇等于在境外进行,一样是合法的。

头脑简单的受害者,却往往不去思考如何保障自己交付这些人的炒外汇资本。管你炒赢还是炒输,等到这个骗局玩不下去了,金字塔最上层的头目们,卷款一走了之。而你,从一开始就选择了玩在本国不合法的玩意儿,又能期望法律给你什么保障,到时候,抱怨政府执法不力,找张天赐哭爹哭娘,也于事无补了。

本文已刊登于2014年9月份《Jessica》杂志《Two Voices》专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