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uesday, November 6, 2012

奥运假打拼经济



在奥运中国羽毛球队假打事件上,许多评论把中国说得很难听。有说那是独霸心态,而这种独霸心态,源自于多年积弱产生的自卑。也有说中国为了成为世界第一强国,无所不用其极。

你可以用佛洛依德式的心理分析,去取笑、抨击中国。但不不不,我们不必把事情想得那么复杂。中国并没有独霸世界的心态,中国人不需要这种空泛的虚荣。中国人看重的,是实质利益。中国选手奥运假打的背后,是文化与经济的交错影响。

在经济层面上,中国那么看重输赢,是因为体育早就成了为中国创造外汇的产业。中国每年输出国外的乒乓教练与羽毛球教练,不知凡几。是的,你没听错,其实,中国一直在为其他国家训练奥运种子选手。许多国家因为仰慕中国在某些体育项目上超群出众的成就,因此向中国政府重金聘请中国教练,以期借助中国的训练经验,提升自己国家队的实力。

我曾到世界各国进行采访工作,而受访人士中,就有不少是中国籍体育教练。这些教练多数是由国家单位派出的,也有少部分后来以个人合约继续留在所在国服务。我也曾怀疑,这不会和中国的国家利益产生冲突吗?中国教练在训练其他国家的选手时,应该都会留一手吧?

后来,和某位教练混熟了,有次小心翼翼地向他提出心里的疑问。教练笑呵呵告诉我,“我们确实尽心尽力地为所服务的国家培养人才。中国人口那么多,人才库不忧匮乏,再怎么样,都会是体育大国。我如果能为这个国家队培训出一个金牌,那中国教练的行情才会更好,我何必留一手。只是,要和百万里挑选出来的中国选手竞争,谈何容易啊。”

这些中国教练和其他国家的国家队签约执教,为中国创下了巨大的外汇。而其他国家对中国教练趋之若鹜,正因为中国是某些运动项目的老大哥。所以,中国能多拿一面奖牌,就多拿一面奖牌。这也是于洋和王晓理明知冠军是囊中物,却要故意输球,以令另一对中国队能闯入决赛,为中国多争取一面奖牌的原因。

而在文化层面上,中国人一直是个很重视谋略的民族。战国时期,齐王和田忌将军赛马,比赛分为三场,一场是上等马的比赛,一场是中等马,一场是下等马。田忌的马在三场比赛中都输了。当时服务于田忌的孙子,教了田忌一个方法,要田忌用下等马冒充上等马,去和齐王的上等马比赛,再用中等马对齐王的下等马,用上等马对齐王的中等马。结果,田忌输了第一场比赛,却赢了后面两场。

这个田忌赛马的故事,一直被中国人奉为圭臬。中国人显然也把奥运当成孙子兵法的实践场所,以得到多少面奖牌为目标。在这样的逻辑下,这是以智取胜,无关道德。

假打事件,也突显了中国“国家利益大于个人利益”的价值观。对欧美国家来说,奥运场上个人荣耀大于国家荣耀。孩子往往是因为自己对某项体育运动的热诚,而全力投入训练,训练初期的经费通常是自付的。而中国的运动员,从小由国家挑选出来重点栽培,也习惯听命于国家。因此其他国家更为尊重个人的努力,要运动员牺牲自己付出的努力,以获取团体的胜利,是不可思议的。而中国,运动员得奖后,首先要感谢的,便是“祖国”;他们把这一切视为国家所“赐予”的。


我说那么多,并非为中国开罪。中国最大的错误,便是求胜心切,忘记了最根本的体育精神。运动竞赛不是战争,不是博弈。如果大家都玩计谋,打假球,对进场观赛以及守着电视的观众,岂非太不公平。奥运毕竟牵涉到极为庞大的经济效益,有观众才能有收入,有收入也才能持续办下去啊。

中国也忘了,奥运是竞赛,更是交流。奥运的宗旨是促进和平,让各国运动员与观众,因为运动盛会而得以聚在一起。输就输,赢就赢,我们为人类突破体能的极限而一起喝彩,不管胜利者来自什么国家。耍手段玩计谋,只会增加各国之间的敌意,而非和平。

中国显然还没有领会,赢得别人的尊重,并非靠赢得几面奖牌,而是在竞赛过程中展现的泱泱大度。

已刊登于2012年10月份《Jessica》杂志,《Two Voices》专栏

3 comments:

  1. 一场球赛能够牵引出这么多的学问,好厉害!

    ReplyDelete
  2. eToro is the most recommended forex trading platform for beginning and full-time traders.

    ReplyDelete