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ursday, November 14, 2013

DIY份子



小时候,每当看见孙儿们浪费食物,或什么都不愿做不愿学的时候,我奶奶就会说:“第三次世界大战开打的时候,你什么都得吃/什么都得学。”

这句话还真被我听进去了。衣食住行,衣服我自己缝纫修改。在美国留学的日子,我也经常自己做饭,只是回到亚洲后,在外用餐实在太便宜太方便,才再度成为“打包”一族。家居方面,墙上的架子,门上的锁,都是自己装的,举凡水管阻塞,电源插座失灵,自己都得当水电工。剩下的,也就只有车子没有办法自己修。

现代社会分工精细,会计师除了会做账,程式编写员除了会设计软件,似乎就什么都不必会了。而本地双薪家庭,更是连最普通的家事都不需要做,万事交给女佣即可。

反观外国鬼佬,虽然人均收入高于亚洲,但其实,在欧美国家,女佣、水电工费用不便宜,鬼佬们是很盛行DIY的,修理马桶抽水箱这些活儿,只能算基本常识。美国人也不常上馆子吃饭;所幸西方日常饮食很简便,通常一个三文治搞掟。有性格的鬼佬,甚至会一砖一瓦,把自己的dream house亲自盖起来。亚洲男士恐怕很多是连铁锤的正确握法都不会了。

最近又在新闻上看到可以DIY塑料模型的机器,心痒痒很想买一台来玩。有了这东西,那可乖乖不得了,什么奇形怪状的鞋子、首饰或是器皿,都可以自己设计自己生产了——当然那是原则上;实际上应该会有许多技术上的难题,何况还要考虑成本效益。

发现自己对DIY有超乎寻常的热情后,我上网Google了一下——DIY果然是个方兴未艾的现象。推崇DIY方式的外国人,除了衣服自己裁,家具自己制,连酒都自己酿。而据说DIY爱好者,普遍有些共同点,譬如对商家与商品的信任感较低,环保意识高,不满社会与职场现状等等。

仔细想一想,放在自己身上好像还真准。不过,这大概也有遗传因素。爷爷以前经常废物利用,做了好些实用的家具,听说奶奶从前连酱油都是自己做的呢!爷爷奶奶可以放心,第三次世界大战若真是打起来,我这个孙子,应该能够适者生存。


本文已经刊登于2013年11月《Citta Bella都会家人》杂志《奉时尚之名》专栏

No comments:

Post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