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unday, June 23, 2013

见鬼的人鱼线


我开始怀疑,这一切, 全是女人的报复。

几十年前,男性只要事业有成,大概就是嫁得过的对象了。而今,女性经济独立了,养家活儿之外,也开始对男性的外貌、品位、涵养等有所要求。而且,这些额外要求,越见苛刻。刚开始是要求胸肌。当瘦骨嶙峋的男性开始在健身室狂操,努力把自己练成一只熊后,女性们又发话了:空有胸肌是不够的哦,胸肌之下得有六块壁垒分明的腹肌,才算合格。于是,好不容易练出了胸肌,但肚子却被蛋白质饮料和过剩的营养搞大了一圈的男士们,只好从头来过,苦心钻研营养餐单和健身秘技,以期搞大胸围的同时,又能缩小腰围。

这些苦,女人当然都受过。女人一直是“被凝视”的对象。巨乳蜂腰、明眸皓齿、笔直纤细的腿、吹弹得破的肌肤,都是基本要求。男性作家们,还为读者精心勾勒出了女性胴体的完美想象——什么性感的锁骨啦,柔若无骨的手指啦,甚至连淋漓而下的汗,也必须是香的。

楚王爱瘦腰,宫中多饿死。为了取悦男性,千百年来活在炼狱里的女性,不知凡几。

而今,报应来了。虽说时尚设计师还是以男性占多数,但时尚编辑与影剧版编辑,还是女性的天下啊。她们仿佛决定不该让男性有好日子过,因此,空有漂亮五官是不够的,男人们得付出加倍努力,才能符合新的审美要求。你看那些韩国男星们,哪一个不是比女人还精致的容颜下,藏着巨胸与六块腹肌?男性要求童颜巨乳,女性也可以要求童颜巨身!

这些女编辑们更开始在媒体推波助澜,对男性的要求一再升级。胸肌、腹肌、二头肌、三头肌、bubble butt、小红豆,现在居然连人鱼线这名堂也想出来了?

人鱼线这东西虚无缥缈,每天做数百下仰卧起坐也未必练得出来。瘦干干的固然难见什么线,肌肉壮硕也未必就有。我由此断定,这完全就是女性设下的陷阱,上当的是傻瓜!

(作者写毕本文,即刻飞奔健身房狂操人鱼线。)


已刊登于2013年6月份《Citta Bella》杂志,《奉时尚之铭》专栏

Thursday, June 13, 2013

同志迷情也是一种时尚

《犀利人妻》庆功宴,温升豪与宥胜接吻。图片来源:Wow News网站


时尚不只是时装。科技也可以是时尚。不过几年前,手机市场还是Nokia的天下;今天,大家都在一窝蜂地追Iphone或Samsung。如果你还在用Nokia,那你就out了。

当然,生活态度也是一种时尚。前阵子,“慢生活”的主张,就获得广泛讨论——虽然,讨论的人多,实践的人少。倒不是不想身体力行,只是生活迫人,要是有几百万身家衣食无忧,谁不想花两个小时吃晚餐品红酒慢慢生活啊。

或许,我们可以这么说,时尚,泛指吸引了一定的人群跟随的新思维(new idea),而这些新思维,可以体现在新产品,新衣服,新美学观点等等方面。

好啦,说了这么多,无非要证明我这篇专栏没有偏离“时尚”这个框架。马上转入正题。

近来看报,发现“同志迷情”,似乎也成了一种时尚,风行娱乐圈。首先,当然是层出不穷的同志电影。就算不是同志电影,也要搞同志暧昧,才够噱头,譬如那部文艺腔很重的《艋舺》。明明是怀旧黑社会电影,但因为加入了似有若无的暧昧男同情谊,马上多了话题性。

而男演员、男歌手们,也爱以“暧昧同志情”抢版面。《犀利人妻》的电影版票房达标,两名男主角就要“男男吻”庆功。

这些摆明车马为电影宣传造势的新闻,情有可原。比较令人反感的,是那些经常向记者自爆如何有男同志示爱,或被男同志骚扰的艺人。这些人当中,当然不乏本来就是同性恋的艺人。他们的“真实经历”,也许确有其事,但相信已经在叙述中,隐去了双方眉目传情的细节,把一切都描述成男同志的一厢情愿,幻想自己是高高在上的菩萨,广受万千欲海男女膜拜,从而达到自渎式的快感。

当然,异性恋男艺人也乐此不彼地利用同志情炒作,反正这年头,女追男不是新闻,要爆出什么同志情,才能上头条。

男艺人畅谈同志情,本来也算是提高社会对少数群体的认识,看起来好像“一家便宜两家着”。但这些男艺人却又往往用避之唯恐不及的态度,誓神劈愿极力撇清,仿佛和同性恋沾上边,是件倒霉又羞耻的事。(曹格的得奖宣言,就很伤人,难怪男同志马上发起倒曹运动,抵制曹格。)说男同志向自己告白,或被男同志骚扰,无非是证明自己俊美到极点,魅力大到男女通杀。但男艺人消费同志的方式,凭空为同志们塑造了一个“电车痴汉”的形象,仿佛同志个个饥不择食被色欲冲昏头脑,对同志未免有欠公平。

对很多女生来说,有几个同志蜜友,也是时尚得不得了的一件事。当然,这要拜《欲望都市》所赐。所以,我们周围,也多了很多炫耀“我有很多同志朋友”的女生。这句话的潜台词,其实是:“我是个思想开明的人。另外,我很受同志欢迎哦,可见得我很时尚哦。”

但很多嘴里这么说的人,心里其实仍然对同志有成见。所以这些女生,也常说,“哎哟,你明明就是同志啊,我一看就知道。”或是,“同志就是这样这样的啦。”之所以这么说,当然是是为了彰显他们自己对同志有多熟悉。

但这种态度,其实只证明了他们对同志充满刻板印象。每个人都如此不同,是不是同志,有谁可以打包票一眼看出。就像女人也不喜欢被人说,女人都爱哭哭啼啼的啦,女人都是优柔寡断的啦。坚强、有主见的女人,比比皆是。

有时候,同志之间互相取闹,会揶揄对方是个小娘炮,或是开一些“你心里住着个小女孩”之类的小玩笑。但是,非同志要开这种玩笑,最好先问问自己有没有这个资格。有部电影里头有段情节,说白人女孩交上了黑人朋友,有一次到夜店跳舞,和黑人朋友打招呼时,称对方“Nigger”,马上遭人怒目以视。后来,女孩的黑人朋友向她解释,Nigger是带有侮辱性的字眼,也是黑人心里的一块疮疤。黑人之间互相叫对方Nigger,那是他们向这块历史疮疤宣战的方式。但她是白人,她不可以。

不能依熟卖熟,尤其是对经历过太多伤痛而变得敏感的人。这部电影教会我的事,我永远记得。

赶时尚,也要懂得一套正确的规矩和态度,就譬如,一名fashionista也不会全身上下一整套都穿着同一个名牌吧。要用同志证明自己时尚,不妨先给人家多一点尊重。

已刊登于2013年6月份《JMen》杂志,《铭眼看时尚》专栏

Tuesday, June 11, 2013

性侵面面观


小S:欧买尬,你看报纸了吗?关丹一名少女被性侵,只有13岁,而且还是10天内,在不同地点,不止一次,被8个人性侵。

大S:什么?我们闹的笑话还不够大吗?前一阵子,那名来我国旅游的美国女教师,乘搭计程车,却惨遭15名男人强暴。这宗新闻见报后,我国已经“扬名”海外,吓得外国游客都不敢来了。

小S:以前你还叫我深夜外出时,不要抄小路,还有许多轻快铁站位置都很偏僻,晚上单独一人的时候,最好是连轻快铁也不要搭,宁可花多点钱去搭计程车。现在,哎,连搭计程车也不安全了。

大S:你知道就好。以后你出门,最好有人接送,连计程车也不要搭。我国政府连计程车都没办法管制好,好像谁都可以随随便便开辆计程车。那个美国女教师的案件,只是冰山一角。在那个案件之前的一个星期内,马来西亚已经发生了三宗计程车司机抢劫乘客事件,在本年首三个月内更累计了16宗。

小S:依我看,我们应该修改法律,严惩那些色魔,把他们关个几十年,那些一犯再犯的,判他终身监禁,或是死刑!不是听说外国有化学阉割吗?最好也给这些色魔来一下。

大S:嗯……不过这样一来,也可能令受害者的生命受到更严重的威胁。如果犯下强奸罪,和犯下谋杀罪的刑罚不相上下,那么,强奸犯可能会干脆把受害者杀了,免得夜长梦多,日后受害人向警方报案指证自己。

小S:那怎么办?难道就任由这些匪类继续作恶?

大S:其实,关键问题在于执法,而不是法律。试问,我国每年发生那么多强奸案,有多少宗成功将犯人定罪?这就像贩毒,虽然贩毒的刑罚是死刑,但贩毒者还是前仆后继。不是因为他们不怕死,也不是他们不懂法律,而是因为他们太清楚警方破案率超低,只有衰到扑街才会被抓。同样的,强奸犯也看死受害女子不敢到处宣扬,而且,就算受害人敢报警,他们也看死警方抓不到他们,所以性侵案件才有增无减。新加坡就因为执法严厉,别说容不下杀人放火的罪行,随便丢一根烟蒂也分分钟会被抓,人们才不敢抱着侥幸的心理,治安才会那么好。

小S:可不是吗。先别说那些报了案,却完全抓不到犯人的案子。在我国,就连已经罪证确凿的案件,犯人最终都可以轻易走出法庭。那位性侵13岁女童的前保龄球国手Nor AfizalAzizan,不是因为法官一句“前途光明”,就被判缓刑5年,连牢都不必做吗?

大S:还有那个槟城的电器工人周源嘉,性侵13岁女童,也同样仅仅被判缓刑3年。法官的理由是,犯人属年轻犯罪,双方是情侣关系,你情我愿。

小S:只是一个13岁的的女童啊,有什么你情我愿的。法律禁止任何人和未成年少女发生性关系,否则视同强奸,就是因为未成年少女的性观念不成熟,无论社会经验、、体力、经济都处于弱势,容易被人利用、误导、欺骗。如今,因为一句你情我愿,就可以轻判?那么,金鱼佬买糖果给小女孩,要小女孩给他玩一晚,小女孩答应了,是否也叫你情我愿?姑爷仔以爱情为名欺骗未成年少女,是否也叫你情我愿?

大S:正是。其实,根据警方的数据,过去5年来1万1064起强奸案发生在住所,2900起在公共场所、1362起在酒店或旅馆、580起在汽车及252起在不明地点。这也意味着,大部分的强奸案,都是熟人及亲人所为,发生在家里,或是酒店。被人强行掳走强奸的案件,还占少数。

小S:千防万防,家狼难防啊。要保护女性免于性侵,除了仰赖政府把治安搞好,我们也得多关心身边的人,邻居、亲戚的女孩有无异样?社会与邻里的冷漠,才是助长性侵之风的最大成因。


已刊登于2013年6月份《Jessica》杂志

Sunday, June 2, 2013

为旅客筑一道彩虹


彩虹瀑布。Picture courtesy of Wish Kian.

我们都听说马来西亚其实美不胜收。我们也清楚对许多外国游客来说,马来西亚的吸引力,远远比不上那只有弹丸那么大的邻国新加坡,更比不上价廉物美的泰国。

马来西亚旅游业的潜力不止于此吧?于是,我们习惯使然地批评政府,埋怨旅游部浪费了我国丰富的旅游资源。转个头,只要一有假期,我们却继续一窝蜂往国外跑,继续沉迷在Air Asia网站上搜寻泰国、巴厘、香港、台湾、日本、韩国的特价机票。

当外国人问你马来西亚有什么好玩,为什么值得一游时,你能说出几个令你骄傲的景点?如果有国外的朋友来马来西亚找你,你会带他们到什么地方?茨厂街?马六甲?槟城?你一方面厌恶茨厂街和马六甲的庸俗与商业化,却又只能把他们带到你自己也兴趣缺缺的地方。

好吧,我承认,那个总是往国外跑,对自己出生长大的地方不甚了了的人,我是其中之一。直到有一次和我的朋友左眼一席谈,我才幡然觉悟。

左眼当时任职报馆,是媒体界的大红人,前程似锦,但是,他却给我抛了一个震撼弹——他将毅然离开熟悉的岗位,开创本土旅游事业。他跟我分享他的未来大计时,描述了一些他去过的地方,吃过的美食——3号公路、8号公路、Kemasik、Pantai Pandak、Kampung Marang,无尽的稻田、未经游客大军蹂躏过的淳朴渔村、风韵犹存的各州小镇、开满芒花芦苇看起来像北海道及普罗旺斯的大地……

左眼形容这些本地美食美景时,双眼熠熠发光。从来,只有在描述巴黎、纽约、北海道时,我才看过大马人露出这种神态。那是我第一次看见一个马来西亚人,用如此的热情,描述自己生长的土地。

他还用同样的热情,侃侃而谈他计划中的深度旅游——让父母带领孩子,回到自己成长的小镇,给孩子说一段岁月变迁的故事;带领国人走进渔村和稻田,聆听渔夫与农民的生活;召集摄影爱好者南征北讨,分享自己多年来搜集的绝美私家旅游景点,再借着这些摄影爱好者的作品,把马来西亚的美散播出去,令更多人看到……

本国华裔子民,向来沉迷台湾偶像剧与电视节目,也对台湾充满玫瑰色幻想。台湾美食太多了,台湾好玩有趣的地方简直玩不完,台湾人还很可爱,到处有怀抱梦想的有为青年。可不是吗?《食尚玩家》、《一步一脚印发现新台湾》,《疯台湾》、《单车二势力》、《铁马青春行》等等,有那么一大堆由台湾人制作,介绍台湾美食、台湾旅游、台湾文化风俗的电视节目,想不爱上台湾都难。更别提那一堆台湾环岛旅游、单车日记一类的摄影与深度旅游书了。

台湾人孜孜不倦地记录着宝岛的美丽与魅力,倒不见得全是为了弘扬旅游业。我相信,那只是因为他们真心爱着他们脚下的土地,并以那片土地为豪。他们还有数不尽的充满人情味的民宿、有机农场,以及充满个性的咖啡馆。而台湾人热情好客,更是旅客留恋台湾的原因。

而马来西亚真正缺乏的,其实正是以马来西亚为荣的国民,以及用心经营旅店、旅游公司、餐饮业以及其他旅游相关行业的业者啊。我们是不是有令人宾至如归的旅店?我们有没有更多像左眼一样的青年,愿意发掘不一样的市场、开发深度旅游?我们想创业的年轻人,是否愿意自己打造一家品味独特的咖啡馆,而不是丢一笔钱出来跟大品牌拿特许经营的执照?

发扬旅游业,不见得一定得是由上而下的努力。身在民间的我们,是不是也有付出足够的努力,去营造一个美好的环境?这个环境,不一定是要为旅游而产生,更应该是为本城居民服务的。一家慵懒而温暖的咖啡馆,一家人理解伤心人的居酒屋,一间可以买到充满创意的本地艺术家的作品的小店,都能令旅客爱上一座城市、一个国家。

当然,我们也可以从自己做起,亲自去体验马来西亚之美。那么,下一次,你才可以信心满满地告诉国外的朋友,马来西亚可好玩了,没Budget去大名鼎鼎的Sipadan潜水没关系,我带你到一座名不见经传的,叫做林明的小镇,那里附近有座彩虹瀑布,每一天固定的时辰,置身这座瀑布底下,你会被无数道远的、近的、触手可及的彩虹环绕。


已刊登于2013年5月份《Jessica旭茉》杂志,《Two Voices》专栏 


Johor. Picture courtesy of My Road Planner
 
79 Highway. Picture courtesy of My Road Planner.





Perak. Picture courtesy of My Road Planner.

Cameron Highland. Picture courtesy of My Road Planner.
My Road Planner Facebook page: https://www.facebook.com/myroadplann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