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uesday, March 11, 2014

2014奥斯卡随想



奥斯卡和世界杯,其实分别没有那么大。足球季一到,足球迷纠众到麻麻档、酒吧看球赛,几个星期下来,日夜颠倒,喊破喉咙。而电影迷虽然多为各自修行,鲜少出现声势浩大齐聚电影院的盛况,但其实电影迷同样要在“奥斯卡旺季”,天天对着荧光幕,准备迎接奥斯卡。

1. 奥斯卡颁奖典礼在今年三月份举行。而在写着这篇专栏的当儿,也就是2013年的12月,正是奥斯卡入围名单刚刚公布的时候,全球电影迷都忙着核对入围名单,准备观赏出现在名单上而自己又还没看的电影。虽然不至于熬夜看电影,但两个月下来,需要看的电影还真不少。

2. 这段时期,就被称为奥斯卡旺季。其实,奥斯卡名单上的电影,泰半都迟至11月份才开始陆续上映。对片商来说,这正好避开了暑假档期的《钢铁侠》、《速度与激情》、《末日之战》等等巨无霸电影。而且,获得奥斯卡提名,肯定会刺激电影票房。

3. 除此之外,还有一个原因。太早上映的影片,奥斯卡评审都忘得七七八八了,当然不如新鲜出炉的电影占便宜。因此,片商一般都把自己认为的最有机会提名奥斯卡的电影,安排在年尾上映。

4. 忽然觉得,其实近几年,奥斯卡和马来西亚电影迷的距离拉近了不少。虽然奥斯卡是全球最受瞩目,最多人收看,最多人讨论的电影颁奖典礼,可是,入围奥斯卡的电影,许多根本不会在本地院线上映。在过去,马来西亚影迷只能耐心等待电影推出影碟后才去购买。不过,比较冷门的电影,或是仅获入围,却没得奖的所谓“艺术片”,要买到正版货还是不容易。

5. 有时也会想念那段求学岁月。热气迫人的下午,一个人在茨厂街附近售卖翻版CD和VCD的档口以及小店铺,挥汗如雨,慢慢地淘。偶尔淘到了大名如雷贯耳却找了很久都找不到的得奖影片,那种若获至宝的快乐啊,真是令人觉得花了一整个下午,流了两公升的汗,都是值得的。不过,通常看到影片的时候,已经是电影得奖几个月后的事情了。

6. 我知道这非常政治不正确,但我衷心感激中国人开发的风行、迅雷、快播等等下载电影的app。今天,我不必跑到茨厂街寻寻觅觅,只要用手指轻轻划过iPad,点击快播,马上可以搜寻最新电影。今年的奥斯卡最佳电影入围名单里,《Gravity》、《Captain Phillips》以及《Her》,有在本地院线上映,被视为顶头大热的《12 Years a Slave》却竟然没有被本地片商引进。不过没关系,我一早已经在快播里下载观看了。《Dallas Buyers Club》看来也无望上映,当然,我也下载并观看了。《American Hustle》此刻静静躺在我的iPad里,还没看——这种大卡司的电影,本地片商应该会引进吧?也许我该耐心再等多一会,等到本地电影院上映了才去看。

7. 我想,不必等到电影院上映,《Philomena》、《Nebraska》、《The Wolf of Wall Street》、《Blue Jasmine》这些影片,也将很快会在快播上出现。如此一算,奥斯卡的奖项还没颁出去,我就可以把名单上的影片看得七七八八了。在成绩公布之前或之后观赏影片,其实大有不同。在电影资源贫乏的从前,奥斯卡只是一个观影指南。而如今,马来西亚电影迷也可以和美国电影迷一样,屏息期待大奖的宣布,看奥斯卡直播看得更有投入感。因为看过了电影,你会有小小紧张,因为你已经有了自己的意见,自己属意的最佳电影、导演、男女主角。你会为他们得奖而欢呼,为他们落败而掐腕。若入围名单上的电影,你多数没看过,那就只能像皇马和曼联都傻傻分不清楚的观众看足球赛一样,只能跟着瞎起哄,其实很心虚吧。

8. 虽然快播有许多意想不到的冷门电影,但毕竟不是万能的。今年入围奥斯卡的纪录片中,有一部叫《The Act of Killing》,是我特别想看的。该片导演实地采访了60年代印尼排华大屠杀事件时,残杀了不少华人的印尼暴民领袖。这些暴民到今天还被视为英雄,并时时炫耀他们的“光荣”历史。不过,当导演要他们重演杀人的经过,甚至要他们扮演受害者时,他们终于崩溃了……这部纪录片我遍寻不获,但不久前,有个朋友竟然在巴厘岛旅行时,认识了纪录片导演的一位友人。这位印尼友人知道该纪录片难以在印尼以及一些国家公映,但又认为这部纪录片必须令更多人看到,因此把片子拷贝给我朋友,并欢迎他把纪录片带回马来西亚,和更多国人“分享”。

9. 这是一段需要被正视的历史。所以,有兴趣的朋友,也不妨向我要一份soft copy吧。


已刊登于2014年3月份《Citta Bella》杂志《Two Voices》专栏

No comments:

Post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