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ednesday, January 30, 2013

恶魔岛与半山芭

Pudu Jail 俯瞰图. image from wikipedia.org
 
今早开车经过Pudu Jail(半山芭监狱),但见斑驳的山水壁画已经渐渐消隐成一片浅绿的背景,取而代之的是喧闹的涂鸦,而从半敞的门缝,可以看见怪手在把里头搅弄得天翻地覆。当然,不久之后,连这四面墙,也将消失。

小 时候,鲜少有机会到KL玩,对湖滨公园什么的,完全没有印象,唯一残留在脑海里的记忆,竟然是这座监狱。偶尔爸爸开车载一家人北上首都游玩,经过半山芭监狱,都 不忘来点机会教育,告诉我们这是监狱,作奸犯科的人,就会被关到这里,也不忘告诉我们围墙上的山水壁画,是全世界最长的壁画,而且是由关在里面的监狱犯画 上去的。也许是因为这壁画,在我小小的心灵里,倒不觉得监狱有多可怕,反而觉得这地方好神秘,对墙里的世界充满好奇。

除了半山芭监狱,对许多人来说,陪伴许多人走过风雨岁月的苏丹街,也将走入历史。我们对这城市的许多记忆,都将如半山芭监狱般,被怪手连根拔起,铲除得片甲不留。

到 底从什么时候开始,我们的城市发展得如此神速了?真的连一点充满历史价值的东西都容不下了吗?苏丹街的历史可上溯至1880年,可说是全城,甚至是全马来 西亚现存最古老的街区之一,见证了这个城市从殖民地时期到国家独立的历史变迁,并与茨厂街、思士街、指天街、福建街、澳门街等等,组成了吉隆坡开埠时最初 的容貌。

这 条街,除了有建筑古迹,更有“活古迹”。创立于1938年,也就是马来西亚还未独立前,就已经存在的乐安酒店,至今仍在营业中。邝福荣洋服开业得更早,创 立于1918年,第二任首相敦拉萨以及第五任最高元首苏丹阿都哈林慕阿詹沙,都曾在这里量身订做洋服。还有成立于1920年的人镜慈善白话剧社,也是历史 悠久并活跃至今的社团。

如果,连一个最重要的历史古迹都不能留下,这城市还有什么是值得留下的?

说 回半山芭监狱。诚然,若任由监狱荒废着,是很浪费。但如此宝贵的城市资产,就此拆除,只为建多一栋商业大厦,值得吗?Bukit Bintang之于吉隆坡,就如Bond Street之于伦敦,Fifth Avenue之于纽约,是本城最具代表性的黄金时尚地段。但拆了一栋历史遗迹,迎来另一栋商业大楼,会令这里便得更时尚吗?要增加这里的吸引力,总有更好 的方法吧?

Alcatraz Island, San Francisco. Image from Wikipedia.org
我 曾在Berjaya Times Square Hotel俯瞰过这座监狱。那是一座X字形的建筑,有历史的厚重,却又带着科幻趣味。如此独特的建筑结构,是再也不会有的了。我能想象,若在其他国家,这 里必将成为一座历史博物馆。旧金山的Alcatraz Island(俗称恶魔岛),有座建于1910年的监狱。如今,这个地方已经被美国列为国家历史地标,也是热门旅游景点。而半山芭监狱建于1891年,比 大名鼎鼎的Alcatraz监狱还要历史悠久啊,何以被这个政府弃如垃圾?

充满特色的古迹,才是一座城市的资产啊。那么多旅客为巴黎着迷,并不是因为LV包比较便宜,而是因为这城市浪漫迷人的氛围。而巴黎所以浪漫,就因为这城市耸立着许多美丽精致的古老建筑,而活在现代的人,却能和历史和谐共存,并以历史为荣。

我 想,半山芭监狱也是特别适合改造为一座艺术馆的地方。我在日本的原宿,就看过未成名的年轻艺术家们,把一栋废弃的大楼,改造成拥有许多迷你展览厅的美术 馆。一群艺术工作者在这里展出作品,聚沙成塔,互相扶持。就是这样的地方,给游客带来许多惊喜,也令人对原宿,忽然多了几分好感与敬意。

一个有远见的政府应该知道,一座城市要成为时尚地标,不是多开几家商场,引进多几个国际时尚品牌就足够的。要成为时尚地标,要有内涵,要有特色,要让人感觉到这个城市的子民拥有源源不绝的创意。

而 曼谷的政府也很高明。曼谷的Siam Paragon、Siam Discovery,是够高级的商业地段了吧?这里的规模、人流,以及游客和本地人每天的平均消费,高过吉隆坡许多。可是,曼谷政府还是在Siam Discovery对面,开了一家美术馆——Bangkok Art and Culture Centre,让曼谷的年轻艺术家与设计师们,有个秀出作品的地方。

正因为政府和商界的扶持,曼谷才得以成为东南亚的创意之都。

当然,我们也不要都怪政府。若是政府没有远见,那么,有没有本地财团愿意和政府协商,在保留遗迹的基础上,由他们来改造半山芭监狱,让古迹重新焕发生命力?

可惜,这是一个没有创意而又短视的城市。

本文已刊登于2013年1月份《JMEN》杂志《铭眼看时尚》专栏

Sunday, January 20, 2013

弃与留


一年之始,也许我该像个时尚达人般,告诉大家如何整理衣柜,如何选择淘汰哪些过时的潮流,以迎接新衣。

譬如,我可以告诉大家,前一阵子夯得不得了的豹纹服饰,不必急着丢弃,因为迷彩、线条、动物纹,都是基本时尚元素,过几个季节,总会重新流行回来的。就算不在流行中,偶尔穿一穿迷彩、线条、动物纹,也不会显得落伍,因为这些都是长青经典时尚元素。但是,那些已经过时的廓形,譬如bumsters低腰裤,就真的可以打包送出去了。中腰与高腰的裤型已经在市场上流行好几年,不但没有退烧的迹象,还获得越来越多女性接受。看起来,中腰与高腰裤将是未来几年的王道。

再譬如,我也可以告诉大家,一件衣服如果超过三年没穿,你再把它拿出来穿的机会,微乎极微,不管它的状态还多好,都可以送到旧物回收了。

但是,我必须承认,尽管理论很多,我的衣柜其实和大家一样混乱,并且塞满了不再需要的东西。每次整理衣柜,我都知道我必须更理智,但最后总是因为感情用事坏了事。那些穿得越多,越久,越旧的衣服,我往往越不舍得丢。

所以,我的衣柜里,还留着16岁时三姐送的衬衫。这件苏格兰格子衬衫的颜色组合,多年后重看,依然如此好看。问题是,这件在当时算是合身的衬衫,今天穿在身上却松垮垮地,颇显老气,因为现时的男装潮流标准,是修身剪裁,skinny look!

但是,这件格子衬衫,装满了我姐姐的爱,见证了我年轻的岁月。我怎么舍得说丢就丢?

还有,十年前嘻哈风风靡一时,那种松得快要掉下来的垮裤,我也还留着一件。这件垮裤看起来非常巨大,但其实很合身,不必裤带也可以稳当地挂在腰间不会掉下来。想当年,穿着这件美国买的垮裤回马来西亚过暑假,可是令很多年轻男孩艳羡不已的。

现在再穿这种裤子,应该很搞笑吧?我可以大胆预测,在未来十年内,这种超大码的廓形,也不会回归潮流。但是,这可是陪伴我走过大学岁月的裤子啊!

人生,总是充满弃与留的挣扎。

已经刊登于2013年一月份Citta Bella杂志《奉时尚之铭》专栏

Wednesday, January 16, 2013

外星人看江南Style


 不久前,和好友子珊在台北车站附近的麦当劳聊天。冬夜里,冷气仍毫不吝啬地吹送,子珊忽然问我,“你知道indigo children吗?我觉得你是。”我摇头。

“你是不是常常觉得自己无法理解周遭的人,以及这个社会?常常觉得自己像个外星人,对地球人的种种行径感到惊异?”子珊问。我点头如捣蒜。

Indigo children是超自然心理学家Nancy Anne Tappe提出的说法,指1978年或以后,大量涌现在地球上的一批人。Indigo Children的一些特征包括:难以适应社会的运作方式;对这个世界的看法,和社会上多数的人截然不同;对机械化的日常生活感到厌倦;渴望发挥创意;质疑并且反抗权威与教条等等。

关于Indigo children,还有许多玄之又玄的说法。对于难以验证的理论,我持保留态度。但我认同子珊所说,indigo children的说法,给了我们这些常感到孤立与孤独的人,一个很好的安慰。

不是吗?全球男女老少,为Gangnam Style疯狂的现象,就令我百思不解。

我认同,韩国的娱乐工业发展得很不错,拍出了许多好电影,做出了许多好音乐。Gangnam Style的轻快曲风,搞笑MV,也是令人心情愉悦的。可是,为一支音乐录像带疯狂到这个程度,至于吗?

许多人声称Gangnam Style充满原创性,把Gangnam Style的曲风和舞步赞得天上有地下无,仿佛是横空出世前无故人后无来者的。但是,到底他们所谓的创意在哪里?

在音乐上,整个韩国音乐就是美国和日本流行音乐的复制品。如果用英语演唱Gangnam Style给一名从没听过这首歌的美国人听(还找得到这样的地球人吗?),要他从曲风猜测这是谁的作品,他很可能会猜是LMFAO。此外,用不断重复的旋律加深听众印象,令歌曲听一次就能朗朗上口的手法,更是流行音乐的惯用伎俩(Po-po-po-poker face po-po-poker face和Baby Baby Baby Oh Baby Baby Baby Oh都是如此令人过耳不忘的啊)。

Psy的诙谐舞步,是一种素人舞步,易学易模仿,展现了大叔抛开世俗眼光,勇者无惧的精神。整个MV,也是对韩国“上流”社区江南的揶揄讽嘲。但是,这也并不是如Psy迷们所说的一般,如何空前绝后的啊。事实上,Psy在MV里的某个经典动作,马上就令我联想到Fatboy Slim大约十年前的MV《Praise You》。

《Praise You》里头,几个大叔大婶在电影院门口尬舞,令人看得目瞪口呆。Psy的诙谐舞步,完全脱胎自 《Praise You》里头大叔大婶搞怪的动作。如果那么喜欢看大叔跳舞,Fatboy Slim的另一支MV《Weapon of Choice》,也有个穿西装的大叔,在华丽的酒店里翩翩起舞,那才叫精彩啊。

无论如何,我不质疑《Gangnam Style》的魅力。令我无法理解的,其实是那些模仿翻拍《Gangnam Style》的人。Youtube上,总是充满一些不好笑的所谓搞笑Parody。Oppan Gangnam Style出现之初,有人翻拍了Condom Gangnam Style,那是意料中事。但是,跟风的人越来越多,于是,榴莲Gangnam Style、红毛丹Gangnam Style、印度Gangnam Style、上海Gangnam Style,纷纷出笼。既然知道前面已经有那么多人在拍了,为什么还要跟着别人的屁股去拍?甚至还有许多人煞有其事地拉大队认真地在拍,这完全就违背了parody讽嘲的精神了。

还有菜单上那些Gangnam Style雪花冰、Gangnam Style Nasi Lemak,哦,老天,我快要呕了。

难道不觉得这样很不酷吗?难道没听说过“第一个把女人比作花的人是天才,第二个把女人比作花的人是蠢材”这个说法吗?

难道,在地球上,当很多人在做同一件事时,自己也要跟着别人屁股去做,才叫酷?

也许,我真的是火星来的。

已经刊登于2013年1月份Jessica杂志《Two Voices》专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