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ursday, August 8, 2013

对恶邻不必客气


进食与呼吸,是人类维持生命最基本的需求。二十几年了,每年却总有那么几个礼拜甚至几个月的时间,新马两国的人民,连呼吸一口干净空气的权利,都被剥夺了。

年复一年,马新政府和印尼谈判再谈判,谈出了什么结果?零结果。

今年的“烟霾季节”,报导内容和去年的,没什么两样;去年的报导内容,又和前年的没什么两样,不外是什么环境部部长何月何日飞赴印尼了解状况啦,外交部部长要印尼当个负责的邻居啦之类的。而印尼的答复也年年雷同,不外是马资和新资企业也涉及烧芭,所以新马政府最好闭嘴啦,等等。

其实,该做的,我们真的都做了吗?好吧,首先问问我们自己,我们可有完整的法令,去惩罚为了一己私利进行烧垦活动影响大众健康的企业?在要求印尼严办他们境内的烧芭活动时,我们最好先整治国内的无良企业与农民。若农民是因为教育不足,或资金有困难,而需要用烧芭这种原始方法进行垦殖,那么,政府可以给予资金与技术上的协助。若是屡犯不改,那就动用相关法令严惩不贷吧。

再者,有了完整的法令,把这些活动列为严重犯罪行为,那么,我们才可要求印尼政府把犯法的马资企业引渡回国接受法律制裁。对于印尼的指控,请政府尽速查明。既然人民已经疑心印尼的马资企业和巫统有关联,所以政府更应成立和印尼马资企业没有利益关系的独立调查团,若马资企业真有涉及烧芭活动,还请罪加一等。

诚然,印尼是个主权独立的国家,不管你有什么法律,也都难以管到别人家里去。就好像邻家孩子大声喧哗,你要求邻居管一管孩子,若是邻居不把你的投诉当一回事,你似乎也莫可奈何。

今年,被印尼政府委派处理这个课题的人民福利统筹部长阿贡拉克梭诺,还把新加坡的抗议形容为“小孩子的举动”,更表示拒绝接受新加坡的任何财物援助——除非那是一笔庞大数目。如果只是区区五十万或一百万美元,印尼宁可不要。这简直就是公开勒索了。

面对这样的恶霸邻居,我们就真的秀才遇着兵,毫无办法,任人鱼肉了吗?

国际事务、外交关系、国际法律,我们这些市井小民不懂。可是,我们这些市井小民,却也知道人是群居动物,要在一个社会里和他人和谐相处,就要遵守一定规则,否则必遭排挤。一条村里来了一个恶霸,为所欲为,每天夜里大声喧哗,把整条村吵得鸡犬不宁,还把尿和粪倒进村里唯一的水井里。

村民可以忍气吞声,也可以反击。除了武力冲突,村民可以先联合起来孤立恶霸,让他知道我行我素伤害他人的后果。恶霸家里是开农场的,那村里的人就联合起来,不向恶霸买鸡肉,情愿付多一点交通费,到邻村去买,断绝恶霸断绝收入来源。此外,村里的人也可以坚持不卖东西给恶霸。要买菜?我们偏不卖给你。有本事,你自己种。善于外交的村民,更可以到邻村去,向邻村申述恶霸的种种恶行,要求邻村的村民也不买恶霸农场的产品,也不卖菜卖鱼给恶霸。

唯有通过这种强硬的施压,恶霸才可能觉悟,把自己的快乐建筑在邻居的痛苦之上,迟早会遭反弹。

国与国的关系,回到最基本的状态,不也就和人与人,村与村差不多嘛?新马泰三国深受其害,应可敌忾同仇,对印尼惩戒一番。若外交手段高明,笼络其他国家一起对印尼实施经济制裁,效果自然更显著。

诚然,这种经济制裁,是一种非常强硬的手段。在国际关系上,非到最后关头,绝不轻易祭出这道旗。可是,对邻国这二十几年来严重威胁人民健康的行径放任不管,是因为真的无计可施,还是只因自己太软弱?

那现在,是不是到了祭出这道旗的时候了?那就是看各国领导,把霾害问题看得多严重了。


本文已刊登于2013年8月份《Jessica》杂志《Two Voices》专栏

No comments:

Post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