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nday, December 9, 2013

甘尽苦来的日子


还记得去年的财政预算案吗?没错,就是大选之前公布的财政预算案。

那一年的财政预算案,拨款总值高达2516亿令吉,是大马有史以来出手最阔绰的一次财政预算案哦。没办法,大选迫在眉睫,政府不得不大派糖果,公务员可领一个半月的花红,低收入人士可领500令吉援助金,社会新鲜人可领250令吉,还有还有,最劲爆的是,政府仿佛还担心有人没领到钱似的,于是巧立名目,让年轻人连买个手机也可领个200令吉的津贴。

这还真是奇闻啊。国阵政府当时最需要谁的支持?年轻人啊。而年轻人最渴望得到什么?手机啊。要得到年轻人的选票,就要给年轻人什么甜头,那就不言而喻了吧。否则,不必政府鼓励,年轻人也自会买手机玩Facebook、Instagram、Angry Bird,政府干嘛还要贴钱给年轻人买手机?换做其他国家的政府,可能还要劝告年轻人勿沉迷手机,多花点时间认真求学问吧。

尽管各行各业的专家已经严重警告政府用这样豪爽的方式派钱,只会进一步令国家赤字恶化,到最后,把国家带入万劫不复的经济泥沼。可是,想当年(其实也没多久,不过是去年的事),政府可是乐观非常,大胆预测2013年的经济成长将高达4.5至5.5%。

好吧,去年领糖果领得兴高采烈,因此而把手上一票投给国阵的人民,今年可要尝尝自己种下的苦果了。

首先是燃油涨价,市场上已经迎来第一波涨价潮。

然后,2014年财政预算案公布,白糖取消津贴,马上,不只是富人吃的Tiramisu,穷人用来填饱肚子的面包,价格也应声而起。政府却还是有本事厚着脸皮告诉人民:“这是为你们好哦。这为了让你们少点摄取糖分,减低糖尿病风险。”

若政府真的重视人民健康,那就应该开始研究、落实惠民的健保政策。众所皆知,政府医院水准低下,医务人员服务态度恶劣。要有什么急病,想救命的话,只好把病人送到私人医院。在雪隆区到普通诊所挂个号,随时都要付个近百令吉了。私人专科医院医药费更高昂,若没买保险,不是一般大马人负担得起的。更可悲的是,本国的医药保险也不便宜,每个月的保险费,就把普通上班族压得喘不过气来。

本国人民的命啊,说起来简直贱如草芥。没钱看病,那就等死吧。政府若真是看重人民生命,那么,当务之急是改善健保以及整顿政府医院。

2014年财政预算案,还有一个“亮点”——消费税。这才是真正令人胆颤心惊的东西。大家都心照,这是增加税收的招数。但是,政府就是有办法告诉大家,消费税取代了销售税与服务税,因此有些商品可能变得更便宜。目前消费税要如何落实,还在纷纷扰扰,成效如何也有待观察。但是,以国阵政府的效率,实在让人乐观不起来。

比较令人惊异的是,尽管财政赤字亮红灯,国阵政府仍坚持要派钱。一马援助金从500令吉,提高到650令吉;今年,甚至月入3千至4千的家庭,也可领450令吉津贴。帮助贫困人士是应该的,但是,授人以鱼不如授人以渔,财神广派钱这种治标不治本的方法,值得鼓励吗?更何况这点钱,马上又被腾涨的物价以及消费税拿回去了。

而且,最重要的是,一马援助金到底有多少到达真正有需要的人民手中,到底有多少进入了贪污与投机取巧者手中?政府很多立意良好的政策,实行起来时,还不是成了官员与奸商从中牟利的财路?

今年,得到糖果的还包括获得210亿拨款的“众口交誉”的警察与武装部队。又要从你手上榨钱,又要继续派糖果,所以今年的财政预算案总拨款,又创新高,达到2642亿令吉。

说到底,国阵政府才不舍得放弃这种直接给甜头的方式。唯有直接把钱送到选民(或愚民)手上,他们才会把你当财神,才会记得你的好处。


已刊登于2013年12月份《Jessica》杂志《Two Voices》专栏

No comments:

Post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