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ursday, July 17, 2014

恶魔该不该卖Prada?


两年前,我在这个专栏里,写过一篇《花瓶店员与犯贱顾客》,比较各国店员的服务态度,以及各国顾客在名牌店消费的心态。其中,大陆客在法国抢购LV,法国店员态度越高傲,大陆阔客抢得越凶的现象,实在耐人寻味。

而今,这一现象,已经被温哥华Sauder School of Business的一名教授Darren Dahl拿来研究,并完成了一份题为《恶魔该不该卖Prada?在零售店遭拒增加消费者对该品牌的欲望》的调查报告。这份报告证实,当消费者热切地想要拥有某个名牌的商品时,一名态度高傲的售货员,反而是一种催化剂。售货员的态度,不但不会把顾客赶走,反而会令顾客产生,“我就是要证明给你看,我有站在这里的条件。”

当然,Dahl也指出,虽然消费者在那个瞬间“接下了挑战”,付钱买下产品,可是,回到家里,坐在沙发上的时候,又会开始后悔。

Dahl接受《华尔街日报》的访问时表示,本来他的实验也想涵盖名牌店训练职员的方式,探索究竟名牌店有没有让售货员刻意冷待特定顾客,以伤害消费者自尊来售卖更多商品。不过,没有品牌愿意配合Dahl的这项研究。

虽然Dahl无法证实高傲态度是否名牌店的策略,以及得出科学的结论,但我倒相信,这种做法,是被部分名牌店默许甚至鼓励的。我有个在香港的名牌旗舰店工作的朋友早就告诉过我,“果啲大陆客,唔可以对佢啲咁好嘅。你对佢地越礼貌,佢地反而越冇discipline,成班人吵冤巴闭,迟早拆咗你间铺。你要对佢地声大夹恶,佢地先至越听你话;你越闹佢地,佢地买得越多。”

对于拿热脸去贴名牌的冷屁股这回事,消费者是很能忍受的。也许,名牌在这些消费者心目中,已经上升到神台的位置,以为拥有几件名牌,就能挤进有钱人的圈子。但他们忘了,他们已经在消费过程中,典当了尊严。


本文已刊登于2014年7月份《Citta Bella》杂志《铭眼看时尚》专栏

Wednesday, July 9, 2014

80年代的活化石


好几次接受媒体访问,被问起对“潮流”这回事有什么看法时,总是没有办法好好作答。对我来说,这题目很大,难以三言两语说清,说到最后,总是给出“不必盲目跟随潮流,选择适合自己的,个人风格更重要”这一类蹩脚而老套的结论。

总是在访问结束后才开始懊恼,这根本不是我想表达的啊。

所以,在这里一次过把我的想法说清楚吧,如果,你有耐性听的话。这次,不会是三两个句子结束的答案了。

多年前,有位知名本地时尚品牌的创办人跟我说,“Trends come and go, but style remains forever。”那时我刚加入杂志社,开始格外留意时尚。前辈的这句话,便一直被我视为金句——直到有一天,我公寓出现了一名穿pegged pants(锥形裤)的女人。

Pegged pants,就是那种上宽下窄,在80年代流行一时的裤子。这种廓形的裤子其实在前几年又曾经流行回来,但版型和80年代的相比,有了微妙的改变,我们也给了它一个更亲切的称呼——老爷裤。

那个天天穿锥形裤,烫了一头蓬松卷发的中年女人,是很引人注目的。有次和朋友搭电梯,碰上这个女人,朋友忍不住多看了她两眼,觉得她穿得有点怪,但怪在哪里,又说不出来。直到我告诉他,这个女人,从衣着到妆容,全身上下散发浓浓的80年代的味道,朋友才恍然大悟说,“哦,难怪她看起来那么老土。”

这位中年女人,想必在80年代,也是个备受肯定的潮流分子吧,她对自己当年的装扮,想必非常满意非常有自信吧。但是,时尚的巨轮轰轰碾过,而她对时尚的选择,却停在了80年代,没有再前进。我必须佩服的是,这种廓形的裤子,市场上应该早就绝迹了吧?她到底在哪里找的?还是她保存衣服的功力,也非常好?

所谓个人风格,便是找出适合自己,自己穿得舒服的着装方式,并持之以恒地穿下去。那么,我们可以说,这个女人很有个人风格吗?我开始怀疑个人风格胜于一切的论点。

经过一番观察和思考,我得出的结论是:不要相信那些穿得很好看,但你让他分享时尚心得时,他便一脸酷酷地,轻描淡写地说他不在乎潮流,从不看杂志,不在乎别人怎么穿,然后要你有自信,穿出自己的风格的人!

这些品味广获赞美的人,其实都是下过功夫,紧贴潮流趋势的时尚分子。张曼玉也很有个人风格,但你试试要她穿一身80年代她穿过的装扮,去参加今天的宴会!一个坚持走自己的风格,没有与时并进的人,最终,只会像我公寓那个穿pegged pants的女人,成为别人眼中的怪人。

不过,我也不是说,时尚杂志报导这一季流行什么颜色,我们就要赶快买进什么颜色的衣服。很多时候杂志所总结出来的所谓“十大流行趋势”,没有太大的价值。但是,总有些趋势,是我们必须掌握的,尤其是廓形方面的趋势。廓形的趋势,通常需要一段很长的时间去建立,譬如裤子,从70年代的喇叭裤,演变到80年代的高腰锥形,再渐渐演变成修身剪裁,然后还越来越低腰,以致到了90年代末,流行起露出屁股缝的超低腰紧身牛仔裤。

但在近年,女性裤子的版型又有了变化,流行起高腰的裤子了。不过,这样的高腰裤,和80年代流行过的高腰裤,版型上还是有区别,以前是锥形的,而现在则是修身的。(所以,很遗憾,那个公寓的女人,还是无法因此而成为潮人。)女性高腰裤子的趋势,其实也配合着女性上衣越来越短的趋势。我们现在无法预知,这样的趋势会否发展成唯一王道,如果是这样的话,也许几年之后我们看低腰牛仔裤,便会有格格不入的怪异之感。

说回男生。我们当然也有现在流行的廓形,和已经过时的廓形。去看看你爸穿的裤子和衬衫,你就会明白我的意思了(除非你爸是公认的潮爸)。

有些男士女士,五十岁了还是很有型,令你觉得自己和他们没代沟,而有些人,则被你视为“老auntie”和“老uncle”。差别,只因后者的时尚选择,还停留在他们20、30岁时穿惯的衣服上。

自从有了这个憬悟后,我便经常以此警惕自己,保留一颗开阔的心,接受新事物。那才是抱持年轻的终极秘诀!


本文已经刊登于2014年7月份《JMEN》杂志《铭眼看时尚专栏》

Thursday, July 3, 2014

华人哀歌


若是生得早一点——譬如,汉唐盛世——身为华夏子孙,想必是一大幸事。那时,世界向中国投以羡慕眼光,莫说东南亚诸国如真腊、暹罗前往中国朝贡,连日本、韩国都要派遣使者到天朝学习文化礼仪。只是,过去这百多年来,情况急转直下,身为中国人,华人或华侨,倒成了一种原罪。

从这一次的越南反华事件,不禁又要再一次感叹身为华人的悲哀。越南反华,事件导火线是中国强行在有主权争议的南海开采石油。这本来是一次国家政府与国家政府之间的博弈,但越南政府面对泱泱大国,大气不敢出一口,反而是底下那些热血上脑的小喽啰高举民族大义的大旗,不分青红皂白一律打砸抢烧,遭殃的不只是中国企业,连台资企业、港资企业、新加坡和马来西亚企业也受牵连。

当然有一说,指台资企业在越南当地剥削员工,越南员工对厂方早就积怨颇深,这次的石油开采事件,只是一个情绪宣泄,因此台商在暴动中损失最惨重。但是,这次的暴动中,被暴力攻击的可不只是中、台、港企业,马来西亚以及新加坡企业也一起遭殃。无论原因为何,在动荡的局势中,遭殃的,再一次,是流着中华民族血液的无辜平民。

也许,台资企业和越南劳工的劳资纠纷确实存在,但是,从这个事件中,不难看出一个现象:1. 不管你如何定位自己的身份、国籍,只要你祖宗来自中国,那么,在别人眼中,你就是华人,一辈子都是。
2. 只要你是华人,不管你是来自台湾、香港、新加坡或马来西亚,你就必须为中国的一切行为付出代价。
3. 一般人,是不懂得分辨人与人的差异的,只要你属于非我族类的另一个族群,你便被附加了一个既定的标签。而华人的标签,在世界其他族群的眼中,是那么地不讨喜,甚至可用邪恶与该死来形容。

看越南华人与华资企业的遭遇,再回头看这些年来世界各地的排华现象,2007年的米兰排华事件、2010年俄罗斯排华事件,实在令身为华人的我们心有戚戚焉。邻国印尼对华人的滋扰从不间断,1998年黑色五月暴动中,上千名华人被杀,上千名华人妇女被轮暴,我们不禁要问,每当排华事件发生,中国政府,以及各国政府,又为受害华人,做了什么?

台湾民国政府,在印尼黑色五月暴动刚发生时,还认为动乱没有针对台商或华裔印尼人,到了死亡人数急剧攀升时,外交部长还称担心台湾政府如果动作太大,会激怒印尼政府,迟至7月29日才向印尼驻华代表提出抗议。而中华人民共和国,更是秉持“不干涉他国内政”的原则,来个袖手旁观“冷处理”,连北京大学的学生发动抗议,也被校方劝导、制止。面对如此人间惨剧,没有国家政府敢正面干预,别说出兵维和,以及经济制裁,连大规模的人道援助也没有。

相比之下,曾经同样遭受世人歧视与迫害的犹太人,可幸运多了。2003年11月,土耳其伊斯坦堡的两座犹太教堂遭汽车炸弹袭击,23人死亡,300多人受伤。事件发生后,以色列外交部长马上赶赴现场,情报机构及其他部门也飞赴土耳其协助调查真相与帮助当地侨民。总理沙龙召开紧急内阁会议,并宣布“以色列向恐怖主义开战”。

今日,全世界都知道,以色列人,是不好惹的民族。

许多华人心系“祖国”大陆,直把中国认作第二故乡。而在许多人眼中,中国人、华人、华侨也都是一个词。殊不知,在中国政府的眼中,这三者大有区别。中国人,是拿着中国护照的自己人了;华侨,是拿着中国护照,但在国外定居的自己人。而华人,也就是我们这些出生国外,拿着别国护照的,则是百分百的外人了,和中国一丁点关系都没有。

所以,如果以为越南这次的排华事件,中国政府会代各国受害者讨回公道,那是痴人说梦。但是,若越南政府正式对南海那丰富的油田采取什么具体行动,中国政府保证马上出兵干预!

本文已刊登于2014年7月份《Jessica》杂志Two Voices专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