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aturday, November 9, 2013

叉匙与筷子


在可以选择使用筷子或叉匙的时候,我一般会选择叉匙。

我一点也不觉得使用叉匙比使用筷子来得摩登或时尚。这纯粹是个人喜好。

我不只一次因此被呛:华人不懂用筷子哦?身为华人都不维护自己的传统文化吗?

说的人当然是开玩笑。我当然也只能一笑而过——总不能连这种小事都要辩白一轮。但是,除了在心里猛翻白眼之外,我心里的OS可长了:

难道选择用筷子,就代表你很懂中华文化,很爱中华文化?除了爱吃中餐和会用筷子之外,你还爱中华文化的什么?哪一首唐诗感动过你?能把中国的朝代从商朝开始数到清朝吗?还是你能谈谈中国建筑之美?好吧,如果你觉得这太文艺,那告诉我,你会剪纸?编中国绳结?还是通晓任何其他中国民俗文化?恐怕,除了爱吃中餐,你连一顿稍有水准的中国菜,都烧不出来吧?

若以为一双筷子就能代表一整个中华文化,那是太小觑了中华文化。

如果每个人心里都有一座断背山,那每个华人,也应有自己心目中的中华文化。对于一些海外华人来说,中华文化只是一道又一道的桌上珍馐。但对另一些更幸运的华人来说,中华文化是每一次重读都能有新领悟的《红楼梦》;中华文化是精彩纷呈的诸子百家,《论语》固然令人展开道德思辨,《逍遥游》却能把人带领到动合无形,瞻足万物的境界;郑板桥的兰花与竹丛,令人从微物中体会清高无争的人生况味;苏大胡子数百年前的一句“竹杖芒鞋轻胜马,谁怕,一蓑风雨任平生”,更令多少代的中华文化继承者,在遭遇人生逆境时,得到了安慰……

我有幸一窥中华文化这块大宝藏,虽然,我窥见的,只是一角闪烁的钻石光芒。

中华文化能给我的,如此之多,我怎么会舍得放弃。如果有时间,我还想钻研墨家典籍,墨家子弟早在战国时期已经开始了对逻辑、物理等等科学与哲学方面的探讨,不让古希腊专美;我也想研墨挥毫,练练行云流水般的行草。

对那些“捍卫”盂兰盛会辣妹秀的“文化斗士”,我也是同样嗤之以鼻的。当遭到友族、社区投诉这些歌台或祭祀太清凉性感,或太嘈杂喧闹扰人清梦时,文化斗士们总是以宗教及文化传统为名抗辩,并且口口声声“我们华社”,仿佛他们就代表了整个华社。

到底派几个酥胸微露的辣妹在台上甩胸摇臀,是哪一个宗教的仪式,哪一种文化的传统,恐怕文化斗士们也说不出来。

而这种抓着一两点饶富民族特色之物,就紧咬不放,处处以民族代表者自居,批判审判他人,不正是民族沙文主义者惯用的招数吗?

其实,既便是流传了百年千年的传统文化,我认为,每个人也有选择接受与不接受,喜爱与不喜爱的权利。

中华文化是一个笼统而辽阔的概念,这当中有钻石,也有糟糠。绑小脚是封建时代流传久远的正统中华文化,但这项传统,我们要不要固守?所以,即便是流传了数百年的传统,若这项传统不合理,也大可舍弃或改之。

文化不是一成不变的。一个懂得进步的文化,才能成为伟大的文化。中华文化从三皇五帝开始流传到今天,经历了无数大变革大改动,五胡乱华时期,中华文化要是没有包容吸纳了匈奴、鲜卑等等胡人的文化,中华文化还会是今天的文化吗?

对于那些似是而非的所谓“文化”或“传统”,有拒绝的勇气,对于一些个人的喜好与选择,有容忍的雅量,对于某些不合时宜甚至有害的文化,要懂得割舍,如此,一个文化才能越来越壮大丰美。


已刊登于2013年11月份《JMEN》杂志《铭眼看时尚》专栏

1 comment:

  1. 我最恨這種“華人不能不懂如何如何”的邏輯。爲何華人一定要會說華語?爲何華人偏得活成其他人想像的樣子呢?這又是地球人另一種分門別類的思考模式。

    ReplyDelet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