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unday, January 5, 2014

是保安,还是暴利?



保安人员举枪冷血枪杀银行职员的骇人案件,还有接连几宗保安人员监守自盗的新闻,唤醒了社会大众对保安这个行业的关注,也令我们惊觉,原来,注册为保安员的外籍人士,高达15万人,而本地保安员,仅占10万人,其他的是非法保安员。

为何这个攸关我们生命安全的行业,竟然被外籍人士“垄断”?读过了不少新闻,我发现保安公司在接受媒体访问时,总是归咎于本地人没有兴趣从事保安业,以及本地人要求的薪金过高,为了生存,只好聘请外籍员工。

我看过的其中一篇新闻指称,保安人员的薪水每个月大约为RM2000左右。受访者还说,这样的薪水,在马来西亚算是偏低了,因此许多青少年不愿意从事这个行业。说这话的保安公司高层大概收入颇丰,不知民间疾苦,因此不把两千块马币放在眼里。其实,虽然本地餐饮业也聘请大量外劳,但还是有非常多本地人在餐厅里当服务员,当中华人马来人印度人都有。为何青少年宁可到餐厅当忙碌终日不得休息的服务员,也不愿意当保安员,这是保安业者要扪心自问的问题了。

当然,又有别的记者访问就职保安员,保安员却声称只有大约RM700的月薪。为何落差如此巨大?也许,在另一则新闻里,我们可以看出端倪:某位保安公司高层在接受《星洲日报》访问时表示,一般上持械保安员的收费是每小时RM18至RM20,但一些顾客却“贪小便宜”,只愿付出每小时RM11至RM12的价格,因此保安公司为了“降低成本”,只好“铤而走险,聘用外劳”。持械保安员的价格较高昂,情有可原。但无论是每小时RM18或RM11的收费,都算是很不错的了,保安公司竟然还须要聘请“铤而走险,聘请外劳”?

到底保安公司要收取多少费用才算合理价格?雇主、员工要如何分配利益才算公平,我们是外行人,实在不懂得算这盘帐。但从本地保安业的乱象中,我们不难总结,多年来,保安公司高层与老板,只想坐收暴利,和客户签下合约之后,便用最低的薪金,随便聘请来历不明的外劳,然后塞给客户。由于整个保安市场充斥着如此货色,客户根本也没有多少选择,也就只好无奈接受。眼看客户“不介意”,保安公司当然也就继续蒙混下去,客户的忍耐底线有多高,保安公司就有多烂。更有无良大型保安公司,把业务“外包”给小型保安公司,如此一来,保安员的素质,更是每况愈下了。

保安这个行业,不应该是这样的。美国人对薪金的要求会比本地人低吗?可是,在美国各大商场、银行,保安员可不像本国,充斥着非法的孟加拉人、印尼人。美国的保安高大威猛,训练有素,宵小被他们犀利的眼生一瞪,心生畏惧,犯罪前会认真三思;美国保安形象良好,年轻人想加入保安行业,父母不会反对,因为这也是一份有前途的职业。

本地保安公司抱怨聘请不到本地人。实情是,他们根本没有积极招聘员工,没有进行任何宣传,以致问起本地人,大家都觉得保安是无聊,低三下四,没有前途的工作。 每个行业都在争取人才,就业展览(job fair)每年都在各个地方举行。可是,你什么时候看过保安公司在就业展览里向青少年讲解从事保安业的前途与福利?当科技业这些备受年轻人追捧的行业都求才若渴,主动出击寻找有为青年加入,甚至委托猎人头公司帮忙时,你何时看过保安公司积极物色人才?

保安公司更没有为员工进行就业辅导,提供基本训练。可以说,任何阿狗阿猫只要一获聘,保安公司把制服往他们身上一套,就把他们推到前线。保安公司董事与管理层,根本只把保安业当成快速获利的工具,何曾想过如何栽培人才,如何完善体制,如何加强职员专业素质,如何令保安业壮大起来,成为值得信赖、人人尊敬的行业?

最耐人寻味的一点是,一家保安公司欲取得执照,其至少30%的股权,必须由退休高级警官、军队退休上校或52级别的公务员持有。这项法令的立意也许是好的——有资深专业人士帮忙监督指导,保安公司本该更为健全谨慎。但为何保安业偏偏漏洞百出?明明法令阐明只有本国公民与特定尼泊尔人士才能担任保安工作,为何本地的保安人员却由外劳占了大半?难道这些本该负责维护我们安全的保安公司,连这么基本的身份审核都没有能力做到吗?

为免保安业也沦为少数特权分子获取暴利的工具,也许,我们是时候确立问责制,追究出了这些纰漏,到底该由谁负责了。


本文已刊登于2014年一月份《旭茉Jessica》杂志《Two Voices》专栏

No comments:

Post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