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aturday, May 24, 2014

在斐兹若寻找波西米亚



旅人离开了家,却又往往在旅途中渴望家的感觉。而要让旅人宾至如归,高水准的服务业是基本需求。再来是当地普通市民。你问路的路人,酒吧里坐在你隔壁的酒客,他们是热情的,有礼的,对你释放的善意是诚挚的,还是只对你身上携带的现款和信用卡有兴趣,都是旅人能否感受到“家”的关键。

但我想,会对异地产生家的感觉,也可能源自一种更深沉的认同。那是一种文化和审美上的共鸣,让你觉得,啊,这里的一切,从视觉到内心,都如此舒服美好,都是我所向往与欣赏的呀。于是,归属感油然而生。

而墨尔本的Fitzroy,就让我有这种深刻的回到了家的感觉,这一点,倒是我始料未及的。

Fitzroy区的Brunswick街,是个以售卖古着闻名的地方。妈妈、奶奶的年代遗留下来的旧衣服旧首饰旧配件、黑胶唱片、旧书旧杂志、还有差点就可成为古董的旧物旧家具,都可以在这条街上找到。和我同行的友人S,就在此疯狂扫了不少好货回家。

澳洲的其他城市如悉尼、Adelaide固然有不少经营二手旧货的商铺,但这些商铺散落城市各处,不像Brunswick街上,古着店与旧物铺栉比鳞次,似乎再没有哪一个城市,有Fitzroy这等规模了。

如果你对时尚有点认识,一定会知道,古着(Vintage Clothing)才是时尚界的王道。LV、Gucci没什么大不了,在这个奢华品牌逐渐大众化的时代,几乎人手一件。而真正的时尚人,追求的是独特。经过岁月淘洗,侥幸存留并保存良好的古着,只此一件,有钱也买不到。唯有古着,才是时尚精令自己与众不同的最强武器啊。

不过,话说回来,澳洲人和美国人一样,是出了名喜欢休闲装扮的。他们追求古着的态度,也许和欧洲人不一样。欧洲的时尚娇娃们,身上穿着最新的Dior,脚下踩着经典的Roger Vivier,手里挽个造型别致,古色古香的古董包——而这古董包,多半也是绝迹人世许久的某名牌产物——马上就是秀场外最多人跟拍、Instagram上最多人like的网络红人。

而澳洲人买古着衣,没那么个讲究。与其说为了时尚,澳洲人似乎更推崇旧东西循环使用。热衷环保、留恋旧时代、珍惜资源、敬重历史,已经根植于他们的文化。

因此,Brunswick街上的古着店,没有高人一等的气派。当然他们当中也有装潢得很时尚精致的,但更多的,是“要捡便宜货尽管来慢慢淘”的悠闲随意。

除了古着店,Brunswick的咖啡馆、酒吧和餐厅,也流溢着浓浓的波西米亚氛围,尽管我知道,这个氛围,只是一层商业的糖霜,Brunswick早就不是澳洲历史上,穷艺术家、演员、作家们因为要省下房租而聚居一处的地方了。

我也曾为了追寻波西米亚,在纽约的Greenwich Village、TriBeCa、SoHo这些历史上波西米亚一族的据点流连。但是,因为中产阶级和商业财团的迁入,这些地方早已变得太高尚太优雅,我再也嗅不出波西米亚的氛围。

当然,gentrification也没有止于Fitzroy。不少澳洲人也感叹,Brunswick太商业化,不再是以前的Brunswick了。不过,我终究只是个旅客,我只能说,至少,Fitzroy还保有这个氛围。其中有一家咖啡馆,里头所有的桌椅沙发,乃至沙发上的垫子,茶几上的杯子,都是旧物。每一件都风格迥异,但搭在一起,却又如此和谐。就连盘腿坐在沙发上的客人,也都穿着旧旧但又很有个性的衣服,和周围环境融在一起了。

到底活得很波西米亚的艺术家们,是否认同Fitzroy,我不知道。但有时候,旅人需要的,只是一个小小的幻想空间。对一个旅人来说,这就够了。


本文已刊登于2014年5月份《JMEN》杂志《铭眼看时尚》专栏

No comments:

Post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