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aturday, November 2, 2013

如果你是非洲人


说来真巧,我的朋友S才刚刚把位于斯里梳邦镇Ridzuan公寓的单位卖掉,该公寓的管理层就通过居民大会表决,禁止业主将单位出租给非洲裔人士。这项议决一经媒体曝光,立刻引来满城风雨。

因为有朋友住在这栋公寓的关系,我能理解公寓居民的心情。这家公寓有个漂亮的游泳池和花园,硬体设备不错。但是,第一次走进这栋公寓时,我却被眼前的景象吓了一跳。怎么会脏乱成这样呢?四座电梯里,只有一座能用,里面还阵阵尿骚味,中人欲呕。被逼走楼梯的话,每一层的楼梯口又堆满了一袋又一袋的垃圾,苍蝇嗡嗡飞。偶尔深夜经过泳池,还会见到大批黑人聚集玩乐,声浪颇大。这栋公寓的爆窃率也是很惊人的,三不五时都会听闻哪个单位又被宵小入侵。

Ridzuan公寓因为黑人聚居,臭名昭彰,买家避之唯恐不及,尽管雪隆区地产这几年价格飙升,但Ridzuan公寓的价值始终没有上升多少。眼看同时期买房产的朋友身家都平添了几十万,自己却因为公寓转手困难,只好被逼在这鬼地方继续生活,Ridzuan的业主们怎能不心急。在我们痛骂Ridzuan业主种族歧视的当儿,要知道,那也只是他们自救的表现。

可是,另一方面,到过国外生活的人,一听到这样的新闻,大概就会马上联想自己被或多或少地被排斥或歧视的经验。不少留学美国、澳洲的亚洲学生找房子时,都曾试过被房东礼貌地告之房间已经租出去了,但后来却发现,其实房间根本还没租出去,那只是房东不想把房间租给亚洲人的借口。在日本居住的外国人,处境就更可怜了。日本所谓的担保人制度,规定外国人租房,必须找到日本企业或日本人担保,麻烦重重。更甚的是,许多业主还表明不租房子给外国人。

人在异乡面对不公平的歧视时,我们都会愤愤不平:那些在唐人街走私贩毒的小混混,只是所有亚洲人里的一小部分啊,为何歧视所有亚洲人?即便大部分的华人都品行恶劣生活习惯令人难以忍受,我也是例外啊,怎么能够因为别人的罪行而判我死刑?

我们渴望别人公平对待我们。但我们却在自己的利益受侵蚀时,忘了公平这件事。

今天,即便大部分的黑人都是麻烦制造者,先问问我们自己,我们应该因此而把少部分品行端正的黑人也一并赶出去吗?想一想,当我们身在外国时,是如何痛恨别人因为我们的肤色而在心里把我们判刑的。而且,我始终相信,在任何族群里,麻烦制造者都只占少数,这些害群之马也被同一族群里其他奉公守法的人所厌恶着。今天,发生在Ridzuan公寓的所有问题,真的是因为“租给非洲人”而引起的吗?

那些堆积在楼梯口的垃圾,不分肤色各个种族都有贡献。那些破门而入的窃贼,还是来自外头的居多。管理层宣称,黑人喝酒吵闹,到处小便,可是,与其一支竹竿打翻一船人,为何管理层不制定条规,严惩喝酒闹事、到处小便、破坏公物、乱丢垃圾者?

其实,以上条规,相信多数公寓都已经有了明文规定,但为何这些问题还是层出不穷?说穿了,还不是因为“执法不力”。既然有人喝酒闹事,为何公寓保安不对付闹事的那一户?既然目击黑人随地小便或破坏公物,公寓保安为何不当场制止,开罚单?何况现在公寓多有CCTV,人证物证都不难取得。对于屡次犯规的租户,公寓管理层可以要求业主驱逐租户。若业主也不配合,公寓管理层不妨考虑切断该户的自来水。其实,管理层可以采取的行动很多,只要管理层有心去做。至于公寓屡遭宵小入侵,那就更是保安不力,是公寓管理层的责任了。

Ridzuan公寓管理层如今贸然召开居民大会,要业主驱赶黑人租户,许多律师已经表明这和分层地契的法令有冲突,也令业主违反和租户签订的租赁契约,因此存在法律问题了。以经验来看,这项决议到最后就会无声无息,无疾而终。

想一想,这还真像马来西亚政府一贯的行事作风啊——轻率制定一堆自相矛盾,而且实行起来困难重重的法令,结果,因为“执行不力”,这些法令最后只能不了了之,沦为笑话。


本文已经刊登于2013年11月份《Jessica旭茉》杂志

2 comments:

  1. 物必先腐而后虫生,人必先自辱而后生辱。道理这是这么简单啊!后生帅哥,果然眼光独到,好耶!

    ReplyDelete
  2. 但其實有一些黑人也並不是好惹的。像是我住的這一區,有時會發生外勞和黑人之間的糾紛而動刀亂砍的事情,最恐怖的還是一個女生遇上一大班黑人的時候,必須小心謹慎、繞道而行。

    ReplyDelet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