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aturday, November 10, 2012

True Color

 沿着记忆之河溯游而上,回到记忆之始——你还记得,最早最早的时候,你最喜欢的,是什么颜色吗?

我还记得,我最喜欢紫色。

刚进小学的时候,我们都有一盒彩色笔。(题外话:小学时,举凡马来文、华文、道德教育等等,只要作业簿出现图画,譬如看图造句等,老师就会叫我们除了造句, 也要把图画彩上颜色。现在仔细一想,真是没天理啊,明明是华文课、数学课,为什么要我为图片上色呢?又不是美术课!老师们,可以还我一个公道,给我一个说法吗?!)

那时候,每当要给人物上色,我都非常小心的使用紫色。那可不是普通的紫色哦。我的第一盒颜色笔里头的紫色,有点偏红,而且非常鲜艳明亮。

于是,看图作文里,妈妈、邻居、同学、老师的衣服,一般都是红黄蓝绿色,而紫色,只有主角才有资格享用。道德教育作业本里头,打破花瓶勇敢承认的孩子,是穿紫色衣服的,诬赖小猫偷吃了鱼的孩子,只配穿着灰沉沉的绿。

后来,不知道为什么,我对紫色的迷恋,似乎就慢慢消退了。可能是第一盒彩色笔用完了,再买的第二盒,已经没了那鲜艳明亮的紫色,取而代之的,是毫无生气的暗淡的紫色。

但如今回想,那更有可能是因为我已经慢慢察觉到,蓝色是属于男孩子的颜色,红色是属于女孩子的颜色。草地是绿的,天空是蓝的,树干是褐色的,头发是黑色的。每个颜色都有各自的归属,只有紫色,没有地方可以涂,于是,其他颜色笔越削越短,反而是紫色,总是用不完。

我 有个外甥女,五六岁的时候,就已经对衣服展现出浓烈的兴趣。她喜欢颜色鲜艳的衣服,尤其一件桃红色缀满小花的小圆裙,更是她的最爱。这还不要紧,她还硬要 配上一双亲戚买给她的钉满亮片的高跟小红鞋。每当穿上这身衣服,她会对着镜子转圈圈,看裙摆飞扬的样子,快乐得像只小麻雀。我和姐姐不禁摇头苦笑,怎么这小小孩的品味,会俗气到如此极致。带着这身打扮的小孩出门,还真令我那个以时尚品味著称的姐姐难堪啊。

外甥女今天已经十四岁了。她没有像我想象中一样,变成一个beauty queen,反而长成一个连裙子都不爱穿的少女。是什么令她不再钟情鲜艳亮丽的颜色,反而选择清一色黑灰褐色的衣服?是什么令她拒绝太女性化的装扮,选择了低调中性的打扮?

其实,我们的人生里,又有多少喜好和天性,是因为不成文的“社会规范”,而下意识地,或不知不觉地,被更改或压抑了?

多 少爱踢足球的小女生,因为社会的“教育”,不再到操场上奔跑?多少小男孩因为同学的耻笑,不再呆在厨房里跟妈妈学做蛋糕?有多少次,我们因为来自社会、同 侪的压力,压抑了自己的天性,改变了自己的喜好?我们以为我们的审美观,是我们自己决定的,其实,也许很大部分根本就是被一股更强大的力量塑造出来的?

我们只是日本盆栽里被扭曲得弯弯曲曲的小树,在铁网、剪刀的规范下生长而不自知。

当然,人的审美观、喜好与观点会随着时间改变。改变,不见得是坏事。但是,我但愿以后我的每一次改变,都是出于自己真心的喜欢,都是自发地思考后的决定,而不是,再也不是,因为外界的压力。


已刊登于2012年11月《Citta Bella》杂志,《奉时尚之铭》专栏

2 comments:

  1. 紫色真的是很特别的一种颜色。以前我也很喜欢紫色,但不知为何却不想承认,连一件紫色的衣服都没有。老了一点后变勇敢了,于是张扬地披上紫围巾。

    ReplyDelete
    Replies
    1. mama, 我一直知道紫色是你的最愛啊!原來更早以前mama還有一段心路曲折……

      Delet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