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aturday, February 15, 2014

最佳终生伴侣

 
“如果我们到了五十岁(或四十、六十岁),还没结婚,那就住在一起,互相照顾吧。”

我猜想,不少人在生命的不同阶段里,都曾和不同的人,有过这样的约定。

现在回想起来,仍不禁莞尔。 不过我可从没把这当做少年说的傻话或玩话。我很感恩,在中学、大学,甚至出来社会工作后,在单身但不寂寞的日子里,都曾出现惺惺相惜的朋友,愿意和我共度余生。

把话说到这份上了,大概都认定对方是自己的BFF了吧。

不过,偶尔也会碰上尴尬的情况,譬如,当对方向你说了这句话,而你心里想的却是,“可是,XXX已经和我约好了啊。怎么办,要不要拒绝,该怎么拒绝呢?”

那年头,会说这些话,大概是对未来太缺乏安全感的缘故。

当然,缺乏安全感,大概也只因察觉了自己个性孤僻,和社会主流思想格格不入,找到白马王子白雪公主,生两个白白胖胖的孩子,幸福快乐的过下半辈子这回事,似乎不太可能发生在自己身上。我们都认为自己以后会很穷吧,会一辈子追求梦想,会当一辈子居无定所的波西米亚人,成家立业这件事,不在我们的priority list上面。

但我不知道,这种体己话,是只有我们这些桀骜难驯的反社会分子才会说的呢,还是其实那些从小就梦想早早成家立业赚大钱当社会栋梁的优秀男女,也有同样的不安,会在夜深人静的时候,偷偷跟好朋友约好万一真的姻缘没着落,可以互相依靠。

那时,我们不知道的是,我们毕竟也会被社会慢慢驯化,如脱缰野马的脾性,以及所有的心高气傲与不屑不依,都会慢慢向岁月妥协。我们这些愤青当中的大多数,包括那些宣称不相信婚姻制度的,也都一个接一个结婚去了,然后,很快地,担起了为祖国培育下一代的重任。

曲指算一算,当时说好的老了要互相照顾的朋友,竟然一个都不剩了呢。(还是其实有哪位朋友曾经和我海誓山盟,而至今还在单身的?站出来,我愿意负责。)

大家都找到了幸福的归宿,真好。这是衷心的祝福。只是,偶尔还是有些怅然。单身,是一个世界,已婚,是一个世界,有了小孩,那更是另一个世界了。多少已做人妇或荣升父母的好友,就从此变得这么近,那么远了。

不管你愿不愿意,承不承认,彼此生活的重心,饭局时聊的话题,不再一样。你还在为那眼梢眉角稍纵即逝的情意黯然销魂,他却只想和你分享哪一个牌子的奶粉对婴儿最健康。你还在不解那粉嫩嫩一团肉的婴儿有何魅力令身为职场精英的朋友痴迷至此,他们已在心里叹息你怎么还长不大。

这样其实也没有什么不好。荣升父母的朋友,开始体验另一种的人生,获得了从前无法理解的感悟与感动,生命有了不一样的意义。而选择单身的朋友嘛,其实也不见得人生就因此不够圆满。不婚这条路的景色毫不贫乏,而且自由度高,想要充满奇幻冒险,或是一路风光旖旎,任君选择。独自上路,也必然会碰见更多精彩的人,有着不一样的历练,更多闲工夫面对自己,感受心灵最细微的颤动。

也许,老来孤独无依,还是会继续成为不婚人士的梦魇。但是,本来就心胸开阔的人,一辈子都能交到可以相扶相持的朋友吧。那些三五成群到法国酒庄品尝红酒,结伴跳恰恰的老人们,生活不见得比含饴弄孙的老人寂寞。

所谓老来相伴,爱情和婚姻真的不该是唯一选项,性爱与占有,也未必是人与人之间的关系里,最至高无上不能或缺的。能和好朋友一起共享生活(不管是少年就相识或老了才结缘的朋友),未尝不是一种幸福。


已刊登于2014年2月份《JMEN》杂志《铭眼看时尚》专栏

1 comment:

  1. 其實,看了你寫的這麼多文章……特別是這一篇能夠讓我有想哭的衝動。呵呵。好像人的一生就是這麼走著的,同樣的道理,卻不同的故事情境。
    從高中時期年少輕狂,到步入社會工作至今……失去的和得到的,當一切人事物都改變了,心裡真難免會有一點惆悵。
    但這就是人生。沒有過程,生命就等於空白的。呵呵。

    ReplyDelet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