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ednesday, December 25, 2013

巴厘岛牛郎


去年在电视上看过一部关于“巴厘岛男妓”的纪录片,叫《Cowboys in Paradise》。

巴厘岛上有许多和西方女游客玩在一起的本土沙滩男孩。这就和沙滩上一堆依偎在鬼佬怀里的Sarung Party Girls一样,见多不怪。不过,心思敏锐的导演,就通过这部纪录片,记叙了这些沙滩男孩的生涯,女游客对他们的看法,以及他们对自己的看法。

没想到,最近看到新闻说这部纪录片在影展上映后,却引起印尼政府注意,并展开行动严打沙滩男妓。

和sarung party girls一样,这些沙滩男孩未必是严格意义上的男妓。他们虽然也陪客人睡觉,他们也当然必须从游客身上赚钱,但他们的收入可能是来自冲浪指导、导游费,酒店、夜店给的抽佣,以及接受顾客的馈赠等。也许,和sarung party girls不同的是,东方女孩傍上个鬼佬,还多了几分嫁到西方国家的希望。而到巴厘岛寻欢作乐的西方女性,都很清楚这只是一个出轨的假期,她们终将回到自己原来的生活轨道,嫁给门当户对的西方男性。

我不是认为这种以身体向外国人换取好处的做法值得赞扬。但,这毕竟是两个成年人之间的共识。一方提供金钱,一方提供享乐。类似的交易还多得很,处心积虑吊个金龟女的男人,吵着男人买名牌包的小三,都是同一码子的事,要如何立法,如何执法?要禁也禁不完。

印尼绝对有更多实际意义上的妓女,进行更赤裸裸,更直接的性交易。但显然地,当地政府并不认为那是惊世骇俗,严重违反道德,必须严厉杜绝的勾当。说到底,在这个男权社会,男人嫖妓,哪怕是再公开再直接,也没人大惊小怪。而沙滩上那些陪女游客冲浪喝酒上床的印尼男人,却必须杜绝,哪怕他们之间的性行为,不涉及直接的金钱交易。

男人太害怕女人学坏。女人只能是被淫欲的对象,女人若自甘圣洁的身体被男人糟蹋,是道德最大的沦亡。


本文已刊登于2013年12月《Citta Bella》杂志《奉时尚之铭》专栏

Saturday, December 14, 2013

青春残酷物语



不久前应邀当New Star Model Contest的客座评审,见识了实况选秀节目的残酷。

一群年龄只有15岁至20出头的孩子,穿上 泳装在台上走来走去,已经需要莫大的勇气,更何况还要被人评头论足。 所谓的评头论足,不是含蓄地说,你把体重减个两公斤会更好看,你需要多一些运动让肌肉结实点之类的,而是——老天,你的肚腩大到像挂了个救生圈!你的肉走起来一颤一颤的好松弛!

听起来很残酷,而且似乎“政治不正确”。但我要为主办当局说句话——这毕竟是拍摄实况节目,为了制造更多的高潮和戏剧性,评审们只好把话说得重点。看着台上的孩子们硬生生把评审尖锐的评语吞下去,我难过之余,也很佩服他们的坚强。谁说现在的年轻人是草莓族?

有些想法,我也想和有志当模特儿的年轻朋友们分享:

第一,我们不是老在教育人家要对自己有自信,胖子瘦子都可以很美丽吗?但其实,选模特和选歌手、选新秀演员不同。歌唱比赛的参赛者,不管高矮胖瘦,只要歌艺超群,技惊四座,头上马上冒出光圈,成为魅力人士。从Jennifer Hudson到林育群,所有成功案例都印证了,只要你有足够才华,你会被公认胖得可爱。

可是,当模特儿,外形是绝对的条件。商家book你,不外因为你的外形与气质,契合他们想要推销的产品。你多会唱歌,多有才华,没人会在T台、平面或电视广告上看到。

如果说,五官美丑实在是各花入各眼的事(西方人眼中的东方美女吕燕,在亚洲就被归类为丑),在体重这回事上,东西方总算有一个共识——是的,这是一个以瘦为美的世界。诚然,时尚界不时会发出抵制过瘦模特的呼吁,Tyra Bank也经常苦心教育观众胖有胖的美,甚至每一季的“America’s Next Top Model”也选一两个大码模特加入战围。但是,要知道,这些所谓的大码模特,若是放在普通人的标准里,根本就只是标准体重,谈不上大码。

所以,要当模特儿,便要以最佳的体态示人。不能瘦骨嶙峋,也绝对不要有多余脂肪,而且最好肌肉结实。不只男模特儿要结实,女模特儿亦然。走猫步时,大腿肉松软如豆腐抖动,总不会好看吧?

第二,很多人有个误解,以为口才好就去当主持,唱歌厉害就去当歌手,什么都不会,那就去当模特儿,以为模特儿只要对着镜头摆几个姿势,在舞台上走走站站就好。其实,你以为走路很容易?当模特儿走上伸展台时,一切都被放大,是走得潇洒自如有型有格,还是死蛇烂鳝畏畏缩缩,马上无所遁形。

上一届的New Star Model Search,我也当评审;还记得好些参赛者都受过训练,台风稳健。可是,今年我就看到许多参赛者,连走路都走不好。

所以,有志加入模特圈的朋友,请尊重模特儿这个专业,拿出专业素质。勤练猫步,练出自己的singnature walk。在家也不妨对着镜子练习摆pose,幻想如果自己身上穿的是Burberry风衣,或是手上拿着铂金包,或者拍着手表广告时,有什么姿势可以摆。研究自己的脸哪一个角度最好看,如何寻找光源让自己的脸在镜头前获得更理想的曝光。

第三,这次当评审,主要是点评参赛者们的时尚穿搭技巧。很多人以为,模特儿全身上下都有专人打点,自己什么都不必做。其实,模特儿得面临很多突发状况。譬如,若是化妆师突然不能来,你有能力自己搞定自己的妆容吗?还有,身在时尚圈,总得对时尚有基本的认识,才会获得设计师关注,赢得时尚迷喜爱。Kate Moss、Agyness Deyn这些超模,更是以独到的时尚品味,巩固了自己在时尚圈的地位。

练歌、揣摩演技是歌手、演员的功课,而勤上健身房、保养肌肤、吸取时尚资讯,提升自己的时尚品味,都是模特儿得做的功课。如果你想从事娱乐行业,这是一个充满机会的年代。从选美,选模特,选演员到选主持,每年都有无数的选秀活动等着你参加。但这也是个残酷的年代。要参加比赛,真的得做好心理建设,承受残酷的淘汰。最重要的是,不管参加什么比赛,都请先做好功课。

本文已刊登于2013年12月《J Men》杂志《铭眼看时尚》专栏

Monday, December 9, 2013

甘尽苦来的日子


还记得去年的财政预算案吗?没错,就是大选之前公布的财政预算案。

那一年的财政预算案,拨款总值高达2516亿令吉,是大马有史以来出手最阔绰的一次财政预算案哦。没办法,大选迫在眉睫,政府不得不大派糖果,公务员可领一个半月的花红,低收入人士可领500令吉援助金,社会新鲜人可领250令吉,还有还有,最劲爆的是,政府仿佛还担心有人没领到钱似的,于是巧立名目,让年轻人连买个手机也可领个200令吉的津贴。

这还真是奇闻啊。国阵政府当时最需要谁的支持?年轻人啊。而年轻人最渴望得到什么?手机啊。要得到年轻人的选票,就要给年轻人什么甜头,那就不言而喻了吧。否则,不必政府鼓励,年轻人也自会买手机玩Facebook、Instagram、Angry Bird,政府干嘛还要贴钱给年轻人买手机?换做其他国家的政府,可能还要劝告年轻人勿沉迷手机,多花点时间认真求学问吧。

尽管各行各业的专家已经严重警告政府用这样豪爽的方式派钱,只会进一步令国家赤字恶化,到最后,把国家带入万劫不复的经济泥沼。可是,想当年(其实也没多久,不过是去年的事),政府可是乐观非常,大胆预测2013年的经济成长将高达4.5至5.5%。

好吧,去年领糖果领得兴高采烈,因此而把手上一票投给国阵的人民,今年可要尝尝自己种下的苦果了。

首先是燃油涨价,市场上已经迎来第一波涨价潮。

然后,2014年财政预算案公布,白糖取消津贴,马上,不只是富人吃的Tiramisu,穷人用来填饱肚子的面包,价格也应声而起。政府却还是有本事厚着脸皮告诉人民:“这是为你们好哦。这为了让你们少点摄取糖分,减低糖尿病风险。”

若政府真的重视人民健康,那就应该开始研究、落实惠民的健保政策。众所皆知,政府医院水准低下,医务人员服务态度恶劣。要有什么急病,想救命的话,只好把病人送到私人医院。在雪隆区到普通诊所挂个号,随时都要付个近百令吉了。私人专科医院医药费更高昂,若没买保险,不是一般大马人负担得起的。更可悲的是,本国的医药保险也不便宜,每个月的保险费,就把普通上班族压得喘不过气来。

本国人民的命啊,说起来简直贱如草芥。没钱看病,那就等死吧。政府若真是看重人民生命,那么,当务之急是改善健保以及整顿政府医院。

2014年财政预算案,还有一个“亮点”——消费税。这才是真正令人胆颤心惊的东西。大家都心照,这是增加税收的招数。但是,政府就是有办法告诉大家,消费税取代了销售税与服务税,因此有些商品可能变得更便宜。目前消费税要如何落实,还在纷纷扰扰,成效如何也有待观察。但是,以国阵政府的效率,实在让人乐观不起来。

比较令人惊异的是,尽管财政赤字亮红灯,国阵政府仍坚持要派钱。一马援助金从500令吉,提高到650令吉;今年,甚至月入3千至4千的家庭,也可领450令吉津贴。帮助贫困人士是应该的,但是,授人以鱼不如授人以渔,财神广派钱这种治标不治本的方法,值得鼓励吗?更何况这点钱,马上又被腾涨的物价以及消费税拿回去了。

而且,最重要的是,一马援助金到底有多少到达真正有需要的人民手中,到底有多少进入了贪污与投机取巧者手中?政府很多立意良好的政策,实行起来时,还不是成了官员与奸商从中牟利的财路?

今年,得到糖果的还包括获得210亿拨款的“众口交誉”的警察与武装部队。又要从你手上榨钱,又要继续派糖果,所以今年的财政预算案总拨款,又创新高,达到2642亿令吉。

说到底,国阵政府才不舍得放弃这种直接给甜头的方式。唯有直接把钱送到选民(或愚民)手上,他们才会把你当财神,才会记得你的好处。


已刊登于2013年12月份《Jessica》杂志《Two Voices》专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