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unday, April 28, 2013

邋遢美


过完一个星期的假期,回到KL,在镜子前一照,差点认不出自己。蓬头垢面,满脸杂毛,那是胡须几天没剃的结果。若颓废得有型也就算了,偏偏顶着个假期前剪的bob头,完全不知所谓。不过,那有什么关系呢,披上豆腐皮般又软又皱又旧的背心短裤,连内裤也懒得穿,照样出门去耶。

在许多人心目中,我大概是很爱美的。在某些特定的场合、日子里,或偶尔兴致到,我可以“衣不惊人死不休”,顶着一个一尺高的发型,穿一身奇形怪状的衣服。但是,熟悉我的人,应该对我又有不同印象。平日里,我对打扮这件事,相当得过且过,不管换什么发型,永远要以不必花时间打理为前提,最好可以睡醒就出门。

事实上,许多看起来不太时尚的男生,都比我爱美二十倍。不信?你家里若有十几岁二十几岁的男生,不妨留意他们每天早上有没有花个10分钟以上弄头发?有些男生看起来衣着简单,但其实短裤的长度在膝盖几公分以上,都非常讲究决不妥协。那些留起胡子有型有款的男士,你以为他不修边幅,man得不得了,其实,他的胡子长度多少,要怎样剃出想要的形状,都下过功夫细细研究过。若任由胡子自然生长,只会落得像我现在这个邋遢像。

爱美之心人皆有之,大家只是方式不同,程度不同。

这个时代,装酷才是王道。让人看得出全身装扮花了不少心思,不够有型。那些真正厉害的时尚高手,明明全身搭配无懈可击,可是,偏偏就散发出“老娘/老子今天的造型只不过是临出门前随手抓一抓穿搭出来的,老娘/老子根本不care”的态度。

这世界上,“犀利哥”只此一个。其他看起来好像“不经意”中就穿得很好看的人,莫不下过一番苦工,千万别被他们骗了。

有时暗自反省,和那些到公寓楼下打包云吞面,都要精心打扮一番才肯出门的时尚分子比较起来,我实在太不fashion了。小弟自当面壁思过,勤修紧练。如果哪一天,你在街上看见我一副邋遢颓废相,却又颓废中透着潇洒有型,那就是我练成神功了。


已刊登于2013年四月份《Citta Bella》杂志《奉时尚之铭》专栏

Wednesday, April 17, 2013

麻烦的全马少男杀手

 

为近来本地最有偶像潜质的歌手可晴做造型,是一场很考验人的大作战。

不不不,别误会,可晴一点也不难搞。实际上,她勇于尝试,自己有主见,但也尊重造型师和公司的意见。

她的态度也是没话说的。一两年前,第一次和她见面后,他的经纪人就打电话给我,问我,可晴没有说错话得罪你吧?

我吓了一跳。我又没投诉她,到底发生什么事啦?还是我神经太大条,被人冒犯了都不知道?

经纪人连忙解释说,没有没有,只是循例问问,因为可晴向来心直口快,把情绪写在脸上,有时得罪人都还不知道,所以,先特此打个招呼,以免以后有什么误会。又说了些可晴还是小孩子,以后她有什么冲撞冒犯之处,要多关照多指点之类的场面话。

可晴的经纪人当然是过虑了。这么可爱的女孩,谁舍得因为一些芝麻绿豆的事生他的气啊?何况,马来西亚人普遍欣赏率直的个性,太过圆滑太过世故,反而不讨人喜欢。

可晴的样貌体型更是上上之选;样貌气质可塑性颇高,也没有什么身材上的缺陷需要掩饰,活脱脱就是个衣架子。

那么,可晴的造型难搞的地方到底在哪里呢?

难搞就在于,她的身上,实在有太多可能性。唱儿歌时期的范晓萱,无敌可爱,老少通杀,可晴完全可以胜任。杨丞琳的娇憨率直,似乎也很吻合可晴的脾性。而我私下认为,郭采洁清新慧黠,造型又相当有个性,带点sophistication,也是可晴可以参考的对象。

唱片公司当然也很清楚可晴的潜能,简直将她视为“奇货可居”,对她充满期待。唱片公司要打造出韩国偶像的气势,尤其指明要做出少女时代的感觉。此外,还祭出了许多规定。譬如,不能太性感,又不能太可爱;所有造型,都必须穿短裤,以秀出她那双修长笔直莹白如玉的腿;衣服不能太花,颜色也最好清淡等等。

这真是为难啊。少女时代的造型多变,而且,由于是跳舞团体,造型以性感、酷为主,又不符合可晴形象。

于是,我和可晴花了许多时间,试了许多造型。要如何乖巧得来,又活力十足;要如何性感得来,又不能太超过太卖弄,流于低俗;要如何漂亮得来,却又不过分漂亮,以保持亲切感;要如何成为宅男女神的同时,也能同时把auntie、uncle一网打尽。这个平衡,还真不容易拿捏啊。

在整个造型工作中,试装一直是我很享受的部分。看着不同年龄、不同背景的艺人、模特或其他人士,在一套又一套的衣服下,展现出从前不曾见过的自己,非常好玩。而能和像可晴外貌那么优秀,配合度又那么高的女孩合作,这个过程,当然就更好玩了。看着她一下变成日本娃娃,一下变成英伦摇滚女孩,一下化身艺术学院美少女,还真是令人满足感油然而生啊。

我之前曾担心,可晴会喜欢装天真的超龄娃娃造型,或是崇尚车展辣妹的形象,和我的品味相差太远。想不到,我和可晴对衣着和品味的看法,竟然都相当接近。遗憾的是,有些我和可晴很喜欢的造型,却不获唱片公司通过。而据说有些我们不喜欢的造型,唱片公司却认为可以一用,导致可晴在开会时受了些委屈,哈哈。

这当然也不能怪唱片公司。唱片公司的高层都是男生。女生一般希望展现sophisticated的一面,而男生一般只想看到性感而容易驾驭的女生。男性和女性喜爱的女性形象,一直大大不同。这也是为何有些女性身边总有一群男士围绕,但却被其他女性鄙视,而获得女性由衷赞叹的美女,却不见得追求者众多的原因。这其中的种种心理因素,可以写成一本书了。

可晴、唱片公司和我三方最后取得的共识,已经呈现在唱片封套上。可晴既保留了女孩的脆弱与稚嫩,但也展现出适当的时尚与自信,以及自己的独特个性。封面照片中,可晴眼神透露出的淡淡忧郁与迷惘,应该可以秒杀不少男生。

各位男士们,准备好迎接新一代宅男女神、全民宝贝的诞生了吗?


已刊登于2013年4月份《JMEN》杂志 《铭眼看时尚》专栏

Friday, April 12, 2013

从光良到Psy:当艺人遇上政治

照片取自《光华日报》

从2011年东马选举,光良、张栋梁、林宇中受邀为国阵阵营表演,到前阵子Psy在国阵槟州新春大团拜表演骑马舞,这些艺人同样激起舆论千重浪,引来在野党和民众非议。

这不禁令人深思,到底歌手、艺人们,是否该接受政党或政治团体的邀约?是否接了表演,便是民主叛徒,当权者的走狗?到底艺人与政治,是否应该挂钩?

这大概可以从几个不同的面向来看。

首先,是艺人的人权问题。如今,在娱乐圈混口饭吃殊不容易。若歌手艺人们完全不接带有政治背景的秀,收入可能要锐减。政党也经常举办各种酒宴,譬如为选举募款,或是免费款待选民以收买人心,却从来没人苛责餐厅老板。我们若能容许餐厅老板承办政党的酒宴,那为何艺人不能接秀赚钱?更何况,带有政治目的的表演五花八门,艺人又要如何分辨哪些表演带有政治企图?譬如,有的组织虽不是政党,却有浓厚政治背景;而有的表演名为慈善,却也带有政治目的,马华妇女组为孤儿院筹款,大概也免不了趁机宣扬马华吧?

断人衣食犹如杀人父母。接不接政党的邀约,那是艺人选择工作的权利。当然,这也关乎艺人个人气节的问题。像梅兰芳那样蓄须明志,坚拒为日本人表演的艺人,固然令人景仰,但若为五斗米折腰,那也不过是人之常情,你我又有和分别?

不过,话说回来,在野党的顾虑也并非完全没有道理。如今部分粉丝堪称脑残,只要偶像一句话,家庭学业(或事业)尚可全抛,何况区区一张选票。执政党及当权者财雄势大,若真的滥用这招,动辄大把大把钞票请来国外影响力惊人的艺人歌手如王力宏、周杰伦或Lady Gaga, 在野党处境堪虞。

不过,很多事情从来都是双面刃。脑残粉丝多,头脑清醒的民众只怕更不少。对许多民众来说,免费演唱会,不看白不看,不过,大选时选票投到哪里,那可不一定。想要用几场演唱会收买人心,未免也把民众想得太简单。首相在槟州新春大团拜上二问“Are you ready for Psy?”,民众热情回应:“Yes。”当再问“Are you ready for BN?”,群众大泼冷水答:“No.”,就是证明。

浪费巨款办演唱会的行为,也迟早会惹民众反感。有良心,真正关心国家社会的政党会把这些钱花在教育、国家建设。那些在国家经济困顿时仍穷奢极侈的政府,必遭选民唾弃。

艺人参与政治与否,最重要的考量,还在于这是否有利于民主?

其实,与其大力鞭笞应邀为政党演出的艺人,不如鼓励艺人勇于对政治发声。

政治,是群众做决定的过程(Politics is the process by which groups of people make decision)。艺人也是公民的一份子,自然也有参与公共政策的决定与形成的责任与义务。在现实中,歌手艺人推进民主进程与社会公益的例子比比皆是,而歌手艺人令民主开倒车的例子,似乎并不多见。

Bob Dylan、Pete Seeger、Bruce Springsteen、John Lennon等等前辈摇滚巨星们,都是早期社运的中坚分子,对美国社会的贡献不必多说。

而今天,欧美乐坛与影视巨星们仍然不遗余力地推动他们政治理想。Angelina Jolie和George Clooney对政治的热衷,众所皆知。Coldplay热心推动Fair Trade运动,以对抗更有利于经济大国的自由贸易(Free Trade)。Bono则为非洲国家积极奔走,呼吁富裕大国赦免非洲贫穷国家的债务。

这些超越一己名利,怀抱崇高理想的歌手艺人,正是大中华圈所欠缺的。

我想,本地,以及整个大中华圈,有很多艺人都是善良而又充满理想的,但因为惧怕被当权者封杀,因此不敢轻易表达自己的政治立场。而今,连民众和媒体都动不动就对和政治沾上边的艺人喊打喊杀,自然更搞得人人自危。要令艺人从政治的“柜子”里走出来,民众和媒体先得展现民主气度,就算艺人支持的政党和政见,和自己不同,也不必口诛笔伐。而民众也需要分得清楚:当艺人站在舞台上,什么时候,他只是纯粹的表演嘉宾,什么时候,他是在为政党站台或拉票。


已经刊登于2013年4月份《Jessica》杂志,《Two Voices》专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