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ednesday, February 27, 2013

潮流可否独立于世界之外

Photo from www.nst.com.my
 身为时尚工作者,在向别人解说潮流(Trend)的时候,偶尔会听到别人反问:为什么要跟着别人的潮流?为什么马来西亚不能发展属于自己的时尚潮流?

跟潮流确实不必盲目,譬如在马来西亚不可能穿皮草、羽绒服。但时尚能不能独立于世界潮流之外?愚见是,你可以有自己的特色,可以发展出自己的时装体系,但一定要和世界有着微妙的联系。

世界五大时装中心是巴黎,米兰,伦敦,纽约和东京。这些时尚之都,都会互相参考对方的时尚潮流,而其他时尚工业也很强的都市,譬如巴塞罗那、曼谷、圣保罗,也都会借鉴与参考五大时尚之都的潮流。

也有许多国家尝试发展本国时尚,但往往只是沦为“民族服装”,适合在theme party上穿。譬如马来西亚某些Datin们,就孜孜不倦要把巴迪布推向世界舞台。但请别怪我长他人志气灭自己威风,巴迪印花要成为世界性潮流恐怕不容易。

马来西亚本来就不是世界舞台上的主角。拥有庞大市场的中国,还比较可能有说话的余地。若中国的名媛们忽然都卯起劲来买带有旗袍领子细节的衣服,巴黎米兰的时装品牌,会不赶紧把旗袍领细节加在推出的新系列里吗?

当然,你可以坚持己见,把巴迪Kebaya当最夯时尚天天穿,这也不失为一种自得其乐的方式。但当世界上其他国家的人民看你时,就有点像你看那些天天穿缅甸传统服装的缅甸女人一样,大概总带着淳朴与传统之感——这不含褒贬,纯粹是服装带出的讯息。

时尚,就像语言,是一种双向的沟通。你也可以很酷的发展属于自己的石破天惊前所未见的时尚,把内裤穿在外面,把墨镜戴在脑后勺。但别人get到你的时尚吗?

本文已刊登于2013年2月份《Citta Bella》杂志《奉时尚之铭》专栏

Thursday, February 7, 2013

A片有理 免费有罪?

 
Alvivi(网友为Alvin Tan和Vivian Lee组合取的名字)会引起我的关注,首先来自这两人的坦率。

如果,事件发生后,两个人第一时间鞠躬认错,并向社会大众伸冤,指影片被人盗取上载,那么,这起事件会很快落幕。毕竟这样的影片,不少情侣也偷偷自拍过,没拍过的人,也肯定看过。大家千方百计把影片挖出来,嘻嘻哈哈对男女主角评头论足一番之后,终究会“宽宏大量”地原谅这对迷途知返的小孩。

可是他们没有。Alvin首先大胆宣布,自己这么做的目的,就是要成名,一点也没有忏悔的意思。最令人气愤的是,他还坚决不认错,并以自己的法律知识,推断自己不会受到法律对付。

好个狂妄的小子!

而Vivian也很酷。她没有像阿娇一样,眨着泛泪的眼睛,哭诉自己太傻太天真,爱错了人。(这么做,马上可以令他从“淫妇”升格为“受害者”,是个脱罪的最好理由啊。)

当媒体追访两人时,必问的一道问题是:你们是否深爱对方?你是否会结为夫妻?

他们也一口否定了他们相爱。Alvin说,他只是“爱”和对方消磨时光(I love spending time with her)。Vivian也对嫁给Alvin的说法嗤之以鼻。真是个荡妇啊!这个社会要的,是一个为爱奉献一切,把贞操奉献给男人,只为嫁给男人的女性啊!

没有哭哭啼啼的受害者,只有谈笑风生,畅谈性爱的男女。太多太多有悖常理的观念,于是挑起了社会敏感的神经。

可是,在这个色情电影唾手可得的年代,在这个对性欲望越来越不遮遮掩掩的社会,要用什么理由去鞭笞这对男女呢?他们的所作所为,说穿了,也没有什么了不起,不过就是你情我愿地拍了几部A片啊。现在的A片内容,用鞭子抽用蜡烛滴,在女优脸上撒尿或直接喝女优的尿,什么花招都出齐了,Alvivi的业余A片,小儿科得很。

在这个时代,除了塔利班,应该很少人敢说,拥有、收藏AV是罪吧。哪个男人没有观看过AV呢?如果看AV犯法,99%以上的男人,应该都该抓去关了。而胆敢道貌岸然的宣布看AV很不道德的人,应该反而会被众人耻笑他的虚伪。

既然看AV不是罪,那么,拍AV的男女主角,自然也不是什么罪。很少有人觉得饭岛爱应该被抓去关吧?既然Alvin和Vivian只是A片演员,他们违背道德的地方,在哪里?

于是,有社论说,Alvivi和一般的色情电影不同,因为“对于A片中人,那是一种演出,也是一种商业交易。裸露镜头和性爱动作,不代表真正的自己。如果可以选择,女优或者男优,也许不愿意做这种演出。然而,大马这对男女,是自愿和主动的,这就好比房门打开,欢迎观赏……性爱二人组的做法,却是一种越界行为,撕下了道德的遮羞布,踩过规范界限,彻底颠覆和反叛。”

这真是非常奇怪的逻辑。按照这种逻辑,付钱嫖妓是可以接受的,因为那是商业行为。而一对未婚男女发生性行为,那就是越界的行为,踩过规范界限了,因为双方是自愿和主动的。这样说,对吗?再问一句,为钱而性,比为性而性,还要高级吗?

我也真的很好奇,为何批判者会认为自拍AV还免费放送,就是踩过规范界限?是因为批判者潜意识里,认为AV都是外国进口的,那些西洋波霸和日本野猫,可以任人蹂躏,但是,自家的孩子,就必须圣洁而纯真,不能做出丢人的事吗?

批判者也说,如果“二人继续突破,去到公园,把衣服脱下,就地干活,那还能是两个人的事吗?”

这种假设性的论述,就更是欲加之罪,何患无辞的做法了。这就好比提倡全面禁酒的人说,“如果大家都喝醉了,拿起刀子胡乱砍人,喝酒还能是合法的事吗?”

在公园做和在网上发布A片,是两码子的事。公园是个谁都可能无意经过的场合,而网上的A片,却不是无意中就可以看到的。懂得上网的人,都知道要浏览某个网站,需要自己主动去搜寻,去获得网址,不是随随便便不小心就看到的。那些看了Alviv自拍影片的人,有哪个不是在观赏前,就已经知道将会出现的影片是什么内容。我自己也是看了新闻,费了很大的劲,才找到了影片。

如果这个社会需要从这起事件中找出一些可以讨论的课题,与其鞭笞这两位男女的道德问题,倒不如探讨如何采取更多防范措施,以避免儿童过早地接触A片等等。这样,也许还更有建设性。

本文已刊登于2013年2月份《Citta Bella》杂志《Two Voices》专栏

Sunday, February 3, 2013

寻找新年歌

音乐才子林乐伟制作的新年专辑

每逢农历新年将近,都为店里要播什么新年歌而烦恼。

这二三十年来,大家耳熟能详的农历新年歌曲无非“财神到”、“迎春花”、“恭喜恭喜”、“大地回春”等等那几首,很少原创,换个人唱换个编曲,又推出市场。更要命的是,编曲数十年如一日,毫无新意,而且大锣大鼓,喧嚣吵闹,如浓妆艳抹的农村姥姥扭秧歌,呛俗得令人难以置信这已经是21世纪。

更有一种新年歌,也说不上是Techno、Trance还是House,反正就是经典新年歌配上呆板的摇头编曲,鼓点频密,强大的贝斯轰轰轰轰,分明就像穿着爆乳装在夜店里疯狂甩头发的辣妹了。这,是摇头文化继入侵中元节盂兰盛会后,入侵又一传统华人节日的现象。以华人对这种摇头曲风的喜好和包容,也许,不久之后,连清明节也要来点强劲音乐,为地下长眠的祖宗醒醒神。

好吧,听歌口味非常主观,纯属个人品味。私下在朋友堆里做过调查,虽然有很多不喜欢新年歌,但也有部分就是喜欢如此喧嚣的新年歌,认为这样才够热闹,才有传统的味道。

但这就是问题所在啊。为何,市场上只找得到吵闹土气的新年歌,没有清丽雅致一些,温馨感性一些的。大鱼大肉固然是许多人过年的首选,但也得为吃素的人着想吧?

在旧上海时代,还有不少有趣的新年歌。白光的《向王小二拜年》,就来个中西合璧,加入了圣诞节的Jingle Bell。歌词也有意思,大意是小姐提着衣服食物给走霉运的朋友拜年,还劝他“年年你呀過年上刀山,今年你呀王小二要把身翻,不要哭﹐不要怨﹐你要活得更勇敢”。

至于无数人翻唱过的“恭喜恭喜”,我听过的版本里,最好听的,也是姚敏、姚莉两兄妹合唱的版本。整首歌只有一把木吉他刷出和旋,简单亲切,洋溢着拉丁风味。

而今,这些更“赶得上时代”的新年歌,竟然反而绝迹。

每次挑选新年歌,就像在干榜里的杂货店买东西,能选的,就那么多。另一边厢,选圣诞歌却像走进霸级市场,爵士的、摇滚的、蓝调的、嘻哈的、Pop的、Bossa Nova的,曲风五花八门,琳琅满目,总有一款适合你。

Carpenters和Mariah Carey的圣诞专辑固然是经典,Christina Perri、Lady Gaga、Rihanna、Jewel,也都分享了他们对圣诞的情感。Coldplay在Christmas Lights里散发的淡淡哀愁,以及陈奕迅《Lonely Christmas》里的孤独,更是个人的独有圣诞体验。

当然,也有人持反对意见,我有个朋友说,世俗(secular)圣诞歌俗不可耐。但如果圣诞歌一成不变,都是供奉在教堂里的巴洛克音乐,那么,圣诞节一定不会成为今天那样普天同庆的节日。正是因为创作者们不再拘泥,圣诞歌剥去了神圣的意涵,加入了甜蜜的、温馨的、搞怪的,甚至忧伤的情感,圣诞节才因此受到非基督徒的认同。音乐,其实是推广一切活动,包括传统节日的最佳工具呀。

不久前,本地歌手兼制作人林乐伟到我店里挑选衣服拍摄新年专辑的MV,我就向他大发牢骚,还要他为我们这些“吃素的”听歌人做几首爵士或Bossa Nova版的新年歌。乐伟听了也觉得挺有兴趣,要我发几首我喜欢的新年歌给他。当晚,我就发了两首新年歌给乐伟,一首是蔡琴的《好预兆》,另一首是不知名中国歌手的网络歌曲。

乐伟这小子才华满到爆棚,他的专辑,一般都一手包办作曲编曲演唱制作等等职位,连MV都自己拍。和他大谈新年歌的时候,其实他正在制作的新年专辑《金蛇报喜2013》,已经进入了后期制作。但听了《好预兆》后,他也觉得可行,便以惊人的速度,再谱了一首爵士风的曲子,两天后便发到我的电子邮箱,由我负责填词。

我当然不会填“金银财宝滚进来,合家团圆笑开怀”这类的歌词,但也不敢太冒险,便用了“那些年”这个当红词汇,以及过年和老同学相聚的主题,希望比较容易令大众产生共鸣。大概一个星期的时间,《新年 那些年》便宣告出炉,由很擅长唱爵士的Alan S主唱。

我听了《新年 那些年》的成品,非常喜欢。整首歌轻快明朗,很有过年的欢乐色彩,Alan S带点慵懒的感性声音,也唱得非常到位。

这首歌到底会不会被市场接受……嗯,那就只好看“吃素”的人有多少了。希望我的提议,不会害到乐伟吧。

本文已经刊登于2013年2月份《JMEN》杂志《铭眼看时尚》专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