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uesday, August 26, 2014

赌书泼茶的爱情


伴侣之间的相处,有很多形式。而今天的爱情,更是五花八门,有的在夜店里一舞倾情,有的在面子书上like出一段网络情缘,爱旅行的一起环游世界,爱美食的吃遍城中大小餐厅,实在是时尚而浪漫。

读清朝诗人纳兰性德纪念亡妻的《浣溪沙》,重温古人的爱情,却是教人低徊不已。里头有一句,“赌书消得泼茶香,当时只道是寻常 ”,典故出自李清照的《金石录后序》。

李清照和丈夫赵明诚热爱书史诗词,两人饭后经常一面烹茶,一面考对方的记性,赌看谁记得哪些词句,是出自哪一本书的第几页第几行,胜者可以先喝茶,而他们经常笑得把杯子里的茶都打翻了,溅了一身。

这样的小情趣,纳兰性德肯定也和妻子有过。那时,纳兰性德还以为这不过是小夫妻俩的平常日子,岂料结婚三年妻子就过世了,和知心爱侣共赏佳文,赌书泼茶的日子,竟如此短暂珍贵如梦如幻,因此发出“当时只道是寻常”的喟叹。

李清照也用一生来怀念早逝的丈夫。这夫妇俩爱书爱古董成痴;年轻时,赵明诚把衣服典当了,拿钱到市集买书和水果,然后回家和妻子一起分享战利品。后来赵明诚收入渐丰,两人还是把所有的钱拿来收集古书古董,一起深夜秉烛校勘古书、刻写书籍,或是品评书画古董,生活简单而甜蜜。

这样的爱情,在现代社会,还存在吗?举目四望,今天的情侣,似乎更热衷用一张张的照片昭告世人自己高尚的品味,奢华的生活,如胶似漆的恩爱状态。

两个人真挚地互相欣赏,有着相同志趣,为了那个志趣,可以粗茶淡饭,废寝忘食。而这一切,都是出自最纯粹的喜好,你知我知,有你有我,便已足够。我们都忘记了,爱情,可以用这种最单纯的状态存在。


本文已刊登于2014年8月份《Citta Bella》杂志《奉时尚之铭》专栏

Monday, August 18, 2014

劫贫济富消费税


我不是税务专家,不善理财,连对数字也向来糊里糊涂。但政府为了推行消费税,争取马来西亚广大的低收入与贫穷人士支持,举出了许多论点,令我这个不通经济学的普通民众,也嗅出了不妥之处。

首先,消费税的概念是你花多少钱,就缴多少税。政府说,有钱人消费更多,因此也付更多税,所以,这个课税制度,比所得税更有利于穷人。听起来很有道理。若是抽所得税,大财团和土豪都精于走税务漏洞。可是,赚来的钱总得花出去吧,土豪们一花钱,消费税就会自动通过卖货的商家上缴给政府,这下子,他们总算避无可避了。

但是,仔细一想,我们这些收入低微的人士,在吉隆坡这座消费高昂的城市生活,已经很不容易,大家都是月光族。实行消费税,那等于是征收了我6%的收入。而在干榜地区收入七八百令吉的人士,本来已经抓襟见肘,日子有够难过,消费税实行之后百货价格腾涨,要他们如何是好呢?

反之,有钱人花在吃穿用度上的钱,只占他们收入极少的百分比,消费税对他们来说,不痛不痒。举例说吧,如果一个富豪一年赚一亿,他拿一百万出来花(一年花一百万,够惊人了吧),政府向他征6%消费税,也不过是区区六万。这么算来,还不如直接提高超级富豪的所得税,2%就好,政府马上多了200万税收。

再者,有钱人的钱大部分都用在投资上,钱更不一定花在国内。我就见过一名本地土豪,在巴黎、伦敦、纽约、悉尼、新加坡,甚至开罗,都有房产。钱滚钱,结果,有钱的人更有钱,穷的人更穷。哦,说到有钱人的消费,马来西亚能让有钱人买的东西,还真不多呢。有钱的人都到国外消费的,譬如本国“重量级女王”喜爱的铂金包啊,应该都是直接在法国订的吧。有了消费税,名流太太们,更有借口到国外消费了。

我国政府向来非常讨厌本国国民事事拿新加坡来比较。但是,这回政府主动搬出了新加坡和欧美国家,告诉我们这些国家早就实施了消费税。新加坡抽消费税的原因,主要是为了降低所得税与公司税,以创造一个利商环境——新加坡资源匮乏,急需吸引外资。可是,马来西亚政府征收了消费税之后,真的会降低所得税吗?我们走着瞧。顺带一提,如果真的降低了,富豪更要开怀大笑了,而低收入人士本来就豁免缴交所得税,没差。

最重要的是,在新加坡和欧洲那些均富社会实施消费税,和在贫富悬殊严重的马来西亚实施消费税,效果应该很不同吧?何况,通过所得税或消费税来提高政府财政收入,在这些国家仍然存有争议。

其实我国以前的税收机制,一早就有消费税的概念,我们称之为销售税。如果现在推行的消费税真的是为了照顾平民,那么,大可沿用销售税的概念,针对富人的消费行为,大大提高那些奢侈品的税务,譬如高尔夫球器材、高尔夫球俱乐部会费、游艇、游艇俱乐部会费、豪华轿车、豪华别墅与公寓、瑞士腕表、珠宝,哦,当然,还有那些令人穿戴起来走路有风的名牌手袋衣装等等。这些奢华产品,大多数进口自外国,把这些奢侈品的售价提高,也应能限制国人把钱花在这些昂贵舶来品上,减少外汇输出。

除此之外,政府也不防对那些会对环境生态造成破坏的商品,譬如保丽龙、塑料饭盒、免洗竹筷、塑料袋等等,课以重税,以减低人民使用这类产品的意愿。

最后,不管政府是通过所得税或消费税获得更多收入,民众最大的疑虑,其实还是政府是否善于利用这些出自民众口袋的钱,来加强基础建设,改善大家的生活。以联邦政府目前的表现来看,征收更多的税收,根本是多余的举措。一个家庭陷入经济危机,若是因为家里有个挥霍无度的太太(哦,这只是比喻,我可没有在影射什么重要人物),要是太太不加以节制,那么,丈夫就算坐拥金山银山,钱还是不够老婆花。而我国政府不够钱用,最大原因正是滥用公帑,从每年的总稽查司报告就可见一斑。

政府宣称提高了税收,可以用来帮助有需要的穷人。但是,民众恐怕早就对政府的善意失去信心了。这个政府发放的一马援助金,连拿督都可以领,但我们社会上却依然充斥着一堆生活艰难的蚁民,一毛钱都拿不到。


本文已刊登于2014年8月份《Jessica》杂志《Two Voices》专栏

Thursday, August 7, 2014

我们不是一个世界的人


Adele是个很难让人不疼爱的少女。美丽而不自觉,一头棕发慵懒地往后束起,脸上还带着婴儿肥,习惯性地微张着嘴,娇憨但不造作。

这样的一个女生,当然会引来异性爱慕,其中一位还是中学里许多女生倾倒的帅哥。不爱读书的帅哥为了她,愿意啃下600页的文学巨著。她也为了迎合同侪对正常少女的期许,和他上了床。但她却更觉失落,仿佛这样的爱,少了点什么——直到她在街上偶遇一位染了蓝发的酷少女Emma……

看了《La Vie d’Adele》这部电影后,心是揪着的。这样揪着揪着揪了好久,几个月后拿出来重温,终于豁然开朗。这部电影所以伟大,并不是因为它把一段女同志的恋爱刻画得如此真实,美丽,感人,而是因为,这部电影根本就在说着你的我的他的故事。

小说、电影、电视剧里,男女主角分手时,最爱用的其中一句对白便是:“我爱你,但……我们不是一个世界的人。”我私下怀疑,这样的烂对白,许多人也曾在分手时用过。至于为何不是一个世界,我们从来不敢深究。好吧,在《La Vie d’Adele》里,导演就用了三个小时,冷静而残酷地把为何“相爱但不能在一起”这回事,呈现在你面前。

Adele貌似文青,至少对初恋男友而言。但站在真正有想法有才华有学识的Emma面前时,她又忽然什么都不是了。初相识那年,Adele还是个懵懂的中学生,而Emma已在大学里主修艺术系,这样的差异显得理所当然。

许多年过去后,Adele毕业了,当着幼教,过着平平无奇的生活,而Emma却开始在艺术界里崭露头角,生活圈子多姿多彩。Emma不断鼓励Adele书写,往作家之路迈进。但我们都明瞭,Adele不是不愿意,而是写作这回事需要天份,强求不来啊。至于为何Adele缺乏这个天分,也许是因为她的个性本来就单纯散漫,Adele是那种同学去游行呼吁政府拨出更多款项给教育,她就跟着去,进入同志圈子后,朋友去同志游行,她又跟着去的人。她没有主见,随遇而安,这样的人,本来就不适合写作。(不过,这也是她惹人怜爱的原因啊!)

又或许,Adele的平庸,有更深层的原因——出身背景。她不像Emma,来自一个开明的中产家庭。两个女孩结识不久后,Emma带Adele回家吃饭。Emma的父母坦然接受女儿的性取向,大家在饭桌上畅谈人生与梦想。轮到Adele带Emma回家见父母时,Adele的父母,却在Emma面前宣布,一名女艺术家最好的归宿,就是找个好男人嫁了算了。

从两个家庭餐桌上的食物,我们也可看出端倪。Emma家招待Adele的晚餐,是生蚝大餐。Adele说不敢吃,但尝了第一口后,却几乎停不下来。之前说的不敢吃,看来只是为了掩饰从没吃过生蚝的自卑。而Adele家人招待Emma的晚餐,却是再平常不过的肉碎意大利面。对于这道平民美食,Adele可是一点都不挑剔的,荧幕上,她总是大口大口地吃着pasta,要不就是零食。差异一早就存在,只是,热恋中的两人没有看到。

两人出来工作并同居后,Emma在家里办派对,我们终于察觉了Adele在Emma博学多才的朋友堆里,是如此地局促不安。她殷勤为客人斟茶递水,洗碗,只为逃避和Emma的客人聊天。

因为对爱情缺乏安全感,Adele和男同事搞上了,愤怒的Emma把Adele赶出家门,从此一刀两断。Emma的决绝令我们愕然,但心里却又深知,分手本来就是这段恋爱的必然结局。Adele和Emma,本来就是两个不同世界的人啊。

所谓的两个世界,说穿了,不过是“两个不同的阶级”好听一点的说法。

然后,我们观照自身的经历,想起了从前那些我们伤害过,或被我们伤害过的人。我们都曾经是Adele,也曾经是别人眼中的Emma。你一定曾经爱上一个高尚的人,他事业有成他生活经验丰富有趣,但是,到最后,你只能自惭形秽,仓惶退出他那完美的世界。你一定也爱过一个无辜而纯真的灵魂,刚开始时,他的体贴他的温暖,融化了你。但是,渐渐地,你发现这段关系令你难以满足,你需要一个在生活历练和对未来的理念,都和你匹配的人。

但是,尽管最后不能在一起,请相信,你们都没错,你们曾经真切地爱过。

那场爱,真实地存在过。


本文已刊登于2014年8月份《JMEN》杂志《铭眼看时尚》专栏

星洲日报副刊 家书抵万金《黄瀚铭 愿来世再续母子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