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unday, June 15, 2014

吃软饭的男人



许久不见的朋友打电话来诉苦。她是典型的女强人,身居高职,但身心俱疲。令她疲于应付的,不是职场上的枪林弹雨,而是家里的男人无休无止的“状况”。

男人是她大学时的honey。能和青葱时代的恋人共结连理,总是教许多人羡慕,仿佛那样的爱情,必定更纯洁,并且少走许多冤枉路。不过,童话向来难以经受现实考验。毕业后,他们在同一个起跑点出发,她虚心学习,聪明干练,很受上司赏识,步步高升,如今三十出头,已是大型国际企业的主管级人物。而他,很少在同一家公司待上超过一年,不是嫌待遇不够好,就是抱怨上司不公平。如此频频跳槽,渐渐地,工作越来越难找,薪水职位低过他老婆的,他又没兴趣——他自认资历和他老婆相当,职位和薪水自然也要相等。

到最后,他已经变相成了家庭主夫,待在家里看顾孩子,五六年没上班了。朋友很少说什么,但我们都知道,她其实很焦虑。和许多女人一样,她一样渴望能够做得不高兴便随时辞职不干,待在家里相夫教子。但她没这个选项,她和丈夫联名买的高级公寓,一家人的吃穿用度,都在靠她一人支撑。

许多朋友为她不值,劝她离开这个男人。终于,这次轮到我也开声暗示,“这样的男人要来何用?如果真的不能接受这样的现状,你还有离开的机会,去寻找你要的幸福。”

朋友有点诧异,反问我,“怎么连你也这么说。你不是一直说自己是女性主义者,拥护男女平等,不要拘泥于男女所应扮演的社会角色吗?”

一句话令我悚然一惊。啊,我是否满嘴道理,其实心里根本就是个守旧、顽固又充满偏见的家伙?挂上电话后,我仔细想了一想这个问题,并在脑海里勾勒一个男主内,女主外的家庭画面。套上围裙的男人,在厨房里愉快地烧菜,孩子在饭桌上复习功课,碰到难解的习题,就开声问一旁烧菜的爸爸。门铃响了,孩子飞奔去开门,迎接下班的妈妈。周末,妈妈窝在沙发上给孩子讲故事,爸爸则锯着木材,准备亲手为孩子做一张书桌……

这是一幅很温馨很和谐的画面啊,嗯,我确定。那,为何我似乎总是难以接受真实生活里,那些用老婆钱的男人呢?我在脑海里细细地搜索一遍我所认识的,(经济上)女强男弱的配偶,然后有了结论。

我想,关键就在于,这些男人都不是心甘情愿当住家男人的。他们窝在家里,只因无法在社会上立足;而他们无法在社会上立足,多半是因为性格所致。讽刺的是,他们倒不是太懦弱才无法适应职场,反之,都是因为能力不足,却好高骛远,不自量力,才在事业上一无所成。

而许多在经济上依靠女性的男人,偏偏又是很大男人主义的,譬如我朋友的丈夫,结婚那么久,杯子也不曾洗过一个。在两夫妻都有上班时,做妻子的下班后还要忙着做家务,而做丈夫的,则翘起双脚看球赛。后来朋友步步高升了,丈夫虽然失业在家,也不理妻子的经济负担,坚持要请家庭女佣,而他的工作,似乎只是接送小孩上学放学就完毕了。

如果只是如此,也就罢了。朋友是个典型的痴情女子,不会在乎丈夫不事生产。问题是,这些年来,朋友的丈夫雄心壮志,一下跑去创业,开的公司一年半倒闭,亏了朋友不少钱;一下跑去搞传销,家里囤了一堆产品,又让朋友银行户口大出血。这一次,跑去学人炒股票,闯了大祸才要朋友去补救。

男主内女主外,真的没有什么问题。有问题的,是对自己在家庭里所扮演的角色无所适从的丈夫与妻子。男人因为必须承受被人议论“吃软饭”的压力,无法安心当个住家男人,郁郁不得志,继而生出许多事端。女人从小被教育要嫁个比自己强(通常这体现在收入)的男人,才是女人的幸福。

而身为旁观者,很多时候,我们并非无法接受男主内女主外而觉得一段婚姻“不work”,而是因为在非自愿情况下陷入这种状况的丈夫与妻子,往往本身的心态已经有了偏差,累积了太多压力和不满,才令一段婚姻长出癌肿瘤。


本文已刊登于2014年6月份《Jessica》杂志《Two Voices》专栏

2 comments:

  1. 我想,大男人小女人也好,小男人大女人也罢,重点是相处的那两人能否舒服地fit in那个role,或是,偶尔也调换下角色吧。我曾以为自己是大女人,后来发现自己也可以很开心地做他小女人,但最后竟然是因为他的大男人只想我与他同甘,不愿让我与他共苦,结果就无疾而终了...天知道我多希望他可以暂时放下大男人的这个包袱,傻蛋一枚啊

    ReplyDelete
    Replies
    1. 哈哈,难得有愿意共苦的女生啊,他怎么那么傻啊。你看过那个“愿意陪自己捱麦当劳的女生是娶得过的女生”的香港短片吗?引起无数港男共鸣。

      Delet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