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unday, October 6, 2013

全球都在疯收集


这是一个收集成瘾的年代。钻石可以收集,球鞋可以收集,手袋可以收集,手表可以收集,模型可以收集,麦当劳套餐的玩具,更可以收集。只是,全球消费大军的“收集瘾”来得快,去得也快。今天花大钱漏夜排队你争我夺不顾仪态抢回来的战利品,明天就成了回收袋里一堆簇新的垃圾。

说到底,收集瘾和恋爱大概也差不多。成熟的爱恋与收集瘾,发自内心,经过考验,可以历久弥新。而不成熟的爱恋或收集瘾,只是出自人有我有的心态,自己其实并不那么真的喜爱,对所爱的人或所收集之物,缺乏深刻了解,于是三分钟热度,很快厌倦。

患上收集瘾的消费者,其实只是销售策略下的受害人。这年头,似乎只要抬出“限量版”三个字,就能教消费者发疯。

对于限量之货品,若是因为技术或原料的关系,一年只能生产几只,我完全可以理解。譬如结合陀飞轮、三问表等等复杂技术的grand complications瑞士精表,因为需要高超的钟标师费尽精神制作,一家表厂一年只能生产那几只,这种限量,当然有收藏价值。

但若只是市场策略,为了哄抬商品身价,硬要搬出限量版三个字,我只能嗤之以鼻。某品牌的球鞋,也许款式的确好看,加上限量版三字,被人一抢而空。因为限量版三字,厂商也遵守诺言,不再生产。可是,买不到的消费者其实也不必觉得遗憾,因为很快又有同款“第二代”、“第三代”乘胜追击推出市场,同样是限量版。这种限量,到底矜贵在哪里?

更令我百思不解的是把麦当劳儿童餐玩具当宝的人。这东西也号称限量。可是,这到底是哪门子的限量呢?那是几千几万几亿只同时生产出来的玩具,完全雷同,绝无巧合的塑料玩具啊。

报纸上经常出现顾客为了争抢麦当劳玩具大打出手的新闻。然后报章评论还一本正经地批评麦当劳不该出现供不应求导致顾客不文明抢购的现象,而麦当劳也煞有其事地解释说因为汲取了上一次的教训,所以这一次的plush toy供应量已经增加了40% 云云,然后,抢购现象还是一再重复。

这正是麦当劳聪明的地方,深明要抢才有人要,越抢越吃香的道理,情愿少卖一点,制造供不应求的现象,以保持plush toy的高人气,反正他们真正要卖的,是伴随而来的套餐。Plush toy在eBay上拍卖,身价被超高到数万新币的新闻时有所闻,麦当劳表面上严厉谴责,但实际上也乐见他们产品的身价被哄抬,并且又多了免费宣传吧。

为何要花大钱去买一点也不limited edition的limited edition?有的人争辩那是投资,谓三五十年后,这些“限量版”将身价百倍。但老天啊,这东西首先就一点也不矜贵,天知道全球的麦当劳卖一个季度里卖出了多少只Hello Kitty和小黄人Minion?而且,麦当劳每年都要制造好几波这种“全球疯”,根本收集不完。这东西看起来很“难得”,但靠的其实只是“一时疯”,人有我有的心态,加上精密计算的供不应求策略。这个风潮过去,还有谁要花大钱买这些东西吗?

若是抱着投资的心态,为何不逛一逛本地的画廊,把钱花在本地画家的画作上?这些画家十之八九不会红遍国际,但若计算或然率,这些画作升值的空间和机会,肯定比Hello Kitty高出许多倍啊。哪一天这个画家红了,你花那百多元或数百元买来的画,就价值几万或几十万了。就算不去考虑虚无缥缈的未来,这些浇灌了画家无数心血的作品的实际价值,不是比一双本来可以无限量生产的“限量版球鞋”或麦当劳玩具套餐,来得更高吗?更重要的是,在家里挂一副独一无二的画作或雕塑,绝对比一橱的麦当劳儿童餐玩具来得酷吧。

不过,我必须声明,我其实也不反对购买限量版球鞋、Hello Kitty或Minion,只是,买之前,何妨先问问自己,是否真的那么喜欢这样东西。若是因为“这东西好潮,大家都在追,所以我好像也有点喜欢了”或“这东西这么多人抢,搞不好以后会升值”这样的念头,真的大可不必漏液排队购买。若心里那把声音说,“不必任何附加条件,我对这东西就是一见钟情”,那还等什么,还不快买?人生短短几十年,能有幸碰到几样可以为之疯狂的事物呢?



本文已刊登于2013年9月份《旭茉Jessica》杂志《Two Voices》专栏

No comments:

Post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