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uesday, July 9, 2013

政治时尚风暴


我其实没有想过,会在有生之年,见证一场又一场,因为政治而引发的时尚风暴。

2011年7月09日的Bersih 2.0,黄色力量初露锋芒,与会者身着黄衣,以表达对改革选举的诉求。参与聚会者超过五万人,每个人都有话想说,但时间空间有限,当然不可能每个人都有机会拿着麦克风讲话。于是,黄色的衣服,就成了一种共同的语言。把与会者身上那件黄色T恤直接翻译成文字,就是:杜绝贿选、杜绝肮脏政治手段、清理选民册、让参选政党公平接触媒体等等八项具体诉求。

这一次的集会,遭到政府暴力驱散,但是,与会者的一身黄色装扮,却透过电视、报章、网络、脸书,像浪潮拍岸一般,在世人心里留下了巨大的震撼,也令世人听到了无声的呼喊。

2012年4月28日,Bersih 3.0再次卷来,这一次,黄潮之中,还夹带一股绿潮。黄色服装代表的,依然是对干净选举的诉求。而绿色服装,则是反对莱纳斯在我国国土上建立稀土厂,危害人民健康。

如果说,黄色是自上而下的动作,由主办方鼓励参与者身穿特定的颜色来表达立场,那么,第十三届大选之后的黑色,则可说是自下而上的结果。

很不幸地,2013年的大选,依然充斥各种肮脏手段,而且获得更多总票数的反对党,因为选区分配的问题被骑劫了入主布城的机会。在开票那一刻,许多人看着选举成绩,有的灰心,有的愤懑、有的甚至涌上“绝望”这种负面情绪,直接把脸书照片换成黑色。

然后,这种浓稠如墨、沉重如铅的颜色,迅速晕染开来。第二天,许多民众开始自发穿上黑色服装,表达自己沉痛的心情。政党很快察觉到了民众的心情,几天后,就顺着这股黑色风潮,宣布在Kelana Jaya体育馆举行黑色集会,抗议选举不公。

集会当晚,当然是一片黑潮。但是,黑色经过了升华,和刚开始时的“绝望”有了不一样的意涵,成了一种“继续奋斗”的颜色。

一次又一次地,马来西亚人学习了利用服装来表达、宣扬、捍卫自己的信念。当然,说这是政治掀起的“时尚”风暴,是有点言过其实了。毕竟,我们只是简单的利用颜色,去做一个最直接的表述,当中没有太多美学的考量,当中绝大部分民众也只是一件黄t恤,或一件黑t恤,没有尝试把这提升到另一个美的层次。

难道上街头示威,还要扭扭捏捏大姑娘插花似地搞什么时尚?你问。 这当然不是我们这种时尚狂热者在鸡蛋里挑骨头。以政治融入时尚的例子,比比皆是,信手拈来就有庞克文化。庞克文化和无政府主义有密切关系。无论你是否认同无政府主义,你总不能否认庞克文化在流行时尚里扮演过重要角色。将衣服剪破、撕裂,用生活上随手可得的小物件如别针等等当做装饰品,在t恤上喷漆、涂色、写上挑衅字眼,都是庞克时尚的招牌动作。而多得Vivienne Westwood这位英国国宝级设计师,庞克文化更登上了高端时尚的大雅之堂。

这便是时尚为政治信念加分的例子。无政府主义也许不切实际,没有多大市场,但是,通过时尚的宣传,这种政治主张毕竟被更多人所认识了。而庞克文化反抗极权的精神,更是靠着时尚,不停地借尸还魂,传承至今。

更教我倾慕的,其实是70年代因为反越战而兴起的嬉皮文化。嬉皮文化虽然被东方社会妖魔化,成了鼓吹滥用毒品和滥交的文化,但嬉皮文化的根本,源自于对和平、自由与爱的追求,更具体的诉求,则是终止越南战争。那些长发披肩的男女,色彩斑斓的扎染t恤、充满民族风的长裙或上衣,深深影响了70年代的主流时尚,更影响了一整代年轻人的人生观。

和穿黑穿黄比较起来,庞克及嬉皮文化以时尚作为手段来传达讯息的方式,当然是要复杂与用心很多。这种经过美学的思考、创作的淬炼而诞生的时尚风格,自然也在历史上划下了更深刻的痕迹。

我期待,本地将有更多有心人通过艺术、时装等等管道进行创作与再造,让一种追求自由、民主与平等的公民运动,能够走得更多元、更深刻、更长远。


已刊登于2013年7月份《JMEN》杂志,《铭眼看时尚》专栏

No comments:

Post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