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nday, February 10, 2014

你非同志,但同志平权与你有关


十年前吧,我们大概无法想象,今天台湾和香港的同志运动会如此风起云涌,尤其在宽容的台湾社会,同志婚姻已经在立法院通过了一读。就连给人落后印象的越南,也已经有法令保障同志可以顺利举行婚礼(虽然,受保障的只是“婚礼”;“同志婚姻”本身,还在持续争取当中)。

身为马来西亚人,我们看台湾搞同志平权、多元成家,大概总有隔山观火的感觉。那距离马来西亚太遥远了,我们想都不敢想。我们当中的大多数,也许心里更默默认为,“我不是同志,所以同志平权与我无关”。

其实,同志对幸福的追求,也是人权的一部分。当任何少数群体的基本人权遭到剥夺,人权的总体,即受到侵蚀。当人权受侵蚀而大家又习以为常时,下一个受害的,可能就是你我。

反对同性婚姻与同志权利的人,无非出于本身对宗教与传统的诠释。但是,今天同志运动的诉求,是让同志在法律上获得基本的权利与尊重。你可以因为本身的宗教信仰不认同同性恋,但是,你总不能要求法律是秉着你的宗教教义而修订的吧。这就是政教分离。这就是宗教自由。

各个宗教本来就有不同的教义和教导。我们岂能容许法律受到宗教的左右?举一个和我们马来西亚人息息相关的例子:在穆斯林占多数的国家,如果政府要求全国人民,无论任何宗教信仰,都必须在斋戒月时,陪穆斯林一起斋戒,你会容许这种现象发生吗?

如果我们因为宗教与传统的关系,而在法律的层面上否决了同志的人权与自由,那也代表了我们同意,拥有人数优势的宗教,可以因为本身的宗教信仰,而要求国家机器制定法律限制其他宗教信徒的自由。

在马来西亚,拥护政教分离,认可同性恋应获得平等对待的人不在少数。可是,为何我国从来只有零星的声音在为同志打抱不平,而这些零星的声音,始终无法汇集成一股洪亮之声?那只怕是因为,事不关己己不劳心,是马来西亚人普遍的心态。

虽然在台湾,同志还是普遍受歧视,但至少台湾人在发表反同志言论的时候,还懂得先加一句:“我不歧视同志。我只是认为家庭必须由一男一女组成。”不像在本地,政治人物可以在大型政治聚会里光明正大地宣布坏人都是同志,以方便上苍消灭。为此,马来西亚的同志群体,总是羡慕着台湾同志已经在当地社会获得基本尊重。但是,在马来西亚,身为同志而愿意站出来为同志运动尽一份力的,又有多少人呢?如果连自己都深深地躲在幽暗的柜子里,碰上同志议题即噤若寒蝉,又怎能要求别人为你抛头颅洒热血?

马来西亚的异性恋群体,也羡慕着台湾相对成熟的民主政治。那是一个人人都有言论自由,尊重弱势群体的社会。但是,这可不是天上掉下来的馅饼。台湾人同样经历过威权政治与白色恐怖,只不过,觉醒的台湾人改变了“明哲保身”的态度,将社会公义视为己任,当其他群体的权利受到侵蚀,大家都站出来齐心反抗,当政者才无法一手遮天,威权政治也才逐渐瓦解。今天,台湾、美国,以及其他民主意识高涨的国家,积极为同志平权奔走的,大部分是异性恋的立法委员、艺人与民众。而在马来西亚,又有多少异性恋者肯为同志伸出援手呢?

在人权的发展史上,我们看到当少数群体被迫害时,主流群体肯仗义执言的社会,民主的进程才得以更进一步。美国白人曾经不人道地压迫黑人,但是,不惜发动战争废除奴隶制的林肯总统是白人,和黑人站在同一阵线上的白人平民,也不在少数。而争取女权的,也从来不只是女人。

马来西亚人,尤其是马来西亚华人,总是要等火烧到自己身上,才会开始呼天抢地。所以,你怎能怪马来西亚的民主进程如此缓慢呢?

朋友,今天不妨问问自己,你虽然不是同志,但你愿意为同志做些什么?你认可他们应有平等的工作机会吗?你认可他们应获得基本的尊重,不必在政客喊打喊杀的威胁下惶惶度日吗?即使你因为宗教关系无法苟同同性婚姻,但你愿意在同志受到骚扰欺凌的时候挺身而出吗?而你若认为同志不是罪,你可愿意用更积极的方式让他们获得平等对待,包括加入支持同志平权的社团,或写一篇文章投书报刊,或者,哪怕只是在面子书上写一段鼓励的话?


本文已刊登于2014年2月份《Jessica》杂志《Two Voices》专栏

No comments:

Post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