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ursday, November 14, 2013

DIY份子



小时候,每当看见孙儿们浪费食物,或什么都不愿做不愿学的时候,我奶奶就会说:“第三次世界大战开打的时候,你什么都得吃/什么都得学。”

这句话还真被我听进去了。衣食住行,衣服我自己缝纫修改。在美国留学的日子,我也经常自己做饭,只是回到亚洲后,在外用餐实在太便宜太方便,才再度成为“打包”一族。家居方面,墙上的架子,门上的锁,都是自己装的,举凡水管阻塞,电源插座失灵,自己都得当水电工。剩下的,也就只有车子没有办法自己修。

现代社会分工精细,会计师除了会做账,程式编写员除了会设计软件,似乎就什么都不必会了。而本地双薪家庭,更是连最普通的家事都不需要做,万事交给女佣即可。

反观外国鬼佬,虽然人均收入高于亚洲,但其实,在欧美国家,女佣、水电工费用不便宜,鬼佬们是很盛行DIY的,修理马桶抽水箱这些活儿,只能算基本常识。美国人也不常上馆子吃饭;所幸西方日常饮食很简便,通常一个三文治搞掟。有性格的鬼佬,甚至会一砖一瓦,把自己的dream house亲自盖起来。亚洲男士恐怕很多是连铁锤的正确握法都不会了。

最近又在新闻上看到可以DIY塑料模型的机器,心痒痒很想买一台来玩。有了这东西,那可乖乖不得了,什么奇形怪状的鞋子、首饰或是器皿,都可以自己设计自己生产了——当然那是原则上;实际上应该会有许多技术上的难题,何况还要考虑成本效益。

发现自己对DIY有超乎寻常的热情后,我上网Google了一下——DIY果然是个方兴未艾的现象。推崇DIY方式的外国人,除了衣服自己裁,家具自己制,连酒都自己酿。而据说DIY爱好者,普遍有些共同点,譬如对商家与商品的信任感较低,环保意识高,不满社会与职场现状等等。

仔细想一想,放在自己身上好像还真准。不过,这大概也有遗传因素。爷爷以前经常废物利用,做了好些实用的家具,听说奶奶从前连酱油都是自己做的呢!爷爷奶奶可以放心,第三次世界大战若真是打起来,我这个孙子,应该能够适者生存。


本文已经刊登于2013年11月《Citta Bella都会家人》杂志《奉时尚之名》专栏

Saturday, November 9, 2013

叉匙与筷子


在可以选择使用筷子或叉匙的时候,我一般会选择叉匙。

我一点也不觉得使用叉匙比使用筷子来得摩登或时尚。这纯粹是个人喜好。

我不只一次因此被呛:华人不懂用筷子哦?身为华人都不维护自己的传统文化吗?

说的人当然是开玩笑。我当然也只能一笑而过——总不能连这种小事都要辩白一轮。但是,除了在心里猛翻白眼之外,我心里的OS可长了:

难道选择用筷子,就代表你很懂中华文化,很爱中华文化?除了爱吃中餐和会用筷子之外,你还爱中华文化的什么?哪一首唐诗感动过你?能把中国的朝代从商朝开始数到清朝吗?还是你能谈谈中国建筑之美?好吧,如果你觉得这太文艺,那告诉我,你会剪纸?编中国绳结?还是通晓任何其他中国民俗文化?恐怕,除了爱吃中餐,你连一顿稍有水准的中国菜,都烧不出来吧?

若以为一双筷子就能代表一整个中华文化,那是太小觑了中华文化。

如果每个人心里都有一座断背山,那每个华人,也应有自己心目中的中华文化。对于一些海外华人来说,中华文化只是一道又一道的桌上珍馐。但对另一些更幸运的华人来说,中华文化是每一次重读都能有新领悟的《红楼梦》;中华文化是精彩纷呈的诸子百家,《论语》固然令人展开道德思辨,《逍遥游》却能把人带领到动合无形,瞻足万物的境界;郑板桥的兰花与竹丛,令人从微物中体会清高无争的人生况味;苏大胡子数百年前的一句“竹杖芒鞋轻胜马,谁怕,一蓑风雨任平生”,更令多少代的中华文化继承者,在遭遇人生逆境时,得到了安慰……

我有幸一窥中华文化这块大宝藏,虽然,我窥见的,只是一角闪烁的钻石光芒。

中华文化能给我的,如此之多,我怎么会舍得放弃。如果有时间,我还想钻研墨家典籍,墨家子弟早在战国时期已经开始了对逻辑、物理等等科学与哲学方面的探讨,不让古希腊专美;我也想研墨挥毫,练练行云流水般的行草。

对那些“捍卫”盂兰盛会辣妹秀的“文化斗士”,我也是同样嗤之以鼻的。当遭到友族、社区投诉这些歌台或祭祀太清凉性感,或太嘈杂喧闹扰人清梦时,文化斗士们总是以宗教及文化传统为名抗辩,并且口口声声“我们华社”,仿佛他们就代表了整个华社。

到底派几个酥胸微露的辣妹在台上甩胸摇臀,是哪一个宗教的仪式,哪一种文化的传统,恐怕文化斗士们也说不出来。

而这种抓着一两点饶富民族特色之物,就紧咬不放,处处以民族代表者自居,批判审判他人,不正是民族沙文主义者惯用的招数吗?

其实,既便是流传了百年千年的传统文化,我认为,每个人也有选择接受与不接受,喜爱与不喜爱的权利。

中华文化是一个笼统而辽阔的概念,这当中有钻石,也有糟糠。绑小脚是封建时代流传久远的正统中华文化,但这项传统,我们要不要固守?所以,即便是流传了数百年的传统,若这项传统不合理,也大可舍弃或改之。

文化不是一成不变的。一个懂得进步的文化,才能成为伟大的文化。中华文化从三皇五帝开始流传到今天,经历了无数大变革大改动,五胡乱华时期,中华文化要是没有包容吸纳了匈奴、鲜卑等等胡人的文化,中华文化还会是今天的文化吗?

对于那些似是而非的所谓“文化”或“传统”,有拒绝的勇气,对于一些个人的喜好与选择,有容忍的雅量,对于某些不合时宜甚至有害的文化,要懂得割舍,如此,一个文化才能越来越壮大丰美。


已刊登于2013年11月份《JMEN》杂志《铭眼看时尚》专栏

Saturday, November 2, 2013

如果你是非洲人


说来真巧,我的朋友S才刚刚把位于斯里梳邦镇Ridzuan公寓的单位卖掉,该公寓的管理层就通过居民大会表决,禁止业主将单位出租给非洲裔人士。这项议决一经媒体曝光,立刻引来满城风雨。

因为有朋友住在这栋公寓的关系,我能理解公寓居民的心情。这家公寓有个漂亮的游泳池和花园,硬体设备不错。但是,第一次走进这栋公寓时,我却被眼前的景象吓了一跳。怎么会脏乱成这样呢?四座电梯里,只有一座能用,里面还阵阵尿骚味,中人欲呕。被逼走楼梯的话,每一层的楼梯口又堆满了一袋又一袋的垃圾,苍蝇嗡嗡飞。偶尔深夜经过泳池,还会见到大批黑人聚集玩乐,声浪颇大。这栋公寓的爆窃率也是很惊人的,三不五时都会听闻哪个单位又被宵小入侵。

Ridzuan公寓因为黑人聚居,臭名昭彰,买家避之唯恐不及,尽管雪隆区地产这几年价格飙升,但Ridzuan公寓的价值始终没有上升多少。眼看同时期买房产的朋友身家都平添了几十万,自己却因为公寓转手困难,只好被逼在这鬼地方继续生活,Ridzuan的业主们怎能不心急。在我们痛骂Ridzuan业主种族歧视的当儿,要知道,那也只是他们自救的表现。

可是,另一方面,到过国外生活的人,一听到这样的新闻,大概就会马上联想自己被或多或少地被排斥或歧视的经验。不少留学美国、澳洲的亚洲学生找房子时,都曾试过被房东礼貌地告之房间已经租出去了,但后来却发现,其实房间根本还没租出去,那只是房东不想把房间租给亚洲人的借口。在日本居住的外国人,处境就更可怜了。日本所谓的担保人制度,规定外国人租房,必须找到日本企业或日本人担保,麻烦重重。更甚的是,许多业主还表明不租房子给外国人。

人在异乡面对不公平的歧视时,我们都会愤愤不平:那些在唐人街走私贩毒的小混混,只是所有亚洲人里的一小部分啊,为何歧视所有亚洲人?即便大部分的华人都品行恶劣生活习惯令人难以忍受,我也是例外啊,怎么能够因为别人的罪行而判我死刑?

我们渴望别人公平对待我们。但我们却在自己的利益受侵蚀时,忘了公平这件事。

今天,即便大部分的黑人都是麻烦制造者,先问问我们自己,我们应该因此而把少部分品行端正的黑人也一并赶出去吗?想一想,当我们身在外国时,是如何痛恨别人因为我们的肤色而在心里把我们判刑的。而且,我始终相信,在任何族群里,麻烦制造者都只占少数,这些害群之马也被同一族群里其他奉公守法的人所厌恶着。今天,发生在Ridzuan公寓的所有问题,真的是因为“租给非洲人”而引起的吗?

那些堆积在楼梯口的垃圾,不分肤色各个种族都有贡献。那些破门而入的窃贼,还是来自外头的居多。管理层宣称,黑人喝酒吵闹,到处小便,可是,与其一支竹竿打翻一船人,为何管理层不制定条规,严惩喝酒闹事、到处小便、破坏公物、乱丢垃圾者?

其实,以上条规,相信多数公寓都已经有了明文规定,但为何这些问题还是层出不穷?说穿了,还不是因为“执法不力”。既然有人喝酒闹事,为何公寓保安不对付闹事的那一户?既然目击黑人随地小便或破坏公物,公寓保安为何不当场制止,开罚单?何况现在公寓多有CCTV,人证物证都不难取得。对于屡次犯规的租户,公寓管理层可以要求业主驱逐租户。若业主也不配合,公寓管理层不妨考虑切断该户的自来水。其实,管理层可以采取的行动很多,只要管理层有心去做。至于公寓屡遭宵小入侵,那就更是保安不力,是公寓管理层的责任了。

Ridzuan公寓管理层如今贸然召开居民大会,要业主驱赶黑人租户,许多律师已经表明这和分层地契的法令有冲突,也令业主违反和租户签订的租赁契约,因此存在法律问题了。以经验来看,这项决议到最后就会无声无息,无疾而终。

想一想,这还真像马来西亚政府一贯的行事作风啊——轻率制定一堆自相矛盾,而且实行起来困难重重的法令,结果,因为“执行不力”,这些法令最后只能不了了之,沦为笑话。


本文已经刊登于2013年11月份《Jessica旭茉》杂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