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nday, August 18, 2014

劫贫济富消费税


我不是税务专家,不善理财,连对数字也向来糊里糊涂。但政府为了推行消费税,争取马来西亚广大的低收入与贫穷人士支持,举出了许多论点,令我这个不通经济学的普通民众,也嗅出了不妥之处。

首先,消费税的概念是你花多少钱,就缴多少税。政府说,有钱人消费更多,因此也付更多税,所以,这个课税制度,比所得税更有利于穷人。听起来很有道理。若是抽所得税,大财团和土豪都精于走税务漏洞。可是,赚来的钱总得花出去吧,土豪们一花钱,消费税就会自动通过卖货的商家上缴给政府,这下子,他们总算避无可避了。

但是,仔细一想,我们这些收入低微的人士,在吉隆坡这座消费高昂的城市生活,已经很不容易,大家都是月光族。实行消费税,那等于是征收了我6%的收入。而在干榜地区收入七八百令吉的人士,本来已经抓襟见肘,日子有够难过,消费税实行之后百货价格腾涨,要他们如何是好呢?

反之,有钱人花在吃穿用度上的钱,只占他们收入极少的百分比,消费税对他们来说,不痛不痒。举例说吧,如果一个富豪一年赚一亿,他拿一百万出来花(一年花一百万,够惊人了吧),政府向他征6%消费税,也不过是区区六万。这么算来,还不如直接提高超级富豪的所得税,2%就好,政府马上多了200万税收。

再者,有钱人的钱大部分都用在投资上,钱更不一定花在国内。我就见过一名本地土豪,在巴黎、伦敦、纽约、悉尼、新加坡,甚至开罗,都有房产。钱滚钱,结果,有钱的人更有钱,穷的人更穷。哦,说到有钱人的消费,马来西亚能让有钱人买的东西,还真不多呢。有钱的人都到国外消费的,譬如本国“重量级女王”喜爱的铂金包啊,应该都是直接在法国订的吧。有了消费税,名流太太们,更有借口到国外消费了。

我国政府向来非常讨厌本国国民事事拿新加坡来比较。但是,这回政府主动搬出了新加坡和欧美国家,告诉我们这些国家早就实施了消费税。新加坡抽消费税的原因,主要是为了降低所得税与公司税,以创造一个利商环境——新加坡资源匮乏,急需吸引外资。可是,马来西亚政府征收了消费税之后,真的会降低所得税吗?我们走着瞧。顺带一提,如果真的降低了,富豪更要开怀大笑了,而低收入人士本来就豁免缴交所得税,没差。

最重要的是,在新加坡和欧洲那些均富社会实施消费税,和在贫富悬殊严重的马来西亚实施消费税,效果应该很不同吧?何况,通过所得税或消费税来提高政府财政收入,在这些国家仍然存有争议。

其实我国以前的税收机制,一早就有消费税的概念,我们称之为销售税。如果现在推行的消费税真的是为了照顾平民,那么,大可沿用销售税的概念,针对富人的消费行为,大大提高那些奢侈品的税务,譬如高尔夫球器材、高尔夫球俱乐部会费、游艇、游艇俱乐部会费、豪华轿车、豪华别墅与公寓、瑞士腕表、珠宝,哦,当然,还有那些令人穿戴起来走路有风的名牌手袋衣装等等。这些奢华产品,大多数进口自外国,把这些奢侈品的售价提高,也应能限制国人把钱花在这些昂贵舶来品上,减少外汇输出。

除此之外,政府也不防对那些会对环境生态造成破坏的商品,譬如保丽龙、塑料饭盒、免洗竹筷、塑料袋等等,课以重税,以减低人民使用这类产品的意愿。

最后,不管政府是通过所得税或消费税获得更多收入,民众最大的疑虑,其实还是政府是否善于利用这些出自民众口袋的钱,来加强基础建设,改善大家的生活。以联邦政府目前的表现来看,征收更多的税收,根本是多余的举措。一个家庭陷入经济危机,若是因为家里有个挥霍无度的太太(哦,这只是比喻,我可没有在影射什么重要人物),要是太太不加以节制,那么,丈夫就算坐拥金山银山,钱还是不够老婆花。而我国政府不够钱用,最大原因正是滥用公帑,从每年的总稽查司报告就可见一斑。

政府宣称提高了税收,可以用来帮助有需要的穷人。但是,民众恐怕早就对政府的善意失去信心了。这个政府发放的一马援助金,连拿督都可以领,但我们社会上却依然充斥着一堆生活艰难的蚁民,一毛钱都拿不到。


本文已刊登于2014年8月份《Jessica》杂志《Two Voices》专栏

No comments:

Post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