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nday, November 26, 2012

能发声,便多了一点责任



在面子书还没有成为一种生活方式之前,它属于一种时尚行为。

我 还记得,很多年前,Jmen主编就鼓吹我加入面子书。当时,面子书刚刚从欧美流行到港台,但马来西亚尚未普及,在本地只属小部分潮流先锋的玩意。而我,因 为面子书过于曝露个人隐私,因此一直拒绝使用(这是paranoid的表现吧?)。后来,面子书势力越来越庞大,不上面子书,简直和社会脱节,我才心不甘 情不愿地加入了面书一族。

说起来,很多东西能普及全民,还真是多亏社会上那些不断追寻新东西的潮流先锋。

今天,面子书当然已经不只是一种时尚行为,对很多人来说,它像电话、电灯一样,成了一种生活必需。大家都在使用它,用它获取资讯,知道别人在关心什么,知道世界在发生什么事,也顺便将自己的心事、观点、生活状态昭告天下。

一个发声的世代,于焉形成。

当然,除了面子书,还有Youtube、微博、Twitter、Google+等等管道。我们面子书、微博上的朋友群,认识与不认识的,动辄千人以上。只要你愿意,随便放一粒屁,都可以和上千个人分享臭味如何。我们俨然成了小小的媒体,恣意地在专属我们的频道上发声。

既然我们都是微型的媒体,那么,那是否也该有一些媒体的操守,负起一些媒体应尽的责任与义务?

首先要谈的是最基本的礼仪。礼仪是构成时尚的一个重要部分。少了礼仪的男人,再酷或再英俊,你都不会觉得他时尚。想象一下,如果David Beckman一面逛街一面呸一声把痰吐到地上,你还会觉得他时尚吗?

所 以,请别做网络流氓。遇上政见不合的人,不是就是论事,而是往对方头上扣帽子,挖对方隐私,制造流言中伤对方。有人批评自己的偶像,马上纠集其他粉丝发动 攻势,不把出言不逊的家伙斗死誓不甘休。奥运会上自己国家的选手输了,马上恶意攻击赢了比赛的选手和国家,问候人家祖宗十八代。这就是网络流氓。

我 想,因为从小就被教导做人要彬彬有礼,我们和别人面对面沟通时,都会比较客气。但现在,我们隐藏在电脑后面,仅靠着一道网络光纤和人对话,不必再面对面, 因此,很多人都忘了做人最基本的礼仪。看到不顺眼的事情,不管真相如何,就跟着大伙狂骂一轮,在别人的涂鸦墙上留下难看的字眼,用最恶毒的语言攻击看不顺 眼的人。

请记得,面子书上的人,也是一个活生生的人,他会痛,会哭,会愤怒,会难过。所以,给别人留言的时候,不妨客气一点。站在别人的立场想一想,他是否罪该万死,是否有必要在网络媒体上将对方凌迟处死。

再来,我们不是经常批评传统传媒报导不公正,资讯不准确吗?那,身为微型媒体的我们,是否也曾犯了同样错误?你是否曾经看到一则教你如何不必看医生就能抗癌的讯息,随手就转发出去?你又是否曾经看到一则某某马来人欺负某某华人的“资讯”,义愤填膺,马上就广为转发?

没错,你的出发点只是帮助别人或打抱不平。但是,在你转发之前,是否曾经试着查证、了解这则资讯是否真实?如今,网络上充斥许多虚假的医药资讯,不怀好意的谣言,就因为千千万万个“微型媒体”不余遗力地推广啊。

既然我们发出的声音,会有那么多人听到,那么,我们不妨开始把自己当成一个编辑,尽量确保从自己这里流出去的讯息,都是准确而公正的。

某 家主流媒体最近也因为抄袭事件,引来热烈讨论。我们固然不齿这种行为,并且严厉批评别人抄袭。但也有许多人,喜欢把别人的文章,直接copy and paste到自己的status上,当做自己的金句使用。也许因为当中并无牵涉稿费,许多人都没有意识到这种行为也是抄袭。其实,若欣赏某篇文章,大可利 用分享(Share)的方式,将读者链接到相关部落格或网站,再不然,copy and paste了之后,也应注明出处(哪个部落格或刊物以及作者名字)。

这里列举的一些网络歪风,只是一小部分。真要说起来,可以洋洋洒洒几页的篇幅都说不完。

身为发声的一代,我们掌握了发声的工具,却从未好好思考发声的ethic。这个社会,其实急需修读一堂媒体道德的课程。


已刊登于2012年12月《JMEN》杂志《铭眼看时尚》专栏

No comments:

Post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