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ursday, June 13, 2013

同志迷情也是一种时尚

《犀利人妻》庆功宴,温升豪与宥胜接吻。图片来源:Wow News网站


时尚不只是时装。科技也可以是时尚。不过几年前,手机市场还是Nokia的天下;今天,大家都在一窝蜂地追Iphone或Samsung。如果你还在用Nokia,那你就out了。

当然,生活态度也是一种时尚。前阵子,“慢生活”的主张,就获得广泛讨论——虽然,讨论的人多,实践的人少。倒不是不想身体力行,只是生活迫人,要是有几百万身家衣食无忧,谁不想花两个小时吃晚餐品红酒慢慢生活啊。

或许,我们可以这么说,时尚,泛指吸引了一定的人群跟随的新思维(new idea),而这些新思维,可以体现在新产品,新衣服,新美学观点等等方面。

好啦,说了这么多,无非要证明我这篇专栏没有偏离“时尚”这个框架。马上转入正题。

近来看报,发现“同志迷情”,似乎也成了一种时尚,风行娱乐圈。首先,当然是层出不穷的同志电影。就算不是同志电影,也要搞同志暧昧,才够噱头,譬如那部文艺腔很重的《艋舺》。明明是怀旧黑社会电影,但因为加入了似有若无的暧昧男同情谊,马上多了话题性。

而男演员、男歌手们,也爱以“暧昧同志情”抢版面。《犀利人妻》的电影版票房达标,两名男主角就要“男男吻”庆功。

这些摆明车马为电影宣传造势的新闻,情有可原。比较令人反感的,是那些经常向记者自爆如何有男同志示爱,或被男同志骚扰的艺人。这些人当中,当然不乏本来就是同性恋的艺人。他们的“真实经历”,也许确有其事,但相信已经在叙述中,隐去了双方眉目传情的细节,把一切都描述成男同志的一厢情愿,幻想自己是高高在上的菩萨,广受万千欲海男女膜拜,从而达到自渎式的快感。

当然,异性恋男艺人也乐此不彼地利用同志情炒作,反正这年头,女追男不是新闻,要爆出什么同志情,才能上头条。

男艺人畅谈同志情,本来也算是提高社会对少数群体的认识,看起来好像“一家便宜两家着”。但这些男艺人却又往往用避之唯恐不及的态度,誓神劈愿极力撇清,仿佛和同性恋沾上边,是件倒霉又羞耻的事。(曹格的得奖宣言,就很伤人,难怪男同志马上发起倒曹运动,抵制曹格。)说男同志向自己告白,或被男同志骚扰,无非是证明自己俊美到极点,魅力大到男女通杀。但男艺人消费同志的方式,凭空为同志们塑造了一个“电车痴汉”的形象,仿佛同志个个饥不择食被色欲冲昏头脑,对同志未免有欠公平。

对很多女生来说,有几个同志蜜友,也是时尚得不得了的一件事。当然,这要拜《欲望都市》所赐。所以,我们周围,也多了很多炫耀“我有很多同志朋友”的女生。这句话的潜台词,其实是:“我是个思想开明的人。另外,我很受同志欢迎哦,可见得我很时尚哦。”

但很多嘴里这么说的人,心里其实仍然对同志有成见。所以这些女生,也常说,“哎哟,你明明就是同志啊,我一看就知道。”或是,“同志就是这样这样的啦。”之所以这么说,当然是是为了彰显他们自己对同志有多熟悉。

但这种态度,其实只证明了他们对同志充满刻板印象。每个人都如此不同,是不是同志,有谁可以打包票一眼看出。就像女人也不喜欢被人说,女人都爱哭哭啼啼的啦,女人都是优柔寡断的啦。坚强、有主见的女人,比比皆是。

有时候,同志之间互相取闹,会揶揄对方是个小娘炮,或是开一些“你心里住着个小女孩”之类的小玩笑。但是,非同志要开这种玩笑,最好先问问自己有没有这个资格。有部电影里头有段情节,说白人女孩交上了黑人朋友,有一次到夜店跳舞,和黑人朋友打招呼时,称对方“Nigger”,马上遭人怒目以视。后来,女孩的黑人朋友向她解释,Nigger是带有侮辱性的字眼,也是黑人心里的一块疮疤。黑人之间互相叫对方Nigger,那是他们向这块历史疮疤宣战的方式。但她是白人,她不可以。

不能依熟卖熟,尤其是对经历过太多伤痛而变得敏感的人。这部电影教会我的事,我永远记得。

赶时尚,也要懂得一套正确的规矩和态度,就譬如,一名fashionista也不会全身上下一整套都穿着同一个名牌吧。要用同志证明自己时尚,不妨先给人家多一点尊重。

已刊登于2013年6月份《JMen》杂志,《铭眼看时尚》专栏

1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